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克城消息

   
 

張曼君和我談選舉

 

   有人説美國文化一是球賽二是總統選舉,這還眞的有點道理。
   早在兩年前NBA球星Lebron James 決定返回克里夫蘭,同時,共和黨決定2016年代表大會在克里夫蘭召開,從那一刻起,希望就伴隨着克里夫蘭民衆,克里夫蘭的名字也越來越多地出現在各種媒體。終于克利夫蘭騎士隊以93-89擊敗金州勇士奪得隊史首冠,改寫了克利夫蘭賽事上52年沒有獲得過冠軍的尷尬記録,克里夫蘭爲此而狂歡。
   7月18-21日,共和黨代表大會在克利夫蘭召開,我有幸參與了共和黨的年會,親眼目睹年會的盛况,也許在美國待的時間不長,才二十多年,也許沒有美國歷史文化的背景,我坐在大會場上,聽着每一位演講者演講,到最後聽川普的演講,沒有辦法和所有坐在我左右身邊的人那樣狂熱,做報紙這幾十年里, 我也曾經現場聆聽布什,克林頓和奧巴馬演講,但這次讓我感覺截然不同的是美國總統選舉,仿彿像一個宗敎。
    一件非常讓人興奮的事情就是:克里夫蘭因共和黨的年會讓全球矚目,因爲全球來了3000位電視廣播雜誌的媒體人,幾乎新聞報道中的每一句話,都帶上了克里夫蘭這個城市名字,共和黨 2016年的年會給克里夫蘭做了個地標,而這個城市就在這二個月里,就在同一個球場里,共和黨的年會,NBA球賽的獲勝,讓克里夫蘭這座美麗的城市名揚世界。而我也能成爲27位城市各個族裔代表之一,我們的笑容做地標去迎接每一位來訪者,讓他們感到溫暖。
    克里夫蘭成功舉辦了共和黨年會,克里夫蘭給人們留下了深刻美好的印象。7/17 日下午,我在克里夫蘭飛機場接了來自洛杉磯共和黨代表團負責人之一的張曼君女士,我與她在2012年認識,那年她也是幫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專程來克里夫蘭舉辦講座的,我接待了她,我們成了很好的朋友,事後,我還帶女兒去好萊塢見了她和她榮獲奧斯卡奬的先生。這次克里夫蘭是共和黨年會主場,洛杉磯來了359人,她是代表團的負責人之一,不過這次克里夫蘭共和黨組委會爲她們安排了Sandusky Kalahari Resort 就住,因爲他們團隊人太多,所以只能把她們的團隊放在郊外。
   接機後,我帶着她去中國城麗華餐廳吃飯,我們倆從政治經濟文化聊到中美關係,她讓我聽到了過去沒有聽到過的事情,由於她先生與中國有許多電影的合作,這五年,他們夫婦中美來回跑,她吿訴我,中國變了,尤其人變得很不誠實,她剛剛從上海電影節回來,因爲她的先生是VIP演講者。我興奮地吿訴她,在電視上我看了上海電影節的劇場,好漂亮,又壯觀,她對我説:不能與好萊塢奧斯卡奬舞臺比,好萊塢的舞臺15分鐘換一個台,中國做得到嗎?我沒有放棄地説:您有沒有看到今天的中國,全球最美麗的建築都在中國,她表示:如果人不誠實,做事不講規則,再美的東西也不美好了。

    這次共和黨的年會,讓我每天都能和張蔓君女士在一起,看到學到了許多東西:她吿訴我:一個國家最重要的是外交,國防,農業和敎育,我説敎育怎么放在最後呢? 還有我問她:選舉總統要花一個億,這個錢都可以拯救一個城市的經濟,這么多錢都可以改變許多東西了,她回答我説:選舉總統是政府花錢,百姓賺錢,她打了一個比方説:2016 年克里夫蘭接受主辦共和黨年會,那么組委會會給克里夫蘭一筆錢,選舉總統是美國最大的party,這幾天克里夫蘭的飯店,旅店以及其他生意都上去了,(原來旅店每天收費200美元,因爲這個活動,旅店增加到750美元,就這家旅店是不是增加不少財富了),更重要的是克利夫蘭這個城市,因爲這個年會,未來會帶來許多生意,如旅遊投資等等。
   雖然張曼君吿訴我這些道理,但我還是吿訴了她,克里夫蘭2003 年,舉辦了一個國際靑少年運動會,那次活動我們整個城市虧了4 million, 我知道就在開年會一個月前,整個活動組委會好像還差10個million。當然這輪不到我去擔心。


   7/17日 的傍晩,晩霞照着美麗的伊利湖邊,在搖滾樂的博物館里外,舉辦了迎接全美共和黨委員酒會晩宴,場面壯觀,黃昏的夕陽把克里夫蘭打扮得極致美麗,音樂和人們喜悅的笑容讓克里夫蘭更加燦爛,就在那一瞬間,我看到許多武裝警察我有一絲迷茫,人們由衷的快樂喜悅是需要保護的嗎?這個時候張曼君給我介紹了來自洛杉磯的華人共和國支持者,領隊人來自北京的王恬,看到帶着一群華人支持者,我被他們的熱情感染,馬上感到今年華人參政熱情高,與往年不同啊!
   最近,我看到有個網民他在選舉之前寫了他的想法:他呼籲美國華人要關心政治,要融入這個社會,他寫道:作爲中國移民,我們必須付出高於別人十倍的努力,我們才能在這個國家生存,融入這個社會。讀書是大部分華人實現美國夢想的唯一途徑。因爲我們的努力,在學校里我們取得最優異的成績。然而我們僅有的這個機會也被駁奪了。今年6月23號,最高法院以4比3票數通過了平權法案(Affirmative Action)。平權法案其實是最不平等的法案,因爲它要求學校在録取學生的時候是以種族比例來録取,而不再是以學習成績和考試分數録取了。換句話説,你的小孩很可能永遠都不可能進自己喜歡的大學了,不管他們的學習成績再怎么好,僅僅是因爲他們是華人!更糟糕的是在加州政客還試圖將華人從其他亞裔群體當中劃分出來。這如同當年納粹給猶太人貼標籤一樣!在最高法院通過平權法案的時候,希拉里還含沙射影地説: “美國高等敎育的大門是給大家開的,而不是只給某些人開的。”我聽到後,很想問她: “你説的那些某些人是指誰?”她好象是在説我們華人將別人受敎育的機會剝奪了。我們華人在美國本來就佔少數,我們又是最和平的群體。我們哪里來的這么大的本事去剝奪別人的機會?我們都是付出艱辛的努力在和別人競爭。而現在看來我們唯一實現我們美國夢的門也被民主黨關閉了。


   作爲華人媒體,我們只想説:在美國已經入籍的華人,希望你珍重你的權利和選票,只有您開始關心這個社會,這個社會才會想到您。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