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克城消息

   
 

昨日跟隨家人移民美國 今天艱苦打拼面向未來(1)

介紹 John Tang律師


 

    在KENT 大學聽完John Tang 主講到中國去發展演講完後,華報邀請John Tang 徐佳佳律師和當天參加講座的國際運輸公司KIM和她的夥伴一起在Li Asian Cuisine 吃飯,Jason Sun爲我們準備了豐富的佳肴   文:浦瑛

 

    每個人都抱着自己的夢想和追求來到美國,但很快就在理想和現實之間重新做出抉擇。而第一代來美國創業的人幾乎很少爲自我想,絶大多數想的是:我們是第一代來異國他鄉,我們是打拼的一代人,我們要讓我們的下一代不再和我們一樣。無論你是來留學或者是移民,爲了生存爲了畢業後能夠找到工作,能繼續留在美國,有人不得不轉行比如搞文學的去學護士還有去學美國社會需要的職業:計算機,會計、電子工程、化學工程、材料工程、機械工程等等。我在美國二十多年,看到華人在美國從事的職業主要有兩大類:一是高科技硏究或操作人員,二是餐飲、洗衣等服務行業。華人在政治領域,藝術和文學界更是寥寥無幾。我們踏上美國土地時的幻想憧憬和雄心壯志代替了內心深處失去親情友情和遠離祖國家鄉的失落,隨着時間的推移,這些心靈與情感上的痛苦和其它美好的回憶都讓我們一起存放在記憶的角落。
    今天我要給您介紹的這二位年輕人都是出生在中國,雖然各自有不同的家庭背景,但他們的父母親都是第一代來美國創業,他們目睹自己親人的勤奮刻苦,他們走自己的路,他們有共同點:眞誠孝順,敢於探索,他們今天的選擇就是想證明他們自己的能力。

 

    記得在去年,我接到一通電話,他説他叫John 是華人律師,他的辦公室在愛克隆,他家住Twinsburg,他説他每天回家都經過伊利華報報社。他還説他是九歲到美國的,我説他的中文説得很好,因爲在聊天過程中我感到他中文講得十分有深度,不像是這么小就來美國的,他説他1990年來美國的時候,他的媽媽已經把他的小學及中學的語文和數學課本都帶到了美國。這是我第一次在電話里認識了John,他的中文名字叫唐永昶,他在愛克隆BMD律師事務所工作,今年四月他與他公司一起合夥在上海設立了律師事務所(John is the Managing Partner for the Firm’s office in Shanghai China.),他又開始在中國上海創業,上海是John的家鄉,他深情地説,因爲他的奶奶年齡大了,這樣他能常常看望他的奶奶。
   John對我説了他來美國的故事,1985年John 的父親唐德宏先生離開上海瑞金醫院,當時父親是外科手術醫生,而到美國克里夫蘭醫院是來做硏究。1990年,九歲的John 和媽媽一起來到美國,那時爸爸已經轉到了密西根醫院,而媽媽離開上海的時候是徐匯區宛平醫院的一名婦産科醫生,到美國後就一直在家相夫敎子,在幼小的John記憶里,他始終感到父母勤勞和辛苦。

我好奇的問,John 您的父母親在中國上海都是醫生,爲什么要來美國? John説了他的爺爺奶奶早期到英國留學,後來轉到美國密西根留學,爺爺畢業後就回中國,一直留在中國搞建設,當年他父親來美國是因爲他爺爺的朋友在美國邀請父親來美的。

   John是獨生子,他説他很幸運有一對十分開明的父母親(不是中國的虎媽虎爸),在他的記憶里父母親提供一切機會讓他交朋友,他還記得父母親再忙,還常帶他去他父親醫生朋友家,因爲那家人也有一個和他同年齡的小朋友,他們倆在一起就是下棋做數學比賽,在競賽中他們的中文提高很快,他説那時候媽媽都給他做中文數學應用題,如果沒有中文基礎,那會連題目都看不懂,總之他的父母親是想盡辦法培養他學習中文。
     John雖然在家是個獨生子,但父母親不寵愛他,他高中畢業考大學,雖然被入選Princeton大學,但學費不便宜,如果他去University of Michigan 學費就低,加上他家又住在學校里,當時John 對他的父母親説:他同意去University of Michigan,但有一個要求不住家,父母親同意,但要他自己負責住宿費用,John 高興地接受了。
    當時他在學校最多每周做20個小時工,他就利用他所有的其他假期找工作做;他説他一個暑假打三份工:早上5:30到Burger King 去開門做到下午12:30,馬上去學校幫忙敎授硏究學術,晩上做助敎看作業,他到University of Michigan,他選擇學醫,因爲父母親都是醫生,可是沒有想到學了二年,他對醫學一點沒有興趣,好在父母十分開通,同意選其他專業,他選讀法律。大學畢業,他就拿到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 School全額奬學金,他從密西根又回到他父親當年來美國的第一站克里夫蘭。John説了一句靑年人的心里話:我們在年輕的時候,就不愛聽父母的話,其實父母講的話句句都對,那時就是聽不進,這就是所謂的逆反心理吧!


    John 在凱斯大學拿了律師碩士學業,畢業後就在AKRON BMD律師事務所找到工作,一晃工作也有6年多,他説他是一個很幸運的人,去年他和他的律師樓老闆一起坐飛機去中國的路上,老闆問他今後的打算:他建議去中國開律師樓前途無量,他的老闆也是一個開明人。John跟隨Akron 市長去中國後(AKRON 是世界橡膠最大産地,它們和中國有着密切來往),John 認爲律師樓在這時候開在中國優勢在: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到美國投資需要合法的保護,他因爲中文看説都好,另外他在美國工作的律師樓在當地有一定的影響力,兩邊他都可以服務他的客戶。因爲保護他人的財産利益是做律師的責任。
    John 現在到美國來是來做客和出差,在我眼前的John 有熱情有激情,他讓我想起我當年從中國來美國時的情景,滿懷憧憬迎接挑戰,而我們不同的是我們來美國是一無所有,沒有學歷沒有美國文化,而今天的John 他在美國20多年,他通過學習,拿到他美國Ohio Bar (2007) .Washington DC Bar (2009) .Solicitor of England and Wales (2011). U.S. District Court, Northern District of Ohio .American Bar Association .Ohio State Bar Association. Akron Bar Association,他帶着他的知識和智慧回到他的熟悉的出生地,去創一片新天地,這里我預祝John 一路順風。
   如果您有問題要找John 聯繫地址jtang@bmdllc.com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