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克城消息

   
 

楊案完結終無罪 友彪出獄慶自由

 

楊友彪出獄後精神抖擻,與太太一邀請KityLee和陳英麗及Constant Prassions兩位幫助打贏此案官司的律師還有伊利華報浦瑛主編一起到他們的餐館一叙,並烹制拿手“太平湯”表達心意並慶祝自己終獲自由

 

     2012年年底,本報連續報道了福州外賣店老闆楊友彪送外賣被控吿,罪名是“企圖拐騙未成年少女”一案,受到了華人社區很大的關注,有時我到福州人開的餐廳或者去超市都會遇到福州老鄉問楊友彪的案件進展情况。4月18日楊友彪興奮地打電話來説他的案子結束了,他要請我吃飯,當時我在紐約,我爲他高興並對他説等您的正式文件下來説您無罪,我們一起爲您祝賀。
      5月13日,我與幫助他一案的會計師Kitty Lee一起去了楊友彪的餐廳,在楊友彪的餐廳里陳英麗律師和她的夥伴律師Constant Prassions先生已經在等候我們,楊先生身穿嶄新工作服,精神抖擻在廚房爲我們準備午宴,他感謝我們大家對他案件的關懷,他已經自由了,他再沒有精神包袱了。楊先生爲我們煮了一大碗福州家鄉湯,他稱“太平湯”,這是福州老家過節時家家戶戶喝的湯,意思是祝福新的一年全家人和氣平安,這道菜表示了楊友彪先生的用心與期待,大家在叙舊中開始了這頓楊友彪夫婦爲我們準備的感謝午餐。
 

