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克城消息

   
 

劉以棟:川普內閣能使美國這艘巨輪改變航向嗎?

 

    川普當選了,許多中文媒體還在爭論不休。不過我認爲,川普旣不是救世主也不是什么惡魔。在美國現有的政治體制之下,他的個人能力是很有限的。
    其實美國就好像一部在高速公路上奔馳的大客車,聯邦政府充其量也就是個巴土司機而已,車上還坐着一大群人在盯著他怎樣駕駛操作。他可以把大巴士靠左邊一些行駛,也可以靠右邊一些行駛,旣可以開慢一些,也可以開快一些。但是他絶對不能停下來,也不能無端駛離這條高速公路,更不可能轉彎調頭往回行駛。同時我還認爲:美國現在累積的很多問題已經積重難返,並非靠換一個新總統就可以解決得了的。接下來我要闡述自己的一些觀點,供各位關心美國政治的華人同胞作參考:
美國的貧富差距問題
    美國現在的貧富差距問題,應該是美國朝野都承認的問題。這個問題是怎么來的,有許多有爭議的理論。比較能爲大家接受的觀點是:從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因爲全球化,科技進步,低利率,低原材料價格和生産率提高等因素,我們經歷了兩個大牛市,資本收入遠大於勞動力收入。
    這和中國的房價上漲,是一個道理。辛辛苦苦掙一輩子工資,不如房價增値多。
從1978年到2014年,普通美國工人的工資,刨去物價上漲因素外,從四萬八千美元長到五萬三千二百美元一年,增幅爲11%。而在同期內,普通美國公司總裁的工資,卻從一百五十萬美元一年,長到一千六百三十萬美元一年,增幅是997%。在1978年,普通公司總裁的收入是普通員工的30倍;現在是300倍。
     因爲中國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中國的廉價勞動力參與了世界勞動力市場的競爭,使得西方勞動者的收入雪上加霜。與此同時,敎育,醫療,幼兒敎育,房屋等日常費用卻在不斷增加,拉低美國中産階級生活水準。
     在過去十幾年里,美國高端1%的高收入家庭的收入總和,比美國低端的50%的家庭的收入總和還多。美國最富有的0.1%的家庭的總財富(總共16萬個家庭),跟美國低端收入的90%的所有家庭擁有的財富基本相等(即所有美國家庭中,去除10%的高收入家庭,就是低端90%的美國家庭)當然,這種情况也不是美國所獨有。 在全世界,超過一半的財富掌握在世界1%的人口手中。 中國的情况,估計也好不到哪里去。
     這種極度的財富兩極分化,非常不利于社會的穩定。 套用我們那個時代的口號,無産者失去的是鎖鏈,得到的卻是整個世界。從這一點來看,川普上台的偶然中也包含着必然性。 對於窮人們來説,只要有人許諾能解決他們目前的困境,我們就願意讓他來試試,反正我們也沒有什么値得保持的。
    八年前,奧巴馬競選時,也許諾給美國帶來改變;八年以後的今天,美國債務變得更高,兩極分化變得更嚴重。老百姓的生活並沒有實質性提高。
    川普競選吋,就曾經對非洲裔群體聲稱:你們若選我,有什么會失去的,因爲你們原來就一無所有 (川普的原話是YOu're liviing poverty,your schools are no good,you have no jobS,58%0f your youth iS unemployed—What the hell do you have to lose?,你們貧窮,你們的子女就讀的學校很差,你們大多數沒有好的職業,你們58%的年輕人失業,你們還有什么可失去的?)
    在納粹德國時,人們抱怨是猶太人給社會造成問題;在英國脫歐公投時,人們抱怨是歐洲的移民問題;川普剛開始競選時,他説是墨西哥非法移民,穆斯林和中國貿易造成的問題,後來他説要爲普通美國人伸張正義,打動了被遺忘的美國普通民衆。而這些被遺忘的美國民衆,把他送上總統寶座。川普不能解決美國貧富差距問題,因爲他代表富人,他在想着爲富人減稅,而不是減少貧富差距。
美國的債務問題
     聯邦政府的國債問題,毫無疑問是聯邦財政預算的定時炸彈。美國有專家發表文章稱:中國的債務問題是個定時炸彈,而我認爲政府的債務問題是世界各國所面臨的共同問題。美國有此問題,歐盟各國也有此問題,日本也有此問題,中國同樣也有此問題。
    奧巴馬搞的全民醫保被大家批評,但他更大的敗筆是大幅增加了美國的債務。 當然,美國的醫保問題,就像中國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吃飯問題,僧多粥少,供不應求。 不管怎么分,糧食就是不夠吃。中國引入了瓜菜代(現在想來是健康食品,但那時確實餓得難受),美國以後要靠護士來看病。 美國醫療花費已經佔國民總産値的16%,所以政府已經沒有資金投入空間。
