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克城消息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传说从前有个国王,他喜欢与他的大臣兼好友微服私访。他的好友有句口头禅“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一次,国王与好友在野外遭遇猛兽,国王被咬掉一根小手指。他的好友却仍然说“陛下,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国王恼怒,把大臣投入监狱。一个月后,国王自己微服出巡,却被野人部落抓了去,而野人部落要拿他祭奠女神。月圆之日,众人即将要把国王投入沸水大锅煮了他,却被发现他缺了一只小手指,而有缺陷的人是不能用来祭神的。就这样,国王侥幸逃过一劫。回到宫中,他迫不及待去见他的好友,说,“你说的真对,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可转念一想,“不对,那你被我关了这一个月,又如何解释呢?”好友笑道“陛下,如果您不关我这一个月,我必然与您一同出巡。您缺了一只手指而免于被煮,而我呢?”
这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故事,我每每讲给我的新学生听,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美国。
   我叫金烁,是一名高中英语老师,2016年9月成为了克利夫兰孔子学院的一份子,任教于欧柏林学区的Langston Middle School(兰斯顿中学),自此,开始了为期两年的中文教师生涯。
   起初,我的教学工作开展的并不顺利,中美教学的巨大差异使我无所适从。
首先,超负荷的教学量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在国内的高中,我负责两个班的教学量,5天12节课,每节课40分钟。而在兰斯顿中学,我的教学跨度是6年级到8年级,每天5节课,每节课45分钟。由于年级不同,教学进度不同,每天的备课量和作业的检查,批改量成几何倍数增长。而每两节课之间的课间休息只有3分钟,想利用课间休息的时间印材料,补充材料是不可能的。所以要考虑的十分周全,提前把一天要用到的每节课不同进度的材料都准备好,包括细节,才能确保每节课都能顺利的在自己的“轨道”上滑行下去。往往是刚完成了一节6年级的课,就马上要上8年级另一个进度的课,需要思维不停的跳跃,直接从一个“频道”切换到另一个“频道”。
   其次,我在国内的高中教学,重点在抓分,抓成绩,每天题海战术,大量做题,上课基本不用管课堂纪律,也很少与学生有互动,更别提做游戏了。在分秒必争的高中,做游戏是过于奢侈的一件事情。而我现在的学生们活泼,好动,不喜欢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他们的注意力集中5分钟之后就需要要新的“刺激”,否则他们就会说“boring(无聊)”。好吧,为了不让他们说汉语“boring(无聊)”,我使尽了浑身解数,给学生们设计了各种各样的游戏。有纸质版的battle ship(战舰游戏), bingo(宾果游戏), 还有用复习单词用的“拍苍蝇”,更有学生们最爱的网上游戏kahoot。而我也从一个不怎么接触网络游戏的“传统版老师”急速晋级成了“游戏设计达人”,真是教学不息,游戏不止啊!
   与教学相比,我还增加了一份非常重要的任务----与家长沟通。在国内的学校,作为科任老师,我与家长沟通的机会少之又少,常常是教了3年毕业的学生,一次家长都没见过。而在兰斯顿中学,我需要随时与我的家长保持顺畅的沟通。沟通的内容有学生在课堂表现的好,给予表扬;学生在课堂上有什么问题,需要请求家长支持;给学生布置了什么作业,请家长帮忙监督;学生测验成绩好坏,问题出在哪里,老师和家长怎样帮助学生改进等等。有时,在一天之内与同一家长收发的邮件超过10封,就像一只陀螺,高速的旋转着。
   在与学生相处的过程中,我坚持让学生们用中文进行日常的表达。从一开始,就教会了学生们“你好,谢谢,不客气。老师,我可以去喝水吗?老师,我可以去洗手间吗?”等等他们每天需要重复多次的日常会话。常常是在一堂课当中,我和学生说的最多的就是“谢谢”和“不客气”。学生完成了一个对话,我说谢谢,他们说不客气;递给学生们小白板,他们说谢谢,我说不客气;一个学生给另一个学生用英文解答我用中文提出的问题,我说谢谢,他们说不客气;下课了他们说谢谢,我说不客气。
