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克城消息

   
 

邢永瑞先生熱心支持藝術家

     來美國近50年的著名僑領、克里夫蘭著名華人邢永瑞先生,是一個成功的企業家,最近他從企業退出,開始對藝術及其他行業感興趣,他表示搞文藝太辛苦,如果沒有經濟上的支持更艱難。最近邢永瑞先生認識了一位藝術人士劉大劉,她對藝術的敬業和將藝術奉獻給孩子的精神讓邢先生非常感動,邢先生願意將在他退休後的日子,爲劉大劉等藝術人士提供支持和服務,因爲藝術家對藝術的獻身與奮鬥,感動他,他願意伸出溫暖的手去支持和關懷這些在藝術領域里努力的人,親愛的廣大讀者您願意與邢先生一起幫助劉大劉這樣的藝術家嗎?
聯繫方式:216 470 2607 ;

                      Email:hinglaoda@gmail.com

 

劉大劉:一名昆鋼工人的“雙面人生”

 ■文字/左茉 ■攝影/楊帆

 
 
 

工厰車間漫天灰塵與巨大噪音下,一線工人們身着清一色的藍色工服重複複製與昨天相同的工作。沒有人願意成爲“複製機器”,也沒有人甘于現狀,但一份穩定的工作就像是一個的“安全島”。
     站在“安全島”上,劉大劉(以下簡稱:大劉)能擁有另一番屬於自己熱愛的事業顯然是幸福的。用別樣的方式去平衡生活——接受現實,並有勇氣在“安全島”上鑿出理想的可能。
     當大劉遇到這群可愛的孩子時,她已在不知不覺中漸漸遠離了剛進昆鋼工作時的掙扎與無奈。因爲孩子們,她創建了“上行畫院”,以及原創手工品牌“大劉手工”。
     最近,大劉又走在了理想的路上,她要給孩子們一個驚喜——爲他們舉辦一個畫展。


平淡工作中的理想出口
    19歲大劉剛從版畫專業畢業時,正値厰礦子女畢業必從父母職業的規定出台,她進入了一個和自己專業完全不搭的工厰工作。
    在此之前,她從未想象過這樣一個地方——滿地灰土、機械聲震耳欲聾、腳手架隨處可見,作息時間全被打亂。她説:“當時看見以前和我同專業的同學、朋友都在做着自己喜歡的事情會很羨慕,覺得自己也不差爲什么就不能和他們一樣,但是現實如此”。
     平淡生活如河水般悄無聲息地流淌着,在平靜表面的背後,大劉一直珍藏着一個再次拿起畫筆創作的夢想。
    工厰倒班在打亂正常作息的同時,也相應地給到大劉另一種自由支配時間的可能;更重要的是,一線工人的職業與原本繪畫創作理想之間看似遙遠的距離所産生的反作用力,爲大劉踐行理想提供了一個巨大的外在動力。
(下班後劉大劉穿梭在昆鋼厰區巨大的工業背景之下)
再次創作
    2006年,一個機緣巧合讓大劉接觸到了一個名叫“藝術國際”的網站,在這個衆多一二線藝術家互動交流的平台上讓大劉內心暗涌已久的創作熱情找到了釋放口。在這個平台上,大劉認識了當時北京的一位行爲藝術家——黃香。
     2011年,黃香發起行爲藝術“30天爬一座山”(每天上山下山大約需要6小時;每天從山腳抱一塊石頭上山---把石頭放在山頂---然後靜坐1個小時---吃兩個饅頭---然後下山;不間斷持續30天---第30天把抱上去的30塊石頭從懸崖推下山),大劉在行爲藝術進行到到倒數第二天時參與進去。即便時間短暫卻感觸頗深,她説:“人經常在講‘放下、放下’,但是不管理想也好、慾望也好,你沒得到過就永遠談不了放下”。
    當一大群國內出色的藝術家圍坐在一起聊天時,突然有人問大劉:“你是干什么的?”她當時突然心中一愣,實際上潜意識里在擔心這些大腕兒會瞧不起自己,但她還是鼓足了勇氣説出:“我是一個昆鋼工人,我的那個厰叫燒結厰”。簡單介紹了自己的工作內容後,大劉發現在座的所有人都認眞地在聽。“那一分鐘啊,你覺得眞的沒有什么不一樣的!他們還覺得很驚訝。那一分鐘的那種力量一直貫穿到現在支撑着我”。
    從北京回到昆明後,大劉覺得眞的是應該努力去實現一些東西,不管結果怎樣也必須努力去做,她的“上行畫院”也在那時開始有了雛形。
     (“上行”的孩子們年齡段偏小,因此在作畫時大劉也會適時引導,但作畫的主角仍然是孩子本身)
   (“上行畫院”一撇。大劉不希望孩子們從小在畫畫上就帶有匠氣,她更願意讓孩子們在循序漸進的課程中釋放自己的個性)
    “上行”想要傳達的理念是——自由。大劉説:“很多培訓班讓小朋友來畫畫可能就是爲了考級,或是取悅父母,但在我這里不是。我要的就是孩子們高興,讓他們發揮自己個性上的東西”。對“圈養”和模式化管敎的深惡痛絶,使得大劉不希望小朋友們畫畫只停留在技術層面而沒有自己的獨立風格,那就等於複製了十幾個大劉。
    每到周末,孩子們都特別積極地來學畫畫。大劉跟孩子們在一起時,不是老師而是朋友,她能理解並尊重一個孩子的各種情緒。之前有一個比較自閉的小朋友也因爲到了“上行”而變得開朗。“家長們看到自己孩子在學習畫畫之後的各種改變,也能跟我達成共識,這是很好的事情。‘上行’也是我未來想要認眞做好做大的一塊”。


