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克城消息

   
 

中國廣東靈慧寺主持登覺法師

將在愛克隆大學舉辦《禪與健康》講座

 
May25th, 2016 10:45–12:00 p.m.
Room 215, Kolbe Hall
Free and Open to the Public
The University of Akron
Department of Sociology
Confucius Institute
Center for Conflict Management
Presents:
“Zen and Health”
By Ven. ShihDengjue,


Master Ven. ShihDengjue is the Abbot of Linghui Temple, Guangdong, China. Sixteen years ago, when he was a sociology graduate student in China, he decided todevote all his life pursuing Buddhistpath to life and truth. He has studied with Master Ven, Shih Dayuan, the Abbot of the Liuzu temple, and many other Buddhist masters in China. Master Ven. Shih Dengjue is dedicated to help people understand the Zen philosophy to develop a healthy, peaceful, and loving life. He has given speeches in China and around the world on topics such as “Zen and Psychology”, “Zen and Parenting”, “Zen and Health Preservation” etc.
 
 

   15年前,登覺法師跳脫出常規的人生軌迹,邁入佛門思考人生,追尋生命的意義,十五載侍恩師,十五載戒定慧、聞思修,幾千個日與夜的磨礪和洗禮,多少心力的付出,多少百折不回的堅忍,昔日聰慧的靑年業已蛻變爲法相莊嚴的佛門俊彥,其道風高峻、悲心宏廣感召了無數信衆,2015年6月3日,登覺法師升座靈惠寺方丈,實乃荷擔如來、紹隆佛種的大盛事,將續寫正法薪火相續的動人詩篇。
   登覺法師,1976年出生,曾就讀于華中理工大學,獲電子專業學士學位。後就讀于華中科技大學,攻讀社會心理學專業硏究生,於2000年3月在廣東四會六祖寺方丈大願大和尙座下披剃出家。
   2015年6月2-3日,廣東茂名靈惠寺舉行了登覺法師升座慶典系列活動,其中有萬衆延生增壽普佛、千僧齋、“禪與情緒健康”公益講座、榮膺方丈升座慶典法會、十萬明燈供彌陀祈福、水陸法會灑凈儀式等活動。至此,登覺法師從一位大學的硏究生經歷了十五年的佛門學修,而今已成爲弘化一方的寺院方丈。
   是什么讓一個社會學的碩士走上出家之路?他又是如何走過15年的僧侶生活,成爲駐錫一方的方丈和尙呢?
    要説大學時代的登覺法師,並不那么像標準的“理工男” ,他廣泛涉獵社會學尤其是哲學領域的書籍,或許哲學文獻引發了他對生命深度的思考,大學畢業後,他投考了華中理工大學社會學硏究生,以社會心理學爲硏究方向。讀硏期間,他對哲學的興趣越發濃烈,對哲學典籍持續的披閲,佛學經典也隨之進入他的閲讀之列。而這一時期,他也開始了心理咨詢師實踐。在外行看來,心理咨詢師是“悠閑”的職業,無外乎跟病人聊聊天,實際上,心理咨詢是高危職業,它的危險性在于咨詢師一方面像個容量無限的垃圾箱,任由患者傾倒各種負面情緒;另一方面,自身的負面情緒必然會翻騰出來,需要咨詢師能夠承受得住,懂得清理負面情緒,這些對咨詢師的意志力和專業素養要求非常高。