   渐渐的气氛越来越融洽,我和学生们谈话的内容也从课本延伸到了食物,天气,习俗。每天上课后,我们都用中文“寒暄”一番。你好吗?今天天气怎么样?你热吗?你喜欢什么食物?你家有几口人?你爸爸在哪儿工作等等。适逢中国的传统节日,我都让学生们了解这个节日的由来,怎么庆祝,吃什么食物等等。这学期,我的学生们了解到了七夕的故事,他们自己画出了嫦娥,说这是一个很感人的故事。
   而我日常的工作,除了教学,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办文化活动,例如,春节系列庆祝活动;中华传统服饰体验活动;国际日庆祝活动等等。在一次次的文化活动中,我的学生们渐渐从对中华文化一无所知到产生了浓厚兴趣,中国对他们再也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国度,而是一个耳熟能详的地方,一个他们以后要去品尝美食,看遍美景的地方。欧柏林社区的居民也在一次次的文化活动中开启了对中华文化的认识,知道了京剧的脸谱其实不同的颜色代表了不同的人物性格;知道了sashimi chicken 和General tso’s chicken并不是真正的中国菜;知道了长城原来是防御敌人用的。他们问我,“Miss Jin, 中国有苹果手机吗?中国有星巴克吗?中国是不是有很多核武器很危险啊?”我就尽我所能去还原一个真实的China。很多人非常疑惑,他们问我,“Miss Jin,怎么你说的中国和我们在电视上看见的不同呢?”我问他们那你们相信谁呢?他们说相信我,并且感谢我,让他们接触到了一个真正的,活生生的China,跟他们主流媒体宣传的不一样的China.
   当然,再美妙的乐章也会偶尔出现不和谐的音符。我有一个学生,叫马里(中文名字)。从第一天上课开始,他就开始花式找麻烦。提问他他拒绝回答,练习写汉字不写,作业不交,练习不做,留堂没有用,送办公室也没有任何效果。他常挂在嘴边的就是“I don’t care.(我无所谓。)” 每节课他都不遗余力地扰乱课堂。我一直都对他公平以待,同时发邮件请他的奶奶鼓励他好好学中文。不管我怎么努力都收效甚微。有一天,他的情绪特别暴躁,无论怎么安抚都没有用,我于是跟别的老师了解了一下,得知那天是他妈妈的忌日,他的妈妈于3年前死于一场车祸。我当即用午餐的时间给他买了块蛋糕,告诉他,人人都会历经磨难,要勇敢,他以后会好起来的。那天过后,他仍然是我行我素,仍然是“I don’t care.(我无所谓.)”,可我确似乎感觉到了一丝丝的不同。这个星期,马里跟我说圣诞节快乐,让我很是意外,还说感谢我教他中文。我问他为什么对我这么 mean(刻薄),他说“my bad(是我不好)”,并且伸出了右手。我以为他要握手,便也伸出了右手,结果得到的是他的一个拥抱。长达一年零三个月之后,我终于等到了“和解”。当时我真的想好好哭一下,庆祝我没有放弃,马里也没有放弃。
   我的学生们陆续的给了我一个又一个的惊喜,让我知道,从事中文教育是我正确的选择。今年春天,我的学生白爱丽在2017年俄亥俄州中文演讲比赛中,取得了7年级第二名的好成绩。我也时常会收到一些学生们写给我的“信”,说我是“The best Chinese teacher(最棒的中文老师)”,说“I love Chinese(我爱中文)”等等。每当这个时候,我都能从他们一张张明媚的笑脸上,感受到学习中文给他们带来的快乐,也感受到了他们带给我的快乐。
   回顾这一年多以来在兰斯顿中学的中文教学经历,感慨颇多。暖心的时刻有之,烦恼甚至沮丧的时刻亦有之。无论明天会发生什么,我都一直坚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我的学生们是我最好的选择!


作者简介:
金烁,辽宁省开原市第二高级中学英语教师,2006年参加工作,有丰富的高中英语教学经验;2016年9月起任美国克利夫兰州立大学孔子学院欧柏林孔子课堂教师,在兰斯顿中学(Langston Middle School)从事中文教学工作,致力于教授学生中文和向整个欧柏林社区推广中国文化。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