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克城消息

   
 

歐陽黎一個經歷了愛情變冤情的女人

 

   我爲我的選擇負責,我爲我的行爲擔當,我珍重我的人格,不能帶上這些罪名去見我的母親,我充滿信心:一個法制的美國一定會還我一個公道-歐陽黎

 
 

2005年,一個已經離婚的女人,一個已經在加拿大上學的歐陽黎, 得知已經不是自己丈夫的他,患了癌症,第二天買了飛機票趕到了家鄉,他們一家人爲一位在法律上與她無關的人,在北京尋找醫生和醫院,這證明她的善良.....在她無路可走,他還堅持每天讀聖經感謝上帝與她同在.....正心正道,善爲善成讓她有勇氣不屈不撓堅持自己的清白。 浦瑛
 

   8月25日,報社來了一位大學博士生,她的名字是歐陽黎,我聽完她的故事後驚獃了,我問她這是現在發生的事情?看着她的眼淚在眼睛里打轉,我問自己現在這個世界上還有這么苦命的人嗎?她是從事敎育的,是敎育出了問題還是她無知,她流浪的故事讓我心流淚.....
   歐陽黎,祖籍湖南, 1974年8月8日出生於西安,長在西安,本科西安交大醫學院(原西安醫科大學),第一個碩士西北工業大學,她曾經在1995-2005年間任西北工業大學外語敎師。年底婚姻變了,一人拿了全額奬學金來到加拿大皇后大學攻讀敎育,2008年敎育碩士畢業,自己又申請到全額奬學金在美國密蘇里大學攻讀博士課程,時間是2008-2013年。
   歐陽黎,憧憬愛情,因爲一句愛人的呼喊:是上帝把您帶到我身邊,於是在2013年8月7日,在自己39歲生日的前一天,沒將遞交博士論文,直奔愛人懷抱,到了俄州Athens。沒有想到在俄州只生活了15個月,從2014到目前,歐陽黎被家暴、被刑事犯罪、被開除學歷、被黑身份,並且由於不是美國公民,無法使用當地法律援助,四處漂泊,無家可歸,現在住在Harvest Home(敎會無家可歸避難所)
   自歐陽黎來伊利華報辦公室後,我和她一起超過15小時,我聆聽她的故事,我感謝上天給我能力去幫助她,我的牧師朋友唐可説:浦瑛,上帝沒有給你錢和名利,但上帝給了你幫助別人的工具,這是榮耀。歐陽黎給我寫道:從2016年在Facebook以及各個微信群進行捍衛公義的案情公開透明宣傳活動以來,有華人吿訴我浦瑛社長很有正義感,她是對弱勢群體熱心相助的社會名人。我懷着試試看的心態,2017年8月25日走進了伊利華報辦公室。
    在我們生活里,從來不缺説客,我們需要的是行者。歐陽黎是一位渴望求學者,從2005年開始,離鄉背井,一段婚姻一段戀情讓她走投無路,因爲她心中有上帝,讓她堅強走到今天,她的眼淚讓我心疼,她的微笑給我暖流,她的遭遇讓我心寒,在美國高等敎育歷史上,她是第一位讀了四年博士的學生,最後被帶上手銬,被刑事犯罪、被開除學歷、被黑身份。她上了白宮請安,都失敗了,歐陽黎零距離對我説:在您的面前,我沒有了幾年來面對陌生人的警惕和自我保護戒備,我要開誠佈公地將我所有的遭遇吿訴伊利華報讀者,我從沒有過的冲動,我倆緊握雙手,我讓她放心,有上帝支持您,有敎會朋友關心您,我和您有相同的夢想,重返學校,完成博士學位,洗清冤屈罪名,歐陽黎您在美國不再孤獨....

 

歐陽黎經歷:
  一個人可以放棄她自己的學業和夢想,去做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們在小説中常看到的叫愛情的力量。
   歐陽黎和所有的人一樣向往找到一個比自己更好的另外一半,當愛情向她伸手的時候,她幾乎沒有猶豫,沒有等候博士論文答辯,直奔愛情,按着她説的話:因爲我已經39歲,希望有一個孩子。她倆相識在網上,這位在俄州當醫生又在大學敎課的華人敎授魅力無窮,在長達幾年里每天電話3小時談情説愛,敎授對歐陽黎承諾:離開密蘇里大學到Ohio寫論文,承諾畢業前願意負責一切無法在校做TA的經濟損失,並在歐陽黎沉浸在愛情的喜悅之中,還未來得及和導師商量之前已經將經濟擔保書、銀行證明寄給學校,並購買了2013年8月7日在歐陽黎生日前一天搬去Ohio的機票,醫生用行動證明他的愛情,而歐陽黎到了俄州,就在醫生家里戴上了戒指,吃了一碗湯圓,兩人走到了一起。


   愛情婚姻需要打造,到底問題出在哪里,只有他們兩人知道。就在2014年2月醫生提議取消婚約,歐陽黎表示尊重醫生的選擇,歸還婚戒,並在尊重其意見的前提下搬入另一臥室,當時歐陽黎多次寫email要求搬離(有法庭證據),但需要醫生遵守經濟擔保,承擔租房以及其他費用。沒有了愛情就變成了冤情,醫生拒絶一切經濟擔保,這位女博士沒有任何生活來源,只好忍辱住在同一個屋檐之下的另外一間臥室,看着聽着醫生在她隔壁的睡房帶白人護士進進出出,過後歐陽黎還幫助醫生去洗有精血的床單.....我問:歐陽黎你的善良是想感動醫生給你經濟支持?歐陽黎答:我當時走投無路,他不給我食物。我問:你不是小孩,爲什么自己不出去尋找食物?歐陽黎答:我們住在鄉下,我也不會開車,短短的日子我體重減輕30磅後,連續失去知覺兩次,雙眼暫時性失明,被救護車送至O’Bleness Hospital急救,由於當時血壓低壓降至30s,血色素降至7,連夜輸血,並診斷爲anemia, gastritis, depression, and anxiety,住院5天。歐陽黎繼續説:在我走投無路的時候,我在中國的媽媽和家人借了25,000美金給我維持。
   歐陽黎自2013年7月在未婚夫執意要求搬到Ohio寫博士論文,到2015年9月被刑事犯罪,被黑身份,被學校開除,家暴 。故事悲慘,請看下期報道。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