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克城消息

   
 

汪翔:怎樣做好華裔美國人

 

     本文作者汪翔是伊利華報的好朋友,也是克利夫蘭的著名華裔作家,曾出撰寫過《奧巴馬大傳》,《喬布斯商戰》等知名著作,並在中國大陸出版,受到各地讀者的熱評,同時汪翔先生也是文學城和萬維讀者等著名網站的網絡大V、知名作家評論家,發表過大量評論和專述文章,汪翔的作品語言生動,觀點鮮明,論據充分,文風犀利,筆法流暢,廣受網友們的喜愛 編者

 

怎么樣做好華裔美國人,遇到的第一個問題就是:我們先是華裔還是先爲美國人?
     看上去很好笑:華裔不就是擁有中國血統的美國人嗎?似乎是不應該問的,也原本不存在的問題。
    實際上,細想一下,答案,遠不是我們自以爲的那么簡單。
    是的,我們是華裔,是擁有美國公民資格的,並且同時擁有中國血統的,應該是與其他三點五億來自世界各種不同地方的美國人一樣的美國人。
    但是,由於我們背靠着一個人口衆多的中國,對應着一個“日益強大”的中國,再者,這個中國,還盛産非常喜歡自稱爲“代表整個中國人”的人,樂于強加給他人自以爲是的,做人做事的規範和規則。
    “海外游子”,“炎黃子孫”,“葉落歸根”,都是這種“文明”持續發力的結果。我一直覺得,像這樣的詞語,是到了可以少用的時候了。
    我一再強調,我們所生活的時代,和幾十年前海外華裔所掙扎的歲月,已經有太大的不同。而且,有這種不同的絶大部分的功勞,不是來自中國的崛起和強大,而是來自人類文明的進步。同時,也來自我們自己本身所擁有的知識和智慧,以及對這種知識和智慧的資本實現能力。
    細想一下,那時候的海外中國人,有幾個擁有我們現在這樣的敎育程度?又有幾個有能力將這樣的知識轉變爲資本?!當然,他們也有他們當時所面臨處境的尷尬,但是,那不是唯一重要的決定因素!
     只可惜,這樣巨大的進步,至今在祖國的土地上還表現的非常有限,而那里的官僚們,卻還樂于大言不慚的敎訓我們這些海外的華裔,該怎么做人、過日子!
    美國人普遍的討厭他人吿訴自己該怎樣規範自己的行爲,原因,一則,他們普通人的行爲已經文明到了一個不錯的水準;再則,在此基礎上,人們已經習慣于尊重他人的選擇和自由生活的空間了。而這樣的生活環境,對於國內的普通民衆,還只能是世外桃源才有的,和只有在中國夢中存在的夢境。
     很多人喜歡用第二世界大戰期間,日本裔在集中營的待遇,來警吿我們這些生活在2013年的美國的華裔,嚇唬我們:不要忘記前車之鑒,所以才有後事之師。
對於這些人,我得説,你太高估中國人和華裔的凝聚力量瞭!如果中國眞的會和美國來一場大戰(對於這個的出現,我太懷疑瞭!如果眞的有,你想想,到底是美國做大錯的可能性大,還是中國政府做大錯的幾率大?!),華裔對於中國這個國家的忠誠,在美國人眼里會高到日本裔當年那樣的危險程度?我懷疑!如果會,那么,我們“一盤散沙”的美名也就不會繼續存在了。
     很多華裔選擇回國和去中國“奉獻”,其中有多少是來自于純粹經濟的原因,我不説,估計你也會猜出個十分來。中國國內的精英們的表現,已經是再赤裸裸不過的了。
     放眼望去,我們很多人生活的社區,估計和我自己所獃的,有些相似:95%以上的白人,4%樣子的亞裔,剩下的不到1%。至於這些高達95%的白人部分,細分之下,多數就是來自德國、波蘭、意大利、英國、愛爾蘭,外加混了不知道多少次的混血兒。很多人身體里面,還帶有不少的印第安人的基因呢。
     作爲來自亞洲的新美國人,我覺得,第一步應該是理解周邊生活的鄰居,瞭解他們的習俗、文化,再在此基礎上“入鄉隨俗”。這就是我一再強調的“理解美國,從點點滴滴做起”的出發點。
    有些人覺得,自己已經生了幾個ABC,理解他們就足夠了!你眞的覺得是嗎?!你不覺得,你實際上是在不知不覺之中,帶給他們對美國文化和文明的誤解而不自知?你不覺得,很多時候,當他們在兩個差異極大的文明之間分不清南北而煎熬的時候,就有很大的“功勞”是你不用心理解美國主流文明的結果?!
     再者,你有這樣的想法本身,就已經説明你很自大狂妄,不是一個智者該説該做的。
     由於我們所生活的環境不同,所需要和値得融入的習俗和文化,就有不少的差異。你來美國生活了二十幾個春秋,都沒有遇見幾個非洲裔和拉丁裔,又爲什么非得將自己的權利、習俗,以及做事的規範,和他們拉近?
       當然,你可以説,我們有個黑人總統呀?!
       是,也不是。
       這個黑人總統可是吸收美國非黑人文明長大的。是一個來自海外的精英和美國本土的白人混合的結果。再者,奧巴馬小時候所生活的環境,可是種族融合最好的夏威夷!
