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克城消息

   
 

感恩節的感人故事:爱的見証4

-爲愛痴狂

石 韞
 

 初識小波和JAY,是在今年夏日,悶熱的上海,亦是在那時,我聽到了她和JACK的故事。心中時常暗忖:此情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聞。
很多人説小波和JACK的愛情是存在于現實生活中的美好童話,在我看來,或許用“奇迹”來形容才更爲確切吧。在這個光怪陸離、物欲橫流的世界,我甚至無法保證有多少人會發自內心地相信它。
然而,它眞的存在,由小波和JACK傾入心血創造的奇迹,實實在在地發生過。
  我親眼所見小波失去這份心血後的崩潰。彼時,JACK已離開她兩年多,可她的生活里依然全部是JACK。她談論他,思念他,呼喚他,她因他的有趣往事而大笑,又因他驟然的去世而哭泣;她自責內疚,她否認過去,她懷疑一切,她不停地傷害自己……她病了,染上了一種名叫“JACK”的病毒,且病入膏肓,無藥可救。
  同時,我還親眼所見了小波的“萬能先生”JAY(JAY是小波的男友、知己、心理治療師、秘書、保姆……他基本上可以立刻變身爲小波所需要的一切角色,故我給他取了外號——“萬能先生”),他總是默默地獃在小波身邊,小波笑了,他便跟着開心;小波抽泣,他便緊緊握住她的雙手;小波痛哭,他便輕撫她的背脊,爲她遞上紙巾……他常常感謝JACK,他説如若沒有JACK,就不會有如此完美的小波;如果不是JACK,小波又或許不會再次接受一個美國人……他竟有千千萬萬個感謝JACK的理由,在小波每分每秒提起JACK千千萬萬遍的狀况下。JAY還有一張隨時更新的列表,里面寫滿了他愛小波的理由,我想綜其所述,其實就是一句話吧——因爲愛情。
  還有把一切交給小波,於是生死度外的JACK。在小波的描述中,我對一件事十分地印象深刻:其實在醫生爲JACK做腸鏡時,他就感到痛苦難忍,然而一心想讓JACK快點兒擺脫病痛的小波卻希望他能夠儘快手術。因爲在這個世界上,JACK只相信上帝和小波,所以他還是義無反顧地上了手術檯,也就至此沒有回來過……
  而我,或許是冥冥之中,就這樣被拉進了這個奇迹當中。我從上海不遠萬里來到了美國,我又見到了小波,她依然是如此清瘦,依然爲JACK死去又活來,依然沉浸在那個奇迹里無法自拔;我聽到了更多他倆的故事,我開始失眠,不知是因爲時差,還是因爲經受感染,開始懷念JACK,雖然我們素未蒙面;我又見到了“萬能先生”,我有了更多的時間去瞭解他,他依舊毫無怨言,甘之如飴地圍着小波忙碌着,“萬能”着;我去參觀了小波和JACK的家,一個被昵稱爲“白雪公主小屋”的地方,一個充滿幸福氣味的地方;我去了JACK的安眠之地,送上一小盆鮮嫩的雛菊,和他打了招呼,在內心與他談論了些許事情……慢慢地,我的生活中也開始充斥着JACK,同時充斥着一種名叫愛情的東西,它是如此濃烈,又如此哀傷。
我想很多常人都無法理解這三個人吧,或許會認爲他們是瘋子。也許吧,偶爾我也會覺得他們都是“瘋子”,爲愛痴狂的“瘋子”。這世界上不知有多少人在懷疑眞愛,在恐懼改變,在利用婚姻,殊不知,同一個空間里,還有三個可以爲愛生在一起,死在一道,爲愛包容萬物。
  愁緒滿腹,我也只能妄自揣度小波、JACK和JAY的心思,寫下幾首尙不成氣候的詩句,送給他們,並虔誠祈禱,願世間所有信仰愛情的“瘋子”們都能相依相守,幸福安康,唯有如此,才能將愛情的力量綿延傳遞,才能讓愛情的力量感化更多迷茫着的孤單靈魂。


你費盡心血讓我迷戀上幸福的滋味,
忽然間,
卻又用生死離別叫我嚐盡人世的苦澀,
你就這樣長眠地下,
于我,卻是一條寂寞的路展向人生盡頭。


殘酷的死神雖將你我天人永隔,
但請相信
我依然相伴你的左右,
化作一潭清水,化作一縷陽光,
化作一拓供你站立的塵土,
化作一朶爲你而開的鮮花,
事實上,我願化作你想要的一切。
請相信當你沉浸在悲傷中難以自拔時,
我依然會將你攬入懷中,
輕輕搖晃,接過你的憂傷,
當你哭泣時,我亦會落淚,
當你受傷時,我也感到疼痛萬分,
所以,親愛的寶貝,
請忍住決堤的淚水,
請找回暖人的微笑,
因我的靈魂從未離開,
我的眞心從未改變,
我對你的愛,
生生世世,延綿不絶……


我正愛着一個人,
用盡我的心和我的靈魂,
對我而言,人生如此,
早已足夠。
所以當你問我,
爲何不介懷?
爲何不嫉妒?
爲何能夠包容她心中那難以割捨的愛戀,
緊握住她的雙手,爲她拭去那憂傷的淚?
我不知如何回答。
我只是一個虔誠的信徒,
安靜匍匐在眞愛的腳下,
默念心中的信仰,
愛,可以改變一切。
爲你,我願千千萬萬遍。

後記:
  今天是小波和JAY的訂婚派對,近60位好友紛紛從各地趕來見證與慶祝,這樣的場面足夠給力,也足夠溫馨。
  當JAY單膝跪地問出那句“你願意嫁給我嗎”時,全場的閃光燈頓時閃爍不停,然而小波似乎想在最後關頭再考驗一下他的那位“萬能”先生,遲遲不不説出那句“我願意”,而是發表了許多感想與感謝,JAY就安靜耐心地跪着,等着,腰桿挺得筆直,堅持等到那句世上最動聽的言語,亦是最可貴的承諾。
  擁吻、歡呼,鮮花、鑽戒,美食、美酒,還有滿滿的祝福,這注定是一個妙不可言的夜晩……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