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克城消息

   
 

福州人,你的罪在哪里?

文/圖 浦瑛
 

    11月6日,有一位克城(愛克隆)的福州同胞來找我,説他自己出了事,希望伊利華報能幫忙他。他叫楊友彪,2000年非法來到美國,2003年從紐約來到克里夫蘭打工,之後遇到了一位勤勞的福建老鄉結婚成家,家中現已有一個7歲的男孩和一個5歲女孩。早在2008年因爲太太家人的退休倆人就開始經營一家在克里夫蘭附近Bedford的小餐廳。2011年10月他們又在愛克隆附近的Medina市中心購買了一家外賣餐廳Asian Grill,夫婦兩吃苦耐勞,一家人雖然起早貪黑但日子過得還算平安無事。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2012年9月30日下午3點發生的一件意外事,使得這家平靜的小店失去了往日的安寧:楊友彪先生因爲去送一個外賣,被送進了監獄!楊先生對我説了事情發生的經過:
     2012年9月30日下午3點,他接到電話去送外賣,因爲那個訂外賣的客人所居住的社區是個新區,GPS也找不到他要送外賣的地址,他就駕車在這個社區里轉來轉去,當他看到有倆位10多歲女孩在社區玩,他將車靠在路邊,搖下窗對這倆個女孩叫: Hello,倆個女孩一看一個陌生人叫,連一句話都沒有説就跑了,當時楊友彪也沒有把這當一回事,就又繼續開車找他的外賣客戶,他開車兜了幾圈還是沒有找到他的外賣客戶家。當他在社區看到一位白人居民在自家門口洗車,他馬上下車跑過去問,因爲楊友彪不會英語,他便將他的電話遞給那位白人,並用手指着外賣單上的電話希望那位白人幫助他訂購外賣者通電話,以便找到地址。最後在白人居民的指點下,楊友彪找終于到了他的外賣客人家,送完了他的外賣。
       當他送完外賣看到路邊有人扔了一台洗衣機,好心的楊友彪想起他有一位常常幫忙他的朋友家中沒有洗衣機,他便打通他太太的電話説這里有一台還很新的洗衣機,要不要拿回來,太太説他送一個外賣這么久了,讓他先回家等她看後再決定。楊友彪剛離開社區就被兩輛警車攔住,因爲他不會講英文,他將他的電話給警察,讓他的朋友當翻譯,因爲那位朋友講的英文警察聽不懂,楊友彪就讓他在紐約的表哥當翻譯,警察説倆個女孩的家長報了警,説他要讓倆個女孩上車,他當時被問得莫明其妙,也許是他對英語的遲鈍或者是見到警察的緊張更加重了警察的疑心,當搜查的警察發現他的車箱里裝有兩個大的垃圾袋和膠布,二話不説就把他帶到警察局去了。而這兩個垃圾袋是前幾天他在百佳超市購物,因爲下雨他用垃圾袋套上防潮濕,但膠布是什麼時候放在車上他也實在不記得了。他從3點離開他的餐廳去送外賣,之後就一直被關押在警局里。晩上8點後,警察問他要不要律師,他説要,當他一説要律師他就被送進監獄里了,他被控吿刑事犯,罪名是“企圖拐騙未成年少女”。(The charge is "Criminal child enticement." It's 1st degree of misdemeanor which has 6 month jail time and fine. Moreover, if he is convicted, he will be labeled as a sex offender and be subject to various regulations and restrictions.)如果法庭判他有罪,他就一定會被驅逐出境,這樣他多年闖蕩美國,用辛勤和汗水編制的“美國夢”,他們的生意和家庭的未來都將變成一場噩夢。現在法庭已經定于12月6日開刑事庭審判此案,但楊先生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錯在哪里,到底犯了哪一條“罪”。
      我聽完楊友彪講述事情的經過,直覺上我相信他的誠實和認可他所講述事情經過的邏輯性,因爲聽認識他的人説他是個非常老實本分的人,但我卻眞的不知道如何去安慰他:12月6日他要上庭,他的命運將會如何?他錯在哪里他自己都不明白,但我企盼堪稱公正的美國司法絶對不可以因爲他是福州人(福建人)就不給與他申辯的機會而使用一種帶有成見和歧視的思維方式來判斷此案並定罪。看着他離去的背影我的心忐忑不安,我對楊友彪説過兩天我會去你的餐廳看看,據説當地英文媒體報道此事後,楊友彪外賣店的生意受到很大影響。所以這可能是此時我唯一能夠給與他的一點安慰。