   在奧巴馬任職的八年間,美國的國家總債務從5.8萬億美元增加到14萬億美元(債務和國民總産値之比從39%增加到77%)。如果算上美國聯邦政府總債務,即包括政府從社保基金借的錢,政府債務在奧巴馬當政期間則從11萬億美元增加到、19.3萬億美元(74%到105%GDP)。
    其實也並不僅僅是奧巴馬政府大量舉債,從八十年代初的里根政府以來,幾乎歷屆美國政府也是如此:小布什當政八年,美國債務從5.8萬億美元增加到11萬億美元,僅次于奧巴馬。克林頓當政八年,美國債務從4.4萬億美元增加到5.8萬億美元。老布什當政四年,美國債務從2.8萬億美元增加到4.4萬億美元。里根當政八年,美國債務從1萬億美元增加到2.8萬億美元(那時的美元更値錢)。
     現在川普當選了,業內人士根據川普的減稅計劃和基建政策,估計財政赤字是一年五千億到一萬億美元。 當然,美國的巨額債務也不是美國總統一人造成的,美國的國會議員也有責任。當然國會議員也抗爭過,所以美國政府都關過門。老百姓期望政府提供免費的服務,但所有政府免費服務都是要花錢的。
     按美國三億人計算,美國人均債務是六萬美元。六萬美元聽上去不是大數目,但在美國許多家庭,家里一千美元存款都沒有,而美國政府債務還在時刻往上長。在未來的很長一段時間里,美國的債務問題都會産生難以預料的不良後果。如果美國債券利率上昇到5%左右,那么美國政府每年需要付的利息就是一萬億美元。我們知道,上世紀八十年代美國債券利率是15%,所以5%並非天文數字。
    川普的減稅計劃和基建計劃,都需要舉債。所以在川普任期,美國的總債務只會增加而肯定不會減少。
美國的勞動力結構問題
    川普許諾要把工作重新帶回美國,但美國許多工作已經完全消失了。有硏究表明,在1870年,美國有50%的勞動力從事農業生産。現在,只有2%的勞動力從事農業生産,其它的農業工作都被機器取代了。 1920年,美國1.89%美國工人在挖煤行業(78萬人,煤産量6.6億噸)。現在,0.12%的美國工人在挖煤行業(8萬人,産煤9.8億噸)1974年,美國有鋼鐵工人52萬人。2000年,美國有鋼鐵工人15萬人。
    今年總統大選時,大家很同情生活在美國中西部生銹帶(RuSt Belt)的美國人。想當年,底特律的福特家族(Henrv Ford, 1863-1947),克利夫蘭的洛克菲勒家族(John Rockefeller,1839-1937), 匹玆堡的卡耐基家族(Arldrew Carnegie, 1835-1919)等,代表着美國中西部的輝煌。 那個時代中西部的人看加州,應該像現在加州的人看中西部。
    我剛來美國時,有朋友吿訴我,最好的工作是做汽車工人。高中畢業去工作(汽車工人不需要大學文憑),三十年以後退休,有終身退休工資和醫療保險。高中畢業18歲,工作30年,48歲退休。如果你活到78歲,公司還得養你30年。這樣的公司,不破産才怪。結果大家都看到了,2008年-2009年間美國的汽車公司相繼破産,以前的退休福利要重新談判。底特律市自己也申請破産保護。川普如果能讓美國中西部的人,重新回到往日的輝煌,那將是世界上的奇迹。
     現在美國的許多高科技工作,是亞洲移民在倣;許多底層的工作,是墨西哥人在做。墨西哥前總統(Vecente Fox) 曾經説過,墨西哥人在美國做美國黑人都不願意做的事情。雖然聽着刺耳,但卻是實情。
     如果川普旣能培養足夠多的美國人從事現在的高科技工作,又能動員足夠多的美國人願意倣底層的低收入工作,那么美國産業工人就會有希望。我爲川普捏把汗。
     川普反對移民,但是現在美國人的生育率低卻是現實問題。在過去兩百年里,美國的生育率一直在下降。現在美國的生育率是每年1.5%。 因爲有移民,美國的人口才能健康成長。跟其它西方國家相比,美國人口中年輕人比例高許多,這主要應該歸功于移民。
    川普抱怨中國政府壓低人民幣匯率,其實中國政府是有苦難言。人民幣匯率現在不是被低估,而是被高估。中國政府現在靠賣外匯儲備和資本管制來維持人民幣匯率穩定,能持續多久還是個未知數。
    川普要退出國際貿易組織,但是國際貿易是貿易雙方平等互利的事。八十六年前(1930年),因爲胡弗總統(Berbertm Hoover,1874-1964)引人高關稅(Smoot-Hawley Tariff)貿易法案,所以才導致美國和它的貿易夥伴國之間的貿易戰。 結果是美國的進出口額下降50%以上,嚴重加深了美國大蕭條時期的時間跨度和經濟蕭條規模。如果川普眞的引入貿易戰,那將給美國和世界經濟帶來劫難。
    現在讓我們綜述一下:川普不能解決美國的貧富分化問題;不能解決美國的債務問題;不能解決美國産業變化造成的工作流失問題;不能引入貿易戰…
    川普能做的事包括:任命保守派大法官;跟共和黨控制的國會談判搞基礎設施建設;把美國意識形態往右轉;避免跟中俄發生武力衝突;幫川普商業王國打通關係….普總統畢竟不是里根總統, 也不可能創下里根政府的那般業績。各位朋友!四年之後讓我們再來驗證拙文的預見性是否準確吧!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