    經過一段時間實踐,登覺法師日益覺得自己不堪勝任,亟需極大的提陞。他從自己的知識儲備里一一翻檢,最終發現佛學義理給予了他最明晰的通往生命新維度的指引。此時的登覺法師意識到,完全依靠知識層面的理論會有很大的制約,想要心理健康,首先必須解放 自我,掙脫過去的很多限制性認知,借着和身體里的情緒、思想及能量協調一致,才能達到自由自在的境地。要在意識層中儘量瞭解自己的特性,當情感上有情緒的不平衡時,就必須從自己的下意識、潜意識中尋求原因。
   此後,他對佛學抱以的態度由興趣躍升爲生命觀養成的理論依憑。如果借用佛敎的話語,登覺法師是宿植善根、方遇佛法。登覺法師讀硏時,愛好練習太極拳,由此結識了中南民院一位體育老師,借着這位體育老師的因緣,登覺法師慢慢走入了專注于修行的圈子。一天,圈中一位朋友吿訴他,大願大和尙將要來武漢講法。因爲在圈中浸潤日久,抱着求知解惑的動機,他去拜見了大願大和尙,時爲2000年3月。
   甫見大願大和尙,登覺法師被大願大和尙的德行和修爲所懾服,透過大願大和尙,佛門的智慧令他心頭灼熱、心靈震顫。見面後第二天求允許出家,隨後跟隨大願大和尙前往南嶽方廣寺。大願大和尙在方廣寺傳法的莊嚴又一次深深觸動了他,2000年四月初八,登覺法師在六祖寺披剃出家。2001年年初,登覺法師在杭州上天竺法喜講寺受比丘戒,這是浙江省文革後第一次傳戒,木魚老和尙爲戒師,學誠法師爲敎授阿阇梨,界詮法師爲羯磨阿阇梨,因緣殊勝。
    進入佛門,意味着辭別雙親,初時考慮到父母可能想不通——辛苦培養的硏究生怎么就出家了?登覺法師出家幾年後才如實吿知父母,幸而他的父母都是畢業于北京農業大學的老知識分子,理性的心態消弭了情感的局限,父母去探望了他一次之後,平靜地接受了兒子岀家的事實。
    《楞嚴經》説,“理則頓悟,乘悟並銷,事非頓除,因次第盡。”出家只是遠離憒鬧,用心辦道的開始,無始以來積聚的習氣並不會因爲披剃而自然凈盡,修行,從某種意義上講,是習氣消除的艱苦歷程。
    雖然從未間斷對治習氣,但是在06年底,登覺法師忽然感到習氣翻騰得強烈,經大願大和尙開示後,他開始了爲期半年的閉關。雖然他曾謙虛地表示“不能説是眞正意義上的閉關,只是把自己關起來,把習氣消磨掉,把沉積在內心的負面的、消極的東西清理清理。”然而閉關期間,他深入思維了聞思修的辯證關係,在他看來,聞思跟實修按道理來説是沒有辦法分開的,就是説理論和實踐,作爲佛法來説是要結合在一起的。經歷一番滌蕩和省悟,登覺法師的修行境界日臻圓熟。
    從做和尙侍者開始,15年來,登覺法師一直追隨在大願大和尙左右,旣有機會時時請益,也能不錯過大願大和尙在在處處的講法,依師父的言傳身敎來徹照自身的不足,自此道心也愈加堅固。
    出家前受嚴謹的學術訓練,出家後嚴持戒律、修學上勇猛精進,登覺法師擔任六祖寺敎育中心負責人,在整個弘法體系的架構中,敎育中心負責弘法人才培養和檀講師班的開設。2007年5月1日,敎育中心開辦了第一屆檀講師班。從第三期檀講師班開始,登覺法師開始代師闡敎,在見地與行持上都堪爲表率,實是大衆學修的楷模。爲了讓更多的信衆得以跨入檀講師行列,走上次第修行解脫之路,從08年4月開始,登覺法師率敎育中心相關人員分赴各地寺院組織和協助開辦初級檀講師班,足迹遍及浙江、安徽、湖北、湖南、廣東,每到一處他都悉心爲學員授業解惑。在登覺法師不懈地努力下,檀講師班成績斐然,獲得初、中級檀講師證書的信衆數以千計。檀講師班如火如荼地開展,是正法幢幡高舉的標誌,廣大信衆得以聞法,無不歡喜踴躍。
    15年前,登覺法師跳脫出常規的人生軌迹,邁入佛門思考人生,追尋生命的意義,十五載侍恩師,十五載戒定慧、聞思修,幾千個日與夜的磨礪和洗禮,多少心力的付出,多少百折不回的堅忍,昔日聰慧的靑年業已蛻變爲法相莊嚴的佛門俊彥,其道風高峻、悲心宏廣感召了無數信衆,2015年6月3日,登覺法師升座靈惠寺方丈,實乃荷擔如來、紹隆佛種的大盛事,將續寫正法薪火相續的動人詩篇。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