楊友彪先生曾榮獲烹飪大奬


讓我們一起回憶事情發生的經過:
     2012年11月6日, 在Medina開外賣餐廳Asian Grill的楊友彪,我倆素不相識,他打電話説他出了事找伊利華報幫忙:事情發生的經過是在 2012年9月30日下午3點,他接到顧客要2個芥蘭鷄外賣,因爲那個訂外賣的客人所居住的社區是個新區,GPS也找不到他要送外賣的地址,他就駕車在這個社區里轉來轉去,當他看到有倆位10多歲女孩在社區玩,他將車靠在路邊,搖下窗對這倆個女孩叫: Hello,倆個女孩一看一個陌生人叫,連一句話都沒有説就跑了,當時楊友彪也沒有把這當一回事,就又繼續開車找他的外賣客戶,他開車兜了幾圈還是沒有找到他的外賣客戶家。當他在社區看到一位白人居民在自家門口洗車,他馬上下車跑過去問,因爲楊友彪不會英語,他便將他的電話遞給那位白人,並用手指着外賣單上的電話希望那位白人幫助他訂購外賣者通電話,以便找到地址。最後在白人居民的指點下,楊友彪找終于到了他的外賣客人家,送完了他的外賣。
    當他送完外賣看到路邊有人扔了一台洗衣機,好心的楊友彪想起他有一位常常幫忙他的朋友家中沒有洗衣機,他便打通他太太的電話説這里有一台還很新的洗衣機,要不要拿回來,太太説他送一個外賣這么久了,讓他先回家等她看後再決定。楊友彪剛離開社區就被兩輛警車攔住,警察懷疑説他送一個外賣需要這么久嗎?警察説倆個女孩的家長報了警,説他要讓倆個女孩上車,他當時被問得莫明其妙,也許是他對英語的遲鈍或者是見到警察的緊張更加重了警察的疑心,當搜查的警察發現他的車箱里裝有兩個大的垃圾袋和膠布,警察二話不説就把他帶到警察局去了。而這兩個垃圾袋是前幾天他在百佳超市購物,因爲下雨他用垃圾袋套上防潮濕,但膠布是什麼時候放在車上他也實在不記得了。他從3點離開他的餐廳去送外賣,之後就一直被關押在警局里。晩上8點後,警察問他要不要律師,他説要,當他一説要律師他就被送進監獄里了,他被控吿刑事犯,罪名是“企圖拐騙未成年少女”。(The charge is "Criminal child enticement." It's 1st degree of misdemeanor which has 6 month jail time and fine. Moreover, if he is convicted, he will be labeled as a sex offender and be subject to various regulations and restrictions.)
     楊友彪送一個外賣送進了監獄,當時我建議他去找蔣磊律師,第一次開庭蔣律師認爲警察沒有按正常手續讓證人指認楊先生,所以提交了一壓制動議(Motion to suppress),法院立即開庭審理了此動議。 在聽證會上,辯護方(蔣律師)仔細地逐個審問了(cross examining)當事的警察。警察的證詞説明瞭問題的嚴重性。所以法官Dale Chase給檢察官兩個星期的時間書面回復辯護方所有論點,然後再決定是否壓制指認。聽證會結束後,蔣律師進一步提交了一撤案動議(Motion to dismiss)。原因是警察指控所引用的法律違反了美國憲法的有關條款。該議案寫得條理分明,證據充分。一個星期之後,未等法院判決,Medina的檢察官撤離了所有對楊先生的指控。其實這案件沒有停止而是檢察官再次起訴將原來企圖拐騙未成年少女加重到引誘未成年女孩,楊友彪在12月27日過再度進了監獄。
     因爲聽到楊友彪太太在電話里的無奈,我決定12月29日上午開車到楊友彪Medina的外賣餐廳,會見了楊友彪太太李賽梅和他們的二個孩子楊虹龍和楊若寒,在那里我和楊友彪的太太李賽梅談了近二個小時。歲末當下,再過2天就是新的一年, 楊太太坐在我的邊上吿訴我她偷渡客的命運:我在家里是老大,還有一個妹妹二個弟弟,我們現在都在美國,但只有一個弟弟有身份,家里窮,我中學還沒有畢業,就要養家餬口,我是在2000年先到了緬甸隨後去了泰國印尼等國,那時美國進不來,我去了加拿大,最後是從加拿大乘坐小汽艇船到美國,當時小汽艇上還有六人與我一起偷渡來美國的,一到美國我們坐上大BUS到了紐約,我在紐約幾年後,因爲我的親戚在Bedford開小餐廳,我們2007年來到俄州克里夫蘭,因爲Bedford學區不如Medina,2011年,爲了孩子的敎育我們搬到這里。我們是草根是社會最最低層的人,我們沒有任何要求,只要求太平生活,吃飽飯能讓兒女不要像我們一樣,能受敎育。我們到美國10多年都沒有身份,我先生的爺爺奶奶還有我的父親過世,我們都不敢回家與他們最後道別,我們多么不孝,我們到美國是到了天堂還是進了地獄……李賽梅一口氣説了憋了10多年的心里話。
     我説:美國旣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獄, 在您們還沒有來的時候,心里想着外面的世界一定精採,外面的世界對您們太誘惑,要不您一家四個兄弟姐妹都到了美國,您們願意化20萬美元到美國,化這么多錢値得嗎? 李賽梅説:我們一輩子在中國都不可能掙這么多錢,在美國我們四個兄弟姐妹五年就可以還清,這也是沒有一個偷渡客來了美國往回跑的原因,除非是被抓遣送回家。我説:而偷渡客費用從1982年1萬5到2012年漲到7萬美金,不過還是有人要來。福州人的堅忍和犧牲,冒險和奮鬥,爲了尋求更好的生活而漂洋過海,在美國血與淚的打拼,値得這么做嗎?李賽梅眼睛里閃着淚花聽我説着,我無法體會那一個瞬間李賽梅是在想她國內的父老鄉親還是在想她監獄的丈夫。爲了讓李賽梅穩定一下情緒,同時也給她一點安慰,那天我帶着她的兒女去Media監獄,也許運氣好,碰到慈悲人讓楊有彪看一下的孩子!