     我創辦伊利華報十年,認識了許多福建人,根據美國福建同鄉會的估算,僅在紐約的福建人就已達到五十萬人。他們是紐約華埠的新崛起者,福州人社區已蔚爲大觀,在東百老匯,在法拉盛,在布魯克林八大道,福州話通行數十條街,各種産業店鋪交織,熱鬧非凡。雖然俄州不如紐約等大城市,但福建人的自助餐廳也是一家比一家開得氣派,他們通常都是從小型的外賣店開始做起,逐漸做到大型自助餐廳,連著名美國的HOMETOWN BUFFET也幾乎因爲華人自助餐的興起而 “全軍覆沒”。福建人吃苦勤勞,他們爲了讓自己讓後代過上好日子,闖蕩世界漂洋越海,用的是一種能讓中國其他地方的人大爲感嘆和折服的“大家庭意識”,過來的人解囊幫助新來的老鄉鋪平道路成立生意,而他們成功後又去幫助更新來的人,這樣就造成了家族親戚老鄉朋友連帶的大批的人口遷徙,當然在他們當中不乏熠熠生輝的成功者,但在他們成功背後飽含辛酸眼淚與恐懼又有多少人知道?而今天的中國福建長樂、連江,幾乎每一個村子都有上百人在海外,很多村莊已整村遷移,空蕩蕩只剩下老人。他們從國外向大陸寄回的外匯創下了中國之最。可以説在美國的福建人寫下了百年華人移民史的一個大史記。
     記得我1991年9月剛來到美國愛克隆陪讀先生,認識了第一位福建人小周,當時感覺他雖然文化程度不高,但聰明勤快,也極爲富有冒險精神:他説他那時是先到泰國中轉再尋找機會到美洲,因爲當時出不來想盡各種辦法,他就開始吃藥準備用當男妓的辦法混出來,但後來他輾轉丹麥再進美國,終于他成功了!當時我沒法理解他們的荒蠻的犧牲和堅忍,用這樣的方式冒險闖蕩美國値得嗎?但漸漸地通過認識更多的福建朋友,聽他們講述自己與衆不同的來美經歷和奮鬥的艱辛,我開始理解他們爲了更好的生活而漂洋過海所付出的代價,開始思考爲什么他們爲了自己和家庭的未來而鋌而走險的行動常常大大超越常人能夠承受的底線。誰能夠理解他們?又有誰曾經想過如果自己處在如此困境是否能有更高明的辦法脫身?雖然很多數福建人第一步跨入美國是不合法,但有許多人憑體力、毅力和對生活的渴望,在美國這片土地上辛勤耕耘,一步一步從非法走到合法。一晃20多年過去了,可我現在還記憶猶新的是當時我打工的餐廳有一位來自台灣並經營了很久的餐廳老闆説的一句話:未來美國的中國餐廳是福建人的天下。
     福建人闖蕩美國雖然不到50年,但和美國國家自己畢竟只有200多年的歷史相比,50年已經足夠使得這一不可忽視的群體在美國這片陌生的土地上刻上深深的一筆。
    通過報道楊友彪先生的事件,除了表達對同胞的關切和心中的不平也促使我思考怎樣才能從根本上避免這類事件的發生,俗話説“身正不怕影子斜”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守紀律不違法,自身一定要有一個符合法律和社會共同標準的行爲準則。此外我認爲還有這樣幾個重要問題値得大家重視:
    1,我們的同胞旣然來到美國,就應該儘快融入這個社會:儘可能掌握最基本的語言技能,這是使自己獲得生存的一個基本技能也是保護自己的武器。設想如果楊先生當時能夠使用英語與遇到的人以及警察溝通和解釋清楚,或許不會遇到如此大的麻煩。
    2,培養法律意識,我們需要掌握或者知道一些必要和最基本的法律常識,旣要能分辨一件事的合法或者非法,還要懂得合法與合理之間的區別與同異,區分人情與法律之間的關係,更要知道自己的權利和執法警察的權限,這樣遇事時就可以從容應對和保護自己。
    3,儘量瞭解美國人的生活習慣和價値觀,知道他們的風俗和忌諱,認清自己的生活習慣和文化背景、傳統觀念及宗敎信仰與當地人的區別,避免不必要的文化衝突或出于好心卻做出容易被別人誤解甚至違法的事情。
    4,使用高技術手段提供法律證據,例如使用行車記録儀録下外出過程的每一時刻和使用監控録像記録自己的家居和餐館生意場所,遇有突發事件的關鍵時則可以證明自己的清白或向警察當局提供不法份子的特徵爲破案提供重要線索。
    有關楊友彪先生事件的發展,伊利華報還會有進一步的追踪報道,同時我們希望華報的讀者以及熟悉法律的朋友來信發表您對此事的見解和如果您遇到這種事將會如何保護自己和應對當時的局面,或者您處理這種事件可以根據哪些法律依據等等,歡迎大家積極參加我們的討論。



圖片説明:
11月6日,第一次採訪時,楊友彪先生在回憶並描畫他那天去送餐看見這二個小女孩時的情景

標題圖片:
11月8日,我在他的餐廳再次見了楊友彪先生,我還見了他的太太和孩子,我看着楊友彪在炒菜,太太在收銀,倆個兒女在小小店堂里玩耍,眼前楊友彪一家人讓我感受福州人的血與淚的打拼,福州人開的餐館在全美國遍地開花,不久一定超過麥當勞的數字,福州人爲美國的中餐作出了貢獻,就在那一個瞬間,我想起幾天前我在克里夫蘭惠食佳看到現在來美國的留學生,人還沒到餐廳,就滿桌菜肴,吃上幾口就浪費全桌。未來的這批留學生將在美國有如何命運。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