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克城消息

   

發生在走与留之間的故事

   于倩踏上她回國路的時候,我聽到二個聲音:
   她回國是個傻瓜,現在中國大學生多么不好找工,她已經在美國,又出現這么好的機會,有人爲了到美國辦身份要化多少錢和時間,天上掉下一個新郞她不接住,等着吧她一定會後悔!
    這個女孩眞的了不得,很有智慧,在當今社會里,有的人自私自利,爲達到一個目的不擇手段,很難得在被趕回中國而喜歡留在美國她,22歲,她的決定是對她自己尊嚴也是對別人負責!

文:浦瑛
    [本報訊] 本故事的主人公于倩22歲,中國湖南省人,從大連大學畢業後,她的第一份工作就是來美國做互惠生(Aupair )。2008年10月來到Orange OH以後,每周做四十五個小時,工資$177, 另加 $500讀書費用。吃住都在顧用她的主人 家,她的主要工作是接送小孩。她做的這家人有共四個小孩,老大十五歲。
四月十日這天,她送主人家十五歲的女孩去朋友家玩。路上,女孩子請求于倩讓她試開車,在多次勸説無效的情况下,出于對主人家孩子的無奈和對美國法律的生疏,于倩最終答應讓女孩在小區試車,不料從來沒有開過車的女孩,還沒有等於倩反應過來,就已將車開到鄰居家的草坪里,車輪胎也壞了。當時她們都嚇壞了,女孩慌忙求情説千萬不要吿訴她的爸爸媽媽,因爲她還沒有駕駛執照,更沒有保險。于倩堅持説,這不行,我不能欺騙您的父母!誠實的于倩將事情一五一十吿訴這家主人,並再三請求希望能得到主人原諒,但主人不但沒有原諒她,還決定與她解除雇傭關係,並將她送回中國。她實在不想就這樣回國,因此她將電話打到了《伊利華報》,希望我們能幫助她繼續留在美國。
 

4/24/09
天氣晴朗
9:30 AM

    起床發現幾個沒有接的電話,我就打回去。我撥通一個號碼,聽到的是一位年輕女生的聲音,她十分地懇求説需要我幫她。她説她來自中國湖南,在一家美國人家做互惠生,因爲她做了一件錯事,現住主人已經訂好了機票,明天,四月二十五日星期六上午10:40要她回中國,主人家(二十日)星期一晩上對她説;她們不能容忍也不能諒解所發生的事,星期六就要她離開美國,她請求他們能不能幫忙再讓她在美國多獃一些日子,答案是不行。我聽着她電話里的話,感受到她十分難過和無奈,我問了她有沒有其他親人在美國,她説沒有,只有幾個朋友也在附近做互惠生,我邀請她到中國街來,也許我可以幫她問朋友但至少她可以説説心里話。
 

10:30 AM
    我約好Kitty 和Kitty 的十多年一起工作的Dennis 一起喝咖啡,我邀請了于倩和她的好朋友小李一起來,我把她倆介紹給Kitty 和Dennis先生,Dennis一聽到這個消息,就十分熱情馬上撥通了電話給弟弟,他要給于倩介紹給他的弟弟D 做女朋友, D已經離婚十年,是一位十分典型老實的美國人,D接到他哥哥電話説要給他介紹女朋友也就馬上趕到飯店,此時此刻我對這突如其來發生的事不知所措。一旁于倩的朋友小李説這實在是太好了,小李對Dennis説,這樣一來我的好朋友于倩就不用回中國了,小李還開玩笑對Dennis 説:你還有沒有其他弟弟也給我介紹一個,我喜歡美國,我也希望留在美國。

