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克城消息

   
 

伊利華報喜迎新年 滿懷希望面向未來

在浦英家喝酒  

張小倫
 
張小倫和太太
 

    飲酒有二,一曰酒量,一曰酒品。在下只是比較愛喝酒,但酒量和酒品都欠佳。有人問葉聖陶先生保持健康長壽的訣竅,葉笑答“每餐飲酒些許”。那么這“些許”究竟是多少呢?是白酒還是洋酒?看國內的菜譜也是如此,“精鹽少許”“醬油少許”,對初學者而言,這個“少許”“些許”沒有考證,很難掌握,但是在廚師眼里這並不是什么問題。葉先生“飲酒些許”的養生之道對於有喝酒學養的學者,是不難理解的。在下的體會,葉先生的意思是每餐飲酒比每餐不飲酒好,但以喝到微醺爲宜。喝多了就不養生了,茅台現在賊貴賊貴,漲到三百美刀以上,克利夫蘭還沒處賣了。若每頓都喝,一瓶分三、五頓喝,太太願意嗎?即便太太願意,自己有這個實力嗎?所以喝酒的學養,就是酒品。酒量還是其次,並非能喝多少就喝多少。杜子美詩曰“耽酒須微祿。”有點道理,沒錢喝什么酒?我年輕時候有段時間在新疆打土坯,是在下的人生低谷,難得有幾個小錢,買一塑料桶苞谷酒,倒在一大碗里,和朋友們一人一口轉着喝,也沒有菜,從中午喝到黃昏,就去起泥脫坯,完了就倒頭睡去,並不在乎“明朝酒醒何處?”(蘇軾)。


  醉酒分文醉與武醉,武醉喝了酒拍桌子吵架,酒品就等而下之;喝醉了不言語光流淚或唱歌的,叫做文醉,酒品中平。蓋因醉酒者,本來開心的更開心,不高興的更不開心也。在下醉了是文醉,只不停唱歌,也不管人家愛聽不愛聽,自娛自樂。像李白那樣喝點酒就能謅出幾篇千古絶唱的,自然是上品。
  西元二千零一十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在克里夫蘭浦英府上,和一加拿大來的客人就從當晩直唱到第二天早晨五點。那天的元旦四五十人的大派對,非常値得碼一篇文章。單是那個菜肴之豐富,大小拼盤,甜點水果,五花八門,看了就讓人胃口大開。老中喝酒要吃菜的,李白《行路難》里説的 “金樽清酒”和“玉盤珍饈”基本就是浦英家的事。老中開派對最實誠,請人吃飯一定管飽的。去老美家派對,記得先在家吃點兒,呵呵。我佩服浦英,就在她文武雙全,不但報紙做得好,還燒得一手好菜,她要是開飯店也一定火爆。就一個水果拼盤都能弄出龍鳳造型,看着都捨不得下手。


    喝了酒,酒友的心與心靠得特別近,沒有了拘束,酒後吐眞言,很釋放。所以我愛喝酒的感覺。浦英家的巴櫃里有滿滿一櫃子的酒,“問君能有幾多酒?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我一眼看上了Gold Taquila, 調酒師是浦英的千金,幾年前還是個不起眼的小不點,咦?怎么一眨眼也就變成Super model級的美人了呢?她熟練地調着酒,賣糕的!“……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爲絢兮,”酒吧里播放着輕音樂,客人們談笑着,加了碎冰的墨西哥美酒順着喉嚨涼涼的滑進肚里,又暖暖地徐徐化開,哇,和諧社會在哪里?就在浦英的家里耶。眞正是“呦呦鹿鳴,食野之蘋。我有嘉賓,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筐是將。人之好我,示我周行。”(詩經)眞的很受用!


   十年前浦英剛辦報紙時,誰能想到會有今天的成就!在她前面,大克里夫蘭先後兩份中文報紙都辦着辦着就辦沒了。奈何此時正値因特網橫空出世,電子媒體所向披靡,美國主流報刋在金融危機和因特網的雙重夾擊下,正在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機,十年里有800家報刋永遠吿別了歷史舞臺,連150年的知名報紙丹佛的《洛基山新聞》都宣佈倒閉。你一個即無政治背景,又無雄厚實力的Lady,卻敢於頂風作案做紙媒?那時我估計最多撑兩年,等浦英熱情消退,也就偃旗息鼓了。
可是浦英做到了。奇迹啊。十年里,伊利華報凝聚了克里夫蘭的各種背景的華人,包括前輩華僑、新一代移民、大陸的、台灣的、留學生、信佛的、信基督的……服務的人群居然從克里夫蘭拓展到全俄亥俄,甚至臨近數州的、像匹兹堡那樣的大城市中。沒有背景的伊利華報能凝聚各種背景的華人,正是因爲伊利華報沒有背景。浦英歪打正着。浦英的靠山乃是當地的華人。我覺得這是浦英的最大財富,也是成功的根基。縱觀美國的中文媒體,沒有背景的一個也莫有!那是做不長的,甘蔗哪有兩頭甜,你會忽悠不如人家會看嘛。


  浦英跑新聞一年的Mileage比realtor還猛。Realtor跑來跑去總是只在local,浦英撈新聞撈到克倫巴斯、辛辛那地,甚至匹兹堡,輪胎都爆掉老多了。
   十年來,伊利華報,在所有的華人族群里,不論是文化團體、商業、敎育等等組織里,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漸漸地,就成了--借用電影《地道戰》里的一句著名台詞:“不瞞你説,咱們是自己人哪。”---大家把伊利華報看成自己人了,有誰會把The Plain Dealer當成自家人么?暫時還不會吧,自作多情吶。這個在社會學上叫“認同感”。這個珍貴的認同感呢,就是浦英的成功。是浦英的實幹和辛勞,熱情和眞誠,贏得了所有華人的信任。另外浦英跑新聞一年的Mileage比realtor還猛。Realtor跑來跑去總是只在local,浦英撈新聞撈到克倫巴斯、辛辛那地,甚至匹兹堡,輪胎都爆掉老多了。浦英是華人團體的自家巧媳婦。
   一加拿大請來的哥們能唱也能喝,估計酒量比我大。他天生一副好嗓子,灌CD絶對沒問題。他從加拿大拉來的Roland、Yamaha keyboard 、Receiver和我的手風琴,珠聯合璧遇到知音了。加上浦英的熱情招待和美酒,把晩會氣氛High到一百度。不知不覺的就到五點鐘。
“一條大河波浪寬,端起這杯咱就干?
萬水千山總是情,少幹一杯行不行?”
“酒壯英雄膽,不服老婆管!
來時老婆有交待,少喝酒來多吃菜。”
“激動的心,顫抖的手,我給領導到杯酒,領導不喝嫌我醜。
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舉杯問美女,我該喝多少?”
“男人不喝酒,枉在世上走。
危難之處顯身手,兄弟替哥喝杯酒。”
“喝酒不和白,感情上不來。
只要感情有,喝啥都是酒。”
   嗓門都要高八度,派對人多聲音嘈雜,輕了就被和諧了。那天高興,喝的有點高了。 很盡興,再喝就回不去了。加拿大那哥們肯定是回不去啦。這哥們有意思,也不擺譜,讓喝就喝,讓唱就唱。哈哈。
   恭祝大家在龍年里事業輝煌,一切順利,新年快樂!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