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克城消息

   
 

尋找洛克菲勒的足迹-續1

發生在拍攝洛克菲勒電視片時的事

 
文:浦瑛

兩位編導和Cynthia浦瑛在洛克菲勒飯店

 

    在8月,我在克里夫蘭接待了倆位來自香港鳳凰衛視專題部總監葉揚和高級編導李敏茵,那時她們在克里夫蘭住了2天,她們是爲拍攝洛克菲勒5集電視片而來,是爲迎接2014年洛克菲勒創辦的基金會CMB百年華誕,CMB是China Medical Board,他們成立于1914年,最早是洛克菲勒基金會在中國的一個項目。
    倆位編導是先來找線索,克里夫蘭是洛克菲勒最早成功的地方,不過現在所有的連洛克菲勒的豪宅都燒了,路名都改了,因爲我找到我的朋友Cynthia,她有一棟豪宅(和洛克菲勒豪宅一起的時代)Cynthia,十分熱情給倆位導演提供了許多幫助。並且答應10月份他們來克里夫蘭拍攝可以把豪宅借給他們,而倆位導演離開美國的時候再三希望我能再幫忙找一點線索,我答應了。
     我找了我女兒朋友Lauran Dietatael的媽媽幫忙,她的媽媽又找了朋友的朋友Trina Prufer, Trina現在住在東克里夫蘭,她住的家就是洛克菲勒兒子1929年建造的房子,我與Trina約了10月9日帶鳳凰衛視拍攝組5人去她的家,由於拍攝組到克里夫蘭只有5天,他們時間很緊,在書中她們沒有發現Trina的家與洛克菲勒有任何關係,説不去了,而Trina已經請假在家準備了水果甜點等候我們,當我説不能去的時候,Trina眞有點遺憾,但介紹我朋友認識的朋友打電話來説:我這么這么不負責任,我一時感到十分對不起Trina,馬上給Trina説是伊利華報會採訪您。
    10月14日我送將鳳凰衛視一組人員送到機場,直奔Trina家,她吿訴我,這個區一共81棟房子,已經定歷史建築,當時建造這些房子的時候用的材料與百萬豪宅一樣,到現在還可以看到這建造的牢固。但由於克里夫蘭整個經濟不景氣,這地區顯得更慘,政府也無能爲力,當日她還給我介紹了她的鄰居作家Sharon Gregor,她寫了二本洛克菲勒的書,書名是《Rockefeller‘s Cleveland》和《Forest Hill》。世界很大,但只要有緣就會走在一起。10月21日我將新認識的朋友張博帶去了Cynthia家,他寫了他感受。

 
 
電視攝製組人員在拍攝現場
 
分享Sharon Gregor介紹洛克菲勒的書
Cynthia向作家Sharon Gregor介紹1910年當地報紙刋登的有關她家百年大宅發生的一起謀殺案一事
 
10月14日在Trina家採訪

 

    10月鳳凰衛視一組人在克里夫蘭拍攝期間,由於他們住酒店經費有限,爲了讓他們便宜又要住的好,我請了我哥倫布的朋友Joe Liu幫忙,他用他的鑽石會員卡給鳳凰衛視的朋友提供了好酒店。而他也因爲幫助他人他自己也得到別人的幫助,而這一切都和與拍攝洛克菲勒電視片有關。
   10月9日,Joe Liu從波士頓飛往在克里夫蘭,他與鳳凰衛視來克里夫蘭的同行一家飛機,但鳳凰衛視的拍攝人員都不知道他們住的酒店就是通過Joe幫忙的而訂到的,途中 Joe在克里夫蘭機場換飛機時,因爲無意中與機務人員Sue女士提到鳳凰衛視在克里夫蘭拍攝洛克菲勒,而Sue又是一個崇拜洛克菲勒的人,尤其是她的兒子在幾年前寫過一篇關於洛克菲勒的文章,得了A. Sue希望能讓她的兒子也能有機會參與看看拍攝,由於他兒子的時間沒法配合我們,但我又不想讓Sue遺憾,因爲Joe再三説沒有Sue他那天就根本換不到頭等艙,我喜歡説:做好事的人最終得到最多的還是她自己。
     10月26日我去Strongsville拜訪了Sue和她的兒子Nathan Mazzone,目前就讀讀11年級的Nathan還拿出了他四年級寫的文章和做的雕塑給我看,他十分崇拜洛克菲勒,説他寫的那篇洛克菲勒文章和雕塑給他帶來許多榮譽。而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Sue家中墻上的曾祖母是Minnie Galbraith她1897年來到克里夫蘭,她的先生就是Thomas Galbraith.還有Sue有親戚在1920-1930年 在洛克菲勒公司工作。

Sue和她的兒子以及她四年級時有關洛克菲勒的作品


    提及近現代乃至當代美國史,人們難以避開洛克菲勒這個家族的姓氏:標準石油公司、洛克菲勒基金會、大通銀行、現代藝術博物館、洛克菲勒中心、芝加哥大學、洛克菲勒大學,甚至還包括在“911”事件里中傾倒的雙塔。在中國,著名的協和醫學院也是受惠于洛克菲勒的慈善基金。 約翰 D洛克菲勒,作爲洛克菲勒家族創始人,將他的商業精神和宗敎理念灌入這一家族的骨髓。在他之後,洛克菲勒每一代中都涌現了杰出的人物,在商界、政界、文化界、慈善界發揮強大而深遠的影響力。這個家族在一百五十餘年的時間里,一步步建立起一個龐大而神秘的商業帝國,成爲了“世界財富標記”,也成爲了美國國家精神的杰出代表。中國有句老話:富不過三代,這句話沒有應征在洛克菲勒的家族。
    這個世界很小,雖然鳳凰衛視的朋友走了,但我由於幫忙他們又認識了新的朋友。其實得到和學到的是:只要心里有好念,做好事,你要他人如何對你,那么你就應該如何對他人。

Joe Liu來克利夫蘭洛克菲勒電視片拍攝現場參加浦瑛生日派對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