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克城消息

   
 

和彥聰Frank 初訪克利夫蘭

Frank(左)和浦瑛(右)以及參加NEON活動的嘉賓

(編者按)幾年前,一次偶然我在上海認識了一位來自美國的Brian Linden先生,他高學歷知識淵博並能講一口流利的中文,我們聊得很投緣。當我知道他在2007年變賣了他在美國的所有家産,全家來到中國雲南的大理,我感到敬佩也十分震驚,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他做出這樣的決定?是因爲太太是中國人?他是幫他的太太來尋根?還是他被雲南的自然美麗風格吸引?當時我渴望知道這里的原因。當我瞭解到他們全家在喜洲租下一座有千年的歷史白族大院,利用大院他開起了具有濃鬱中國文化氣息的喜林苑旅店,我知道了他所做的一切是源于他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熱愛。在上海的時候Brian Linden 爲我介紹了他在雲南大理的事業以外,還爲我介紹了他的華裔董事執行總經Frank He先生, 以後我們便有了郵件往來。

Brian Linden和浦瑛在上海

      上個月收到Frank He的來信,老闆Brian爲了感謝Frank 多年來熱忱的工作和對公司的貢獻,決定讓他到美國到他家里去看看,去玩玩,Frank也趁着自己來美國的機會到處爲他的喜林苑代言。他是9月17日到達芝加哥的,10月9到了俄州並且在10月12日離開之前還參加了克利夫蘭Neon社區47周年的慶祝活動。因爲他來的日子我實在太忙,無法分身照顧遠方到來的客人,我就將Frank介紹給了ITM的Jack,感謝Jack對Frank 的熱情款待,他們倆很有緣分,使得Frank在異國他鄉又認識了新的朋友。

Brian Linden和他的中國太太

   Frank He對我説經過多年的努力,喜林苑在雲南已經有了相當的影響力,目前他的老闆Brian Linden正與當地政府商談開始考慮做更多的項目,其中包括:
1.創建基金會。2.修復當年飛虎隊雷達站(目前正在進入設計階段-美國前國家博物館館長作爲志願者參與設計)。3.在大理創建國際學校(目前正在處于瞭解AP,IB階段),此項目得到雲南省及大理州政府的大理支持。4.喜林苑將在雲南省範圍內做更多文化保護項目,目前已談妥一些項目。項目涉及中國最後原始部落目的地,世界地理奇觀“天然太極圖”項目等。
     這里我衷心祝賀喜林苑在傳承中華民族文化的同時,財源廣進生意興隆!我始終記得Brian Linden曾經對我説過:他去過世界很多地方,最終大理厚重的歷史文化和優美的自然環境吸引並留住了他,而他依然決定帶着太太2個兒子到中國創業。這么多年他在雲南已經有了自己的一片天空。
(浦瑛)

 
  Frank和ITM的Jack在克利夫蘭伊利湖邊
 

初訪克利夫蘭
      五年前看到CCTV3在《探索與發現》頻道播放的關於美國林登夫婦變賣美國資産,來中國修復了一個文物保護單位將其命名爲喜林苑;因爲熱愛中國文化,希望能保護中國西南邊陲少數民族文化與傳統的故事後,我放棄了自己辛苦組建的公司加入夫婦二人。五年之後,林登夫婦的喜林苑在國內外收到各界友人不同程度的支持與贊賞,也獲得了一定的成就,更于去年有幸成爲“2013年度中國十大最具影響力的外國人之一”。此時,林登夫婦認爲,我們有責任跟更多人分享我們所做的工作,並讓更多人加入文化保護的團隊中,同時,也尋求一些幫助。於是,他們于中國時間9月16日派我來美國做些交流。原計劃是半休假半工作,沒有安排太多行程;但很多去過喜林苑的美國朋友得知我要來美國便不斷邀請去他們各自的城市做演講,並給我安排了一系列的講座,有的在敎堂,有的在書店,有的在圖書室,有的在藝術畫廊,有的在學校等。整個行程去了Wisconsin, Chicago, Kentucky, Ohio.做了很多場演講,每次演講都有很多朋友來聽,並在演講完之後不斷提問題,並想方設法跟我建立聯繫。一次演講後,一個非洲裔人聽衆的一些話讓我特別感動,我演講完了之後,他跑過來吿訴我:Frank, you guys did a great job, We are proud of you. 我説,你喜歡中國嗎?他用很驚訝的表情回答我“Frank,你是在開玩笑吧? 有誰不愛中國呢,中國菜是我吃過最好吃的菜; 全世界都有中國人身影,中國人走到哪里就拼搏到哪里,也幫助到哪里,中國兄弟姐妹們在非洲很努力工作,也發自內心的幫助我們非洲做了很多事情。在非洲連傻瓜都知道中國,喜歡中國更支持中國…


