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匹兹堡/哥倫布/辛辛那提消息 

   

紐約行 新禮物 新時尙 人生醒 (下)-辛辛那提之行

 
文:浦瑛
 
 

    紐約一行雖然讓我的年沒有像以往那樣風風火火,但還過得去,11日大年初二凌晨回到家,我記得打開電腦是2am,我坐在電腦前整理照片還寫了一點小文,那已經是天亮7點了。12日白天只睡了2-3小時,最後還要敲定電話與廣吿客戶聯繫,人在忙碌中是不會感到累的,就像一輛在奔跑的車剎不住一樣,13日1 am我好像實在太累就倒下睡了5個小時,醒來眞是嚇了一跳,還有6頁沒有做好。好在華報團隊各個精英,我們爲情人節特做二版面,版面設計以及那篇給人增加智慧的文章“一個出軌女人與和尙的對話”,讓我也學到了四個字“珍惜當下”。
     2月16日中午我在猶太人博物館拍攝電影:這部電影五月份將在克里夫蘭上演,其中有一段是講來自不同族裔的人用自己的語言宣誓入籍,當日大家知道我要趕到辛辛那提去,説今天下午要有大風雪,要儘快,在大家的配合下,攝影師滿意後,我們只用了2個小時就録制完,我馬上開車到哥倫布,帶上我的哥倫布好朋友Amy Ho一起去看一年一度辛辛那提中國新年音樂會。我的朋友朱煥在紐約朱麗葉大學上學的兒子Alvin Zhu當晩有鋼琴表演,而在紐約我、Alvin Zhu、還有我的女兒一起吃了年夜飯,人有時説不清,有時很久都不會出現的朋友,出現後就一直會跟你見面,即使沒有相約有緣自然就會相逢。
     由於大雪,那天路十分難開,我們到辛辛那提大學音樂學院柯比特音樂廳已經快要8:30pm,我坐在基本是沒有空位的大廳,熟悉的家鄉音樂一下趕走了我的疲勞,沒有多久就是中場休息了,我見到了邀請我參加的May Wu女士,她熱情地把我倆安排在最佳座位,整個音樂廳樓上樓下幾乎沒有空位,這座頂級的大學音樂廳吸引了來自美國熱衷于中國文化和音樂的專業人士和愛好者前往聆聽和觀賞。作爲大辛辛那提中國音樂協會與辛辛那提大學音樂學院的鼎力合作,音樂會成爲辛城又一中國文化熱的焦點。大辛辛那提中國音樂協會作爲非營利社團成立17年來一直堅持傳播和弘揚中國文化的精髓。獨具風格的中國旋律帶給美國觀衆對中國斑斕的聯想和無限的向往。
      當晩演出就和往年一樣成功,我看了一下華人佔50%左右,有來自中國的著名二胡演奏家姜克美,嗩吶郭雅志,小提琴高參,特約指揮胡咏言,歌唱演員李毅和王曦,鋼琴演奏Alvin Zhu演出十分壯觀:嗩吶關東秧歌,二胡賽馬,鋼琴協助曲黃河,還有台上舉杯高歌的祝酒歌等等,這是一台中西民樂和西洋樂團默契合作的成功。我回家查了辛辛那提中國音樂協會,它在辛辛那提地區非常出名,1996年成立,他們分別邀請過中國音樂家殷承宗、李雲迪、呂思清等在一年一度的新年音樂會上演出,也分別演奏過譚盾、陳怡、趙季平、關峽、郭文景、陳其剛、鮑元凱等中國作曲家的作品。經過多年的努力,如今,大辛中國音樂協會舉辦的新年音樂會已成爲全美最著名的中國新年音樂會。
     2月16日,這天冰天雪地,幾天都是大雪紛飛,路上結滿了冰。我一直很擔心,這場音樂會的觀衆來自辛城、哥倫布市、肯塔基州以及印地安納州。可以想像,在這樣的天氣里,駕車跑遠路是一件多么危險的事情,觀衆們能來到音樂廳嗎?我從克里夫蘭開了快7個小時的車,但當我來到辛辛那提大學音樂學院柯比特音樂廳時,舉目望去,大廳里已擠滿了從各地趕來的觀衆,這證明瞭辛辛那提中國音樂協會的名望,17年堅持不懈地在中國新年爲社區給海外華人、華僑獻上這樣一場有水準的演出,弘揚中華文化,音樂無國界。這體現了主辦單位的用心,而May Wu輕鬆地對我説了,這些演員基本上是來“友情演出”,如果按標準付費,我們是請不起他們的,演員們的情操和他們的演奏一樣受到尊敬。
     在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中音樂會結束了,但音樂會演出的熱烈場景在我心里久久不散。中華音樂的魅力在這場音樂會上得到了充分的展示,我還記得在紐約孫國祥總領事曾説過的一句話,要讓美國朋友更多地瞭解中國、認識中國、熱愛中國,我們每一個人交10個朋友,一百萬就成一千萬,而音樂這無國界的藝術讓我們會交上更多的朋友。


圖片説明:
    演出完了,主辦單位在辛辛那提裝修高雅精緻的沁圓軒爲大家慶功,我由衷感受到主辦者的用心和演員的齊心,那一個晩上我好像在過年!
小揷曲:
   這次到辛辛那提我還有一件事要做,去年在本報11月份做的廣吿辛辛那提華人餐廳”DAO”是一家豪華餐廳,里面裝修是一流,因爲當時是朋友介紹,我在辛辛那提和肯塔基州採訪花了整整3天時間,(車里程數上千)我們談好做1千美元和1千美元的祝賀廣吿來支持伊利華報,開始那位和我聯繫的馬先生還給我回電話,最後他是連電話都不接,我想我至少給他打了近100個。因爲我實在想不通,他是做煤和鋼生意的,談起來就是上百上億,怎么這么一點錢還這樣,我開始往壞處想:什麼是奸商,後來想想怎么也套不上他,因爲他給我留下的是誠實的印象。
    我在DAO等候馬先生到來,他不接電話,即使在DAO餐廳他的媽媽哥哥都幫忙我打電話給他,他就是不接,是故意還是眞的沒有聽到,我不知道,這件事情對我是個敎訓,我説以後千萬先付錢再做廣吿,報紙做了10年,每一次碰到這樣的事情我會決定先收錢再做廣吿,可是還是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17日我從DAO餐廳出來,到哥倫布去見了一位靑年企業家蔡明,他們家做竹子地板,蔡先生在江西有自己家族工厰,年輕人十分有闖勁,兄弟倆到加州後租車全美國跑,最後定在哥倫布,他打電話要做廣吿,17日我雖然從辛辛那提回家心里不爽,但見到這位蔡明先生我心里開朗很多,不是我自己説的嗎?人生就是一個銀行,如果這個錢現在拿不到就是死期,相信有一天一定能拿到。
     事過10天,蔡先生打電話説要做廣吿,我説明天可以放上你的廣吿,他説錢還沒有付,我脫口而出我相信你。一個人的個性難改,我問我自己爲什么要改了,相信人比不相信人日子要好過,心地陽光會照亮黑色陰影。因爲我聽馬先生的朋友説馬先生常常被人騙,這個地球是圓的,積善積德不要認爲是爲別人,其實是爲自己,受人尊敬是人生最寶貴的財富。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