    D很快就趕到飯店,他一見于倩就説他已經是45歲了,擔心他的哥哥沒有説他實際年齡.不過他到相信一見面就可以有愛情的説法,他也表示有人結婚十年後也會離婚的命運,一句話忠厚誠實的D,他樂意幫助于倩。接下來就意味着如果于倩和D雙方同意,那么他倆今天必須結婚,這樣于倩明天就不用回國,那一刻大家是興奮還是擔憂都説不清楚,只見Dennis説 要我馬上找律師,我第一電話找黃唯,從克利夫蘭打到紐約都沒有找到她,我説試一試一位新做廣吿的趙翔女士,説來巧合趙女士正要到克利夫蘭九街辦事,離唐人街很近,她答應她辦完事就來。
 

11:30 AM
    我們一起到了Kitty 的辦公室,大家圍座一起商討這事情到底如何做爲好,也許我們一開始都認爲,這樣的好事別人眞的要找都找不到,于倩那一刻的表情是高興還是迷惑?我説這樣好嗎,我離開一個小時,讓您們倆位熟悉交流一下,等律師來我們再談。

 

12:30 PM
    Dennis的 辦公室。律師趙翔來了,我也是第一次見她,長的清秀美麗。她第一句話説,她不希望于倩是爲了留在美國,辦假結婚。這樣對雙方不好。當趙翔説完後,也許于倩開始認識到這是她選擇命運的時刻,沒有一個人能體會到那瞬間于倩心里在感受,因爲只要她説願意,她和D馬上就可以去辦理結婚手續,這是于倩選擇留在美國的路。
趙翔律師給于倩説了三點:
[1]在你離開美國之前,你在美國是合法居留(J-1簽證),你的機票是你的派來的公司給你買的,那也就是説只要你上飛機,你的材料就是出境瞭,如果你不上飛機,身份也就黑了,(不能保證,因爲不知道移民局辦事效力)因爲你的公司不會説他讓你走你不走,他們還繼續保持你的身份,因爲他們不會負責你在美國境內的事,換一句話説,只有今天到明日上午你在美國移民局電腦里面是合法身份,她説她不能保證星期一于倩你是不是還是合法。但你今天結婚保證合法。另外還規定三十天里一定要舉行一個結婚典禮,不然這婚姻也不成立。
[2] 你也可以不需要今天結婚,即使你沒有身份也可以和美國公民結婚,這樣你就申請C8卡,結婚後給你九個月的臨時緑卡。于倩説她的簽證是到今年九月份。趙翔律師對這簽證做了比喩解釋,她説就拿我們到商店去購買衣服來説,商標上的價格和實際減價的價格是不同的,顧客是以減價購買商品,這就是你的簽證也是掌握在幫助你辦理到美國來的機構,她還順便説,如果一個人犯法,警察抓住,隨時都可以遣送你回國一樣。
[3]即使你今天結婚,婚後會面臨什么我們大家也不知道,中西方文化不同,這你也要考慮等等。趙翔給我們在座的每一人都上了一課,在她走之前,我感謝她特意來幫忙于倩,我説給她做二次免費廣吿,感謝她的幫忙。

 

2:00 PM
    我看着于倩的表情更加迷惑了,這時她的好朋友李璐玲老師來了,李老師是在昨日上厠所看到伊利華報,是她吿訴于倩來找我想辦法的,沒有想到幾個小時後我們給于倩把新郞都找到了。我看着D,幾個小時和于倩和我們在一起,他還是這樣誠懇,他説了他的年齡是于倩的一倍,不過他樂意幫助于倩渡過難關,同時他説只要能幫助于倩實現她留在美國,他願意今天結婚,因爲感情可以培養。
    于倩看着D更加猶豫了,感謝和迷惑加在一起,那表情讓我不知道説什么好,我勸了于倩:從早上到現住4-5個小時過去了,因爲發生的事情太突然,讓你現住做這樣的決定很難,但這是你的命運,只有你自己把握,你和D結婚能留在美國,如果你回中國,這是你自己的命運,只有你自己才能做決定。
   因爲3點我要接我的女兒,于倩也要去辦理事情,我們説好一個小時後繼續在Dennis 辦公室再見面。

4:00 PM
在車上我簡單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吿訴我的十五歲的女兒,她説了一句話:媽媽,人不能和自己的婚姻愛開玩笑,如果只是爲了留在美國而幾個小時就決定自己命運太不可思議了。她喜歡美國她還可以再回來,他們倆人可以通過電話和電腦繼續聯繫。我是她一定回中國。我想,女兒一定不知道從中國到美國要比從美國到中國要難多少倍!!

