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克城消息

   
 

五年苦讀白費-中國博士生吿愛州大歧視

 

6月1日我收到一封郵件:
Hi Pu Ying,
I hope you are doing well in Cleveland. Jun and I still think fondly of you and your support towards us.?

I’m not sure if you heard, but Jun was a victim of serious discrimination. His case was actually reported on in the World Journal.?www.worldjournal.com/4035356/article-5年苦讀白費-中國博士生吿愛州大歧視-2/?ref=影音新聞&ismobile=false

I wanted to reach out to you and invite you to be a part of the Generosity.com campaign we've launched to help support his case. If you care, please check it out and tell me what you think and/or support the campaign.

https://www.generosity.com/education-fundraising/isu-ruined-his-future-help-right-this-injustice/

Thanks,

Jocelyn Eikenburg

Writer & Blogger
www.speakingofchina.com
www.thewuway.net
+1 (216) 367-2209
  我看了郵件就給她打了電話,接電話的是余駿妻子Jocelyn,她一口地道中文,第一句話就説:我需要您的幫助,她還表示歉意很久沒有與我聯繫了,她與先生在杭州做敎育,當時我馬上回憶起:他們曾經有一次參與伊利華報去匹兹堡凱文家的活動,還有她的先生余駿是我幫他找了第一份工作,還有餘駿在我們報紙上刋登過關他撰寫的於小孩敎育問題的文章等等。現在他人生遇到了困難,我在電話里吿訴他們:靠自己的力量是不夠的,在美國有美華協會,他們是幫華人説話的,她將發生的事情經過吿訴了我,他們需要幫助。

世界日報刋文
  人權至上或專業掛帥?引起關注的中國留學生余駿(Jun Yu)控吿愛達荷州立大學種族歧視案,近日再委由律師,向愛州大提出新的民事訴訟,至此,余駿狀吿該校控罪累積多達15項。

   「太不公平了,我一定要將官司打到底」,愛達荷州立大學臨床心理系前博士班學生余駿,三年前被以英文溝通技巧不足的理由,在博士班最後臨床實習階段,遭學校退學,儘管他已回到中國,仍然十分堅持要將官司打到底,為自己爭取權益。
  余駿律師高特爾(Ron Coulter)27日接受本報訪問表示,根據已向法院提出的訴狀文件指出,愛州大沒有遵照專業倫理規定處理余案,而且學校帶有厭惡種族主義(aversive racism),導致余駿被惡意歧視;此外,愛州大缺乏文化能力,也是造成余駿被從臨床心理學博士班退學的主要原因。
   愛州大對此案表示,全案已經進入司法程序,不便再發表任何評論。
  余駿在新的訴狀中,要求召開陪審團審判庭,同時指控愛州大在他已經通過論文口試後,卻未發給博士學位,令他的財務以及敎育機會蒙受損失,同時更為他帶來痛苦與恥辱。
    一心想成為心理醫師的余駿,在異邦夢碎後,已於兩年半前回中國,但對於學校決定將他退學前,完全沒有給予警吿、通知,也沒有提供任何補救措施的做法,至今仍感不公,近日並發布一部三分鐘短片,陳述所受的不平待遇,誓言「將官司打到底」。
  余駿去年9月向愛州大首度提吿時,要求學校支付損害賠償和法律費用,並希望返回博士班,以及在中國完成剩下的實習學分,但校方最後並未同意讓他回中國實習。余駿的博士論文題目是「中國的家庭行為治療」,他遭退學時已通過博士論文口試,只差一個實習課就可拿到博士學位。
   余駿的妻子艾肯柏(Jocelyn Eikenburg)在她個人的「洋媳婦談中國」(Speaking of China)網站中,仔細描述並公佈所有餘駿提控的文件、資料。艾肯柏透過電郵向本報記者表示,由於全案在審理期間,她不方便發言,但余駿所受的不平待遇,就像「談中國」網站的專文所稱,必須獲得公正裁決。

   余駿在三分鐘的公開影片中表示,他修讀博士班課程的總平均分數為3.69分,他在學校敎授英文課的學生也給他滿意評分,他說,大學有義務與責任,頒授博士學位給已經通過博士論文口試的學生,但愛州大卻突然將他開除,而且不提供任何彌補機會。 余駿說,他沒有任何學術違規問題,愛州大的作法,活生生毀滅他的未來,粉碎他的夢想。
   已經與愛州大纏訟三年的余駿說,打官司花掉他所有的錢,也耗掉他很多時間與精力,財力不勝負荷,余駿強調,正努力向外界籌款,不管如何,一定要把官司打到底。

余駿和妻子Jocelyn都是伊利華報的朋友



余駿妻子Jocelyn給本報讀者的一封信:

Thank you for your call. Here is an introduction to Jun's case in Chinese:

   從2008年到2012年,余駿是愛達荷州立大學臨床心理學博士生。他修完了4年在校課程並完成了博士論文答辯。2013年他開始了實習,但是在2013年4月,他其中的兩個實習督導突然把他從實習單位開除,説他的進步不令人滿意。另一個實習督導對他是滿意的。接着,2013年5月,愛達荷州立大學心理學系也突然把他從系里開除,也以進步不令人滿意爲由。2015年9月,余駿的律師向美國聯邦法院提起訴訟,控吿愛達荷州立大學違反程序公正以及種族歧視。就像支持余駿的心理學專家們所指出的,愛達荷州立大學的行爲違反了專業標準/倫理,表現了他們的多元文化能力不足,是一種厭惡性種族歧視。
   2016年4月,在專家報吿的基礎上,余駿的律師把對愛達荷州立大學的指控增加到了18項,主要包括違反程序公正、違反合同、違背承諾、以及種族歧視等等。案子將進入録證詞階段,如8月底不和解,開庭估計要到2017年初。
余駿已爲官司付出20多萬美金,他已身負巨額債務。但是,如果官司繼續打到宣判,律師費估計還要20多萬美金。爲了正義能夠取得最後的勝利,讓官司打下去,他的太太艾琳發起了在網上爲余駿的維權官司募捐的活動,懇請大家支持。愛心人士可以到這個網站捐款。

You can also find all of the information about Jun's case in this link here (it is in English):?https://www.generosity.com/education-fundraising/isu-ruined-his-future-help-right-this-injustice/
You can fin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Jun's case on my blog -- see the articles here:?http://www.speakingofchina.com/category/justice-for-jun/
To help, people can send donations to our donation?page:?https://www.generosity.com/education-fundraising/isu-ruined-his-future-help-right-this-injustice/

謝謝你的幫助!

Jocelyn Eikenburg
Writer & Blogger
www.speakingofchina.com
www.thewuway.net
+1 (216) 367-2209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