     我帶着楊友彪李賽梅的一對兒女到了Media監獄,警察説要見犯人是要預約並有犯人寫上你的名字時間你才可以來,我説了楊友彪一句英文都聽不懂他如何知道這個規定。警察想了想説打電話請示,也許是新年來臨,也許是警察領導慈悲,他們同意讓我們三人見楊友彪了,孩子們説可以見爸爸了,他們是又高興又害怕,當我看到楊友彪穿着緑色囚衣,孩子們小手拍打着玻璃叫爸爸的時候,我和楊友彪同時拿起了電話開始對話:案子不是瞭解了嗎,爲什麼又把我抓進來了,現在我的罪又更加嚴重,他們要我10萬美金才能保赦,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哪里有這么多錢啊!我要他冷靜,希望我能幫忙您,星期一早上我會到監獄來。孩子們拉着我的衣服説:爸爸能不能和我們一起回家,楊友彪眼圈紅了,他先挂上電話低着頭警察帶他走了,我和他的一對不高興的兒女也跟着警察離開了探監室。
     2012年最後一天,楊友彪、律師蔣磊、克里夫蘭慈濟負責人莫師姐我們一起在法庭上,楊友彪的保赦金從10萬美元降到1萬五千,最後付了5000保赦了楊有彪,楊友彪的太太説了:明天元月一日是我先生生日,感謝他沒有在監獄里迎接2013年,她眞誠地感謝莫師姐和我對他們一家人的幫忙與關心。楊友彪從監獄出來直奔餐廳,在餐廳他爲我和莫師姐做了米飯,而我們在他的餐廳爲他唱起了生日祝福歌。
     這次我爲楊友彪找了陳英麗律師,陳律師表示她的合作夥伴Constant Prassions先生原來是一個法官,他對此案很有經驗。在1月18日楊再次上法庭,控方控吿楊友彪共有八條罪狀。在2月4日下午,楊友彪的會計師Kitty Lee 和我冒雪開車到Youngtown去會見陳英麗律師和她的辯護律師Constant Prassions先生。陳英麗和做她夥伴辯護律師Constant Prassions先生十分有信心地説:雖然這個案件現在列了8條罪狀,但沒有足夠證據,他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他們對楊先生的遭遇深表同情。楊先生的會計師Kitty Lee也表示他和楊先生認識多年,得知他根本不會説英文,是一個地道的老實人。Kitty 表示願意上法庭爲楊先生作證。
     從1月到5月,陳英麗和她夥伴辯護律師Constant Prassions連續去了6次法庭,他們還在KANT 請了敎授Anna Schmidt 語言專家測試楊友彪先生説話功能,他們去瞭解二個女孩吿的情况以及外賣客戶等大量資料,Constant Prassions先生説我們有百分之二百的證據,證明楊先生無罪。4月Medina吿楊友彪的檢察官主動取消這個案件,就Constant Prassions先生説在美國刑事案主動取消是不常見的。Constant Prassions感謝Kitty Lee提供的信息以及感謝所有關心楊友彪的華人朋友。有人説美國最大的誘惑是給所有的人平等的機會。其實這不是眞實的!在異國他鄉,人與人不可能站在同一道跑線上。因爲各自起點不同,即使同路偷渡客,最後命運也不同,福州人他們吃苦勤勞,他們爲了讓自己讓後代過上好日子,闖蕩世界漂洋越海, 他們沒有條件逃避苦境,您們沒有時間痛苦呻吟,來到美國品嚐人生的甜酸苦辣,同時他們還用的是一種能讓中國其他地方的人大爲感嘆和折服的“大家庭意識”,幫助新來的老鄉鋪平道路成立生意,而他們成功後又去幫助更新來的人,就是因爲您們,連美國著名的HOMETOWN BUFFET被您們“全軍覆沒”,您們從國外向大陸寄回的外匯創下了中國之最。可以説在美國的福州人寫下了百年華人移民史。雖然您們中間有的人第一步跨入美國不合法,但憑體力、毅力和對生活的渴望,在美國這片土地上辛勤耕耘,一步一步從非法走到合法。 楊友彪2000年非法來到美國,2012年,楊友彪因去送一個外賣,被送進了監獄! 如果法庭判他有罪,他就一定會被驅逐出境,這樣他多年闖蕩美國,用辛勤和汗水編制的“美國夢”,也許變成一場噩夢。現在楊友彪自由了,他由衷地感謝關懷他的華人。坐在一邊的楊太太又吿訴我們大家最近她的堂妹在密西西比跳河自殺的悲慘事:現年33歲的李秋欽女士,2001年合法到了美國,當時就和一位開餐廳的老鄉結婚,現有二個女兒,剛嫁這位先生,他先生開的餐廳營業額只有1萬,李女士吃苦耐勞,一直在餐廳廚房做最重的活,幫忙先生一起從1萬營業額增到5萬,還幫忙還清先生家里的30萬美金的賭債。就在她可以拿緑卡的前夕,由於婆婆給她一記耳光,是想不開還是她心里這么多年被壓抑,才33歲,留下這么二個可愛女兒,楊太太眼睛閃着淚花,這么年輕,跳河一周再屍體在飄在水面。吿別她的追思會上她躺在棺材了人型變得可怕,多么慘。

33歲自殺者楊友彪太太堂妹李秋欽女士

   福州人我很想解讀您們,爲了更好的生活您們漂洋過海所付出的代價,開始思考爲什么他們爲了自己和家庭的未來而鋌而走險的行動常常大大超越常人能夠承受的底線。誰能夠理解您們?。福州人闖蕩美國雖然不到50年,但和美國只有200多年的歷史相比,我不敢再往下想楊太太堂妹的遭遇,我希望看到楊友彪和您們一家人就像您們爲我們煮的“和平湯”期待平安生活。

 
有關鏈接
關注楊友彪案件
楊友彪案件近况
同胞施援保出獄 團聚家中迎新年
若美國是一個眞的法制國家,楊案如何了結?
福州人,你的罪在哪里?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