4:20 PM
我見到于倩,看她滿面微笑,她説她決定明天回家,她説她看到D是這么一個善良的人,如果今天結婚,做這么倉促的決定,是對我自己不負責任,以後萬一不合再選擇離婚,對不起D這么一位善良的人,看到于倩的善良和她智慧的選擇,我滿懷歡喜祝福于倩並吿訴她需要幫忙請給我電話。

11:30 PM
于倩打電話來説,她的主人家還是沒有原諒他,最後少給她三百美元,問我如何?那一刻我爲于倩難過,第一她也是一個剛出學校的學生,她能懂得多少美國法律,她到美國來一次不容易,在國內還沒有來美國就要付保證錢和手續費用,自己要考駕照等等,到美國七個月,還沒有掙多少錢,就這樣送回去,她的家人如何看她。
    于倩如果你一定要他們付這錢可以報警,但我又想過來,萬一報警是她犯規,還是太平一點,我勸説算了,希望你今晩睡得好些,明天早上我送你上飛機,我請你吃早餐,挂上電話我忽然感到我很餓,從早上10:00吃的早餐到現住我還沒有吃東西了,我下了幾個餃子,一旁的先生開始説,你做報紙爲什么還要管那么多閑事,我説這女生很可憐,他説世界上有太多可憐人你能幫得過來嗎?4/25/09 天氣晴朗


7:30 AM Bob Evans
一早在Bob Evans餐廳看到于倩,李老師和李舟,她們個個都很精神,尤其于倩笑得很燦爛。這是于倩最後一頓在美國的早餐,我想給她們説什么好呢?于倩22歲,李老師和李舟她倆24歲,我想在于倩走之前讓她感到在美國有人關心你,如果今天你一個朋友沒有,是你照顧的家人或者他們叫一輛出租車送你到機場那感覺會如何?
      我看着三個年齡相差不多,但命運不同的三位女生,我説了:在我們讀書的時候,老師敎我們數學是1+1=2,但在生活中,1+1也許是3或是4,生活中絶對找不到一個絶對公平,有些人她(他)很有才華,就是事事不如意,因爲才華加運氣還有能不能把握最關鍵。就拿李老師和小李還有于倩來説,她們同樣大學畢業,李老師是國家漢辦送到美國來敎中文的志願者,她免費在Shaker Heights City School 敎中文,她敎課很出色,學校送她在CSU讀碩士,同樣和她一起來的其他志願者有的人每年還有收入五萬美元,但李老師想的是她已經很感謝學校送她繼續去深造。那么小李和于倩來美國做同樣AUPAIR工作二年,她倆的命運也不同,現在于倩無奈回國,小李還在美國繼續做她的工作,每一個人的命運都不同,但命運只有掌握在你自己手中,人不要去比較和計較,你就會快樂無比。

9:30 AM
    我們四人到機場,從昨日到現在,我沒有見到于倩流淚,看到的是小李在哭,她爲她的朋友這樣離開美國而傷心。憑着于倩的善良和勇氣她一定會在中國或者另外一個地方走好她的路,臨上飛機她對我説,她的父母對她在美國發生的事沒有説任何一個不字,只説他們的女兒成熟了,他們尊重她的選擇,不是嗎我們都在從我們犯的錯誤中學習經驗,只要不抱怨別人,只要不走進死衚衕,條條路都是光明路。
    我送了于倩慈濟正嚴上人的紅包和靜思語還有華報的小禮物,于倩緊緊抱住我説:浦瑛阿姨我不會忘記你,我們四人在機場和空中小姐留下了我們最後給李倩的祝福,相信她一定會把握好她的命運。

 
 