     這位朋友的簡單幾句話讓我眼淚在眼眶開始打轉。原先感覺外國人還是比較喜歡中國文化,畢竟中國有着五千年的歷史,但這次的出行才眞正讓我看到了我們中華民族的文化與精髓,也才眞正更深層次的看懂了自己的祖國,也難怪那么多外國人喜歡中國。
    在我慢慢看懂自己祖國的強大之時,我去拜訪了一位我很尊敬的,也很佩服的大姐。這位大姐多年前在上海採訪過林登先生,當時是因爲大姐需要喜林苑的信息及圖片,我就跟大姐聯繫上了。她是伊利華報的創始人浦瑛。我們素未謀面,但卻在來往的郵件里無所不談,我們談及國家,人生,事業甚至家庭。每次看完這位大姐的郵件,心里都有一種沉甸甸但卻又暖呼呼的感覺。一直期望着哪天能見見大姐,並好好聊聊。這次我剛好在俄亥俄州立大學有演講安排。大姐就住在克利夫蘭,所以,我想這么近,多么好的機會啊,一定要去拜訪一下大姐。於是,我坐了3個多小時的車去了克利夫蘭。
     見到大姐之後,我們反倒沒有聊太多東西,不是因爲陌生,也不是沒話可説,只因爲眼前這位大姐正在籌辦一個很大的讓華人在美國展示自己的晩會。大姐專門留出時間打算跟遠道而來的我聊聊,但我卻沒把話題延伸下去,只是簡單聊聊便讓大姐離開,因爲,她太忙,太忙……
    10月11日我也很榮幸的大姐邀請參加慶祝活動,一到現場就開始看到大姐穿着高跟鞋,穿着晩禮服在會場里跑來跑去,叮囑這,安排那兒。她比在場的的那些服務員都忙。之後我問大姐,爲什么要自己親自跑來跑去,不讓團隊去做呢,大姐説,我們華人從來沒有在美國有過這樣展示自己的機會,台下的這些客人看到的不是我的工作做的好不好,他們看到的是中國人!我沒有理由不把這件事情做好,我不一定能做到完美,但我一定會儘自己最大努力去把它做好,我也要對得起台上台下所有在場的華人嘉賓跟演員們。
      很多時候在國內的一些社交平台上經常看到一些所謂愛國的文章,一些言語,説他們如何愛國,他們不購買日貨,他們支持政府,理解政府,他們不去殺人放火;人家日本,越南,還有菲律賓挑事時他們也經常出來駡人小日本,駡越南人跟菲律賓,有必要時他們還可以“勇敢的”站出來把人家的日本車雜了。對於這些,我不想評論太多,但在美國打拼多年並獲得很大成就的大姐吿訴我,一個民族的尊嚴不是駡出來的,也不是幾個文章寫寫就出來的,更不是靠暴力獲取的。民族的尊嚴要靠實力來證明。是,現在很多外國人都説喜歡中國,但如果中國還是改革開放以前的中國,他們還這么説嗎?他們説他們喜歡中國是因爲改革開放30多年以來,中國發展迅猛,經濟實力不斷強大甚至趕超很多發達國家,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可以做到這樣。所以,我們要靠實力,靠行動來證明給別人看,靠這些來獲得完美的民族尊嚴。等到那個時候,你還用駡那么多駡,還需要説那么多,寫那么多嗎?你看看奧巴馬當總統後,非洲裔人的地位不就自然而然的改變了嗎?
  因第二天要趕回芝加哥,緊接着要回京,所以,晩會結束後跟大姐聊了一小會兒之後便離開了——大姐太累了,不想再把她留下。離開大姐之後我心里一直無法平靜下來,思緒很亂,不知該如何用言語表達,但我感覺很幸運能在大姐這里做一個此次行程的總結。我們的工作是保護與宣傳中國傳統文化,大姐的工作是用行動吿訴別人什么是中國;我的工作是吿訴世界中國有什么,我們該如何保護;大姐的工作是吿訴世界,中國有什么,我們做了什么,我們要做什么…相比之下,我們的工作相對大姐的工作是如此的渺小,但我很高興的看到不論是大姐也好,林登也罷,我們都在各自不同的平台,用不同的方式做着幾乎相同的事情,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同時,我們都很熱愛中國,也在向世界宣傳中國。

Frank和參加NEON活動的嘉賓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