    2012年“六.一兒童節”,大劉打算做點小禮物送給“上行”的孩子們,禮物送出後她在朋友圈發了那幾個自己手工縫製的襪子玩偶圖片,喜歡的人很多。在妹妹建議下,她創辦了自己的原創手工品牌——“大l劉手工”。
    (大劉製作玩偶的地方是自家客廳沙發後面一個擁擠的陽臺。工厰工作以外,幾乎所有的業餘時間大劉都專注在“上行畫院”與這個擁擠的小陽臺)
絶不做一模一樣的東西
   最初支持“上行畫院”和“大劉手工”運作的費用都是大劉在工厰的差不多2000塊的工資。但她的最終理想是能免費敎孩子們畫畫,並爲給他們辦個畫展。“當然,我目前的經濟水平可能還做不到,但那個不重要;只要有這個努力的方向我相信是能成的”。
     另一方面,“大劉手工”的襪子玩偶通過微信朋友圈“買家秀”和微店已銷售到海外;還有買家送了一對作爲“逃跑計劃”吉他手的新婚禮物,送出後評價也很高;同時,作爲北京宋莊美術館的藝術家衍伸品也送去了兩批作品。
     當作品成爲商品之後,大劉也遇到了很多經典買家,但手工藝人對自己作品近乎偏執的自信與堅持讓她熱衷于獨一無二。“我不做同模同樣的東西,我寧願我不做我這筆單子,交流時我會明確地吿訴你我的宗旨是什么”。形形色色的買家中自然不乏偷師之人,大劉笑笑説:“最難的配色與細節配搭是自己的東西,別人拿不走!”

 

義賣活動:實現孩子們的 畫展夢!

■文字/劉小劉(大劉的妹妹) ■供圖/上行繪畫工作室

 

    爲孩子辦一次畫展是大劉醖釀了很久的事情,當初開辦“上行畫院”的初衷,也是單純的爲了能讓更多的孩子愛上畫畫,愛上藝術!
    區別于傳統的硬式敎育方式,大劉不希望孩子們畫畫是爲了考級,或是爲了應付某種榮譽。她希望孩子能眞的熱愛畫畫,在畫畫的過程里發現自己的才華,並得到快樂!
    四年了,她做到了!她一直希望給孩子一個驚喜———辦畫展。讓孩子看到自己的成長,也希望能和更多的同行交流。
     辦畫展一開始只是一個簡單的夢想。大劉只是一個普通的一線工人,收入微薄。學生畫畫的學費也只能支撑場地的費用,所以大劉只能依靠業餘時間製作公仔來籌集畫展資金;但籌集資金也是異常艱辛,因爲製作一個公仔,需要一整天的時間。大劉幾乎沒有私人時間,除了上班,就是做公仔或者爲孩子上課!
   去年四月到現在,大劉製作公仔售賣的費用全部用在本次畫展的紙張,顔料,畫框等材料上,這對於承辦一個畫展,還遠遠不夠!所以想到出售一批孩子的染紙作品,用孩子的畫來籌集畫展的資金。
    第一批義賣畫,一共40幅,11月29號開始出售,當日就成交了十幅作品!第一批義賣作品售價:168元/幅!
    最終通過這次畫展,大劉希望更多的孩子愛上畫畫。本次畫展,會安排購買畫作的代表和作者本人見面與互動,讓孩子們能更深刻地去體會到畫畫的意義!最終,畫展上還將出售一批畫作,大劉會用這些錢支持一部分孩免費學習繪畫,以及繼續開辦更多的畫展!


(已售出的10幅小朋友們的染紙作品)


---孩子們手中拿着自己製作的染紙作品流露出自豪的表情。
---這些染紙作品中的10幅作品,已在11月29日開售之際被來自五湖四海,甚至國外的買家購買。這些買家中有“大劉手工”的粉絲,以及關注孩子們健康成長的各界人士。
---在義賣籌款足以支持舉辦畫展之時,孩子們的畫展夢將照進現實。
---也許孩子們會將這次畫展理解爲一份禮物或是一次好玩的遊戲,但當他們邁出了這一小步時,他們的小小世界也正在悄悄地開啓另一扇門或另一扇窗。
10幅染紙作品,義賣進行時!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