我也是一名互惠生

小 李
 

    互惠生,也叫AUPAIR。互惠,是指家庭和我們之間的一種關係。我們到美國來照看家庭的孩子,也得到了體驗美國生活的機會。但人畢竟是凡人,只要生活在一起就會産生矛盾。尤其在這種寄人籬下的生活中,互惠生和家庭之間的矛盾好比冬天屋頂的積雪,無人清掃的話就會越積越深。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互惠生的命運也隨着家庭的好壞而各不相同。在這里,我想簡單講一下最主要的幾個矛盾。
     首先,時間問題。互惠生和家庭的協議上白紙黑字強調,每周工作最多不能超過45小時。可是超時勞動卻是互惠生們抱怨最多的問題。家庭會用各種理由讓我們多工作,而且沒有額外的薪水。于倩曾經接到家庭媽媽的“聖旨”,幫忙照看下家庭媽媽的妹妹的2個孩子,還説明瞭會付薪水給她。小姑娘當時開心的給我電話説,太好啦,我也可以掙點外快了。事實是,她在連續2個周末照看那家人妹妹的孩子後,薪水就再也沒有下文。我們鼓勵她去找家庭媽媽談,但那女人輕描淡寫的回到,不給你錢,那你以後就別幫她看孩子了。留下于倩獃在原地,無言以對。
     提到薪水,這也是矛盾之一。互惠生的薪水是美國最低標準,每周177元左右。有的家庭在讓互惠生超時勞動後不僅不多給一分錢,還經常以忘記爲理由拖欠工資。我的好友J曾經在克里夫蘭的一個家庭,就把欠J的薪水整理了一份報表出來,吿訴她,我們現在欠你大概一千美金左右,離你走還有幾個月的時間,我們決定把這筆錢分3次給你,這樣等你在我們家做完剛好就把錢拿完。J很想反抗這樣的壓搾行爲,但一想到後果可能是不但拿不到錢可能還會被趕出去就立刻打消了反抗的念頭。
    最後,人權!把這個放在最後,正也是體現了互惠生在美國是最沒有人權的群體。都説美國是提倡人權的國家,作爲互惠生卻沒有感受到一絲人權和尊重。和家庭相處期間,只要小孩出現一點問題,哪怕是一點鷄毛蒜皮的事情,家長也會跳出來毫不留情的針對互惠生。比如發生在于倩家庭的事情。事發以後,家庭甚至連想也沒有想過要和于倩溝通協調,解決問題就武斷決定將其趕回國,並且還拖欠她2個星期的薪水。而作爲互惠生,她連爲自己辯解的餘地也沒有。從事發到回國,家庭只給了不到一周的時間就把她趕出美國了。
當然,作爲互惠生的我們,只要在外遵紀守法;在家好好聽話,還是可以“享受生活”。俗話説,寄人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在這里聽説過很多從西歐國家來的互惠生是怎樣和家庭鬥智鬥勇,讓家庭最後下不了台,但這樣的英勇壯舉是不大可能發生在我們中國互惠生身上的。現在很多美國家庭也知道中國小姑娘單純,謙虛,卑微的特性,便一再利用我們從國內帶來的傳統美德,壓搾我們。
     但願所有的互惠生都能找到一個好家庭,沒有壓搾和矛盾的家庭,能夠眞正達到“互惠”這個看起來並不太深程度的家庭。
     于倩是我們的好朋友。爲了能讓她不被遣送回國,上個星期我開着車帶她四處求救。最後在好友的幫助下找到了《伊利華報》的浦英阿姨。她聽説了于倩的事情以後,立刻放下手中的一切未辦事宜,在幾個小時幫于倩找到了一位”新郞” ,爭取最後一絲希望能幫助于倩留下來。雖然最後于倩選擇了回國,但在異國他鄉,在這樣戲劇性的經歷中能夠認識浦英阿姨,讓整件事情的悲劇氣氛得到了一些緩和。對我們剛剛走出學校的學生到異國它鄉,能碰到老鄉的關愛和幫助,這是人生中的一個燦爛留念。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