      即使是那個在黑人文明中長大的第一夫人,也是出自美國最牛的大學(普林斯頓和哈佛),是被再造之後的産物。他們不是,也不可能是你我口中念念不忘的非洲裔和拉丁裔的樣本。(對於這點,你如果有興趣,讀讀我當初寫的那本《奧巴馬大傳》,你會得益的。)
      在這里,我無意也沒有歧視任何一個種族的意思。我只是覺得,物以類聚。即使都是中華面孔,話不投機也還不是半句多嗎?!
     很久以前,我有機會認識了兩位來自深圳華爲的外派軟件工程師。因爲都是華裔,而且還是來自大名鼎鼎的華爲的“原因”,在一次由本地華裔社團組織的聚會之後,我答應和他們一起外出吃中餐。
     在餐館里,我們都點了越南特色的肉絲面。其中一位華爲的來客,在點菜時就高聲地警吿會説中文的華裔面孔的女侍:多點肉,少點麵條!
     女侍唯唯諾諾,我不覺得她眞的搞明白了這位先生的所言何物。我估計,這位先生可能也自以爲還在深圳,還在習慣于居高臨下。
     我善意地提醒他:那位只是一個女侍,她沒有資格和沒有權力吿訴廚師該怎么做菜!我以爲,聰明和高智商的華爲軟件工程師,而且還是被外派到美國的工程師,會很容易理解這點,並且就此有所改變。
    結果讓我吃驚:那位女侍被他後來的吼叫給嚇哭了!原因就是因爲,最終給他的肉絲面里面肉太少——按照他的標準!有人居然敢忽視他的訴求!
     相比我時不時遇到的那些爲數衆多的,年紀大小差別極大,祖籍背景千姿百態的美國女人,從她們口中發出的,幾分鐘之內多得數不勝數的“謝謝”、“請”、“對不起”,外加一個個由衷的感謝與欣賞之情,你想,不覺得這樣的女人可愛、可親,都很難!而對那位來自華爲的“精英”,你估計不會有再見一次的任何冲動!
     在這樣的美國普通人面前,我們“已經擁有”的古老文明的存在性,實在是個大笑話。就此而言,我們融入主流之路,確實還有很遠很遠的里程需要完成。
    我不想猜測這位來自華爲精英行爲的來源,我不會幼稚到認爲這就是華爲獨特企業文化的結果和體現,我也不想評價所顯示的敎養和文明。對於我,他就是一個個體。
    我只是想説,在美國生活久了的我們,已經在慢呑呑和不知不覺之中變成了“異類”,國內人不明白——因爲在他們眼中我們已經變的習慣于“矯揉造作”;美國鄰居也不是很能充分理解,在後者眼里,我們還是太野蠻無理,行爲缺乏檢點。
    作爲這樣的“異類”生活在美利堅的土地上,作爲美國合法的公民,我們是得多考慮融入本地的文化和習俗了。這里的本地,是我們所生活的社區,而不是美國按照人口比例而計算出來的某個指標和樣本。
    “遠交近攻”,曾經是野蠻時代中國人用來對付鄰居的最好辦法,目的是爲了掠奪和通過它來壯大自己。結果,古代的中國,造就的不是長久的繁榮和強大,而是“分久比合,合久比分”的重複演進,帶來的也只能是人類資源的一次次大破壞。也就是折騰和自我作踐。
     將自己和具有(統計學意義上)“同類”地位的非洲裔、拉丁裔靠攏,模仿他們的行爲與訴求,以及實現訴求的手段與方式,對於近鄰則在有意無意之中保持距離,同時有意無意避免參與對社區活動的貢獻,這樣做的實質,和古代霸王們所使用的“遠交近攻”策略是一樣的。結果,我們獲得的,將會是一個個的惡性循環。
我覺得,對於自己的切身利益,是我的就是我的,我們本來就是星條旗下平等的一分子。我們首先是美國人,其次才是華裔。所以,對於社區的活動,該奉獻的奉獻,不要落在他人後面。對於自己權利被侵犯的部分,採用合理、合法的手段來捍衛。這方面的例子和經驗,我自己都有好幾籮筐了。
    就説捐助吧,也是一件很不起眼的“小事”。在這里,經常有人要求你將舊的衣物捐給他人,過去對此很不以爲然,最近幾年,在老婆的熱心之下,我不僅也樂于參與,還有意無意的因爲這種參與,而增加了消費購物的次數。結果,不僅幫助了經濟(通過增加消費),而且,還提高了捐贈物品的質量(更新甚至是全新)。
     一個人和一家人這么做,確實是沒有什么了不起。但是,當人們都這樣做,並且成爲習慣和風氣之後,帶來的將不僅僅是個人道德修養的提陞,愛心的打造,而且,對於國家經濟的發展,也是有百利而無一弊的。
     再者,在這基礎上,我也已經習慣了做公司捐贈。形式可以很不同,對象也可以差異很大,結果卻只有一個:幫助了他人也最終幫助了你自己。同時,也在這樣做的同時,無形之中將自己融入了美國主流。
      如果連美國人最習慣性的普通事情都做的格格不入,即使是(開後門)讓你當上美國總統(中國人眼里的最重要的融入美國主流的指標),你又能夠干幾天?!
華裔和中國人,讓我們從現在開始,放棄好高騖遠,選擇腳踏實地吧!放棄急功近利,選擇寬容和厚道吧。如果大家都這樣做,我們離融入主流也就不遠了,我們的下一代,也會少了所遭受的,很多不該有的,被兩個差異極大的文明折騰的痛苦。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