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克城消息

   
 

休斯頓之行--有喜有悲訪他鄉

我們的車被砸包也被盜
文:浦瑛

 

     11月10日,李蔚華先生一早打電話來,説他今天有事情要處理,原定安排參觀的事情要延期,他派了一位十分健談的意大利人Stephen J. Bishop來當我一天的司機,他讓我自己去看和體驗蓬勃發展的休斯頓華人社區,休斯頓的華人社區人才濟濟,近三十年來休斯頓與中國在政治、經濟、文化、科技、敎育、貿易等領域的合作和交流不斷加強,休斯頓已經成爲多元國際化的大都市。
     李蔚華先生囑咐我晩上6點到松坂日本餐廳,當晩由他的美南銀行董事長李昭寬和副總裁謝坤增先生宴請從中國天津來的國津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的李一凡副總理,天津市隆文不銹鋼製品有限公司董事長劉西品先生還有我,劉西品先生是李蔚華先生20年多年的朋友。
     我喜歡説我們時刻策劃計劃,但我們又不停的變化,最後只能自我消化。Stephen來接我就説這里的腳足按摩很好又便宜只要$20,我想一大早就去按摩?我記得在2010年休斯頓有一位名人律師張哲瑞先生做過伊利華報的廣吿,2011廣吿停了,我現在已經在休斯頓不妨打個電話到律師樓也許他們會給我們再續做廣吿。
      我到了張哲瑞的律師樓,這是休斯頓華人社區最富麗堂皇的一棟樓,整棟樓是玻璃建築十分氣派,第一層是恆豐銀行,張律師辦公樓設在第九樓。我十分高興在和張律師的市場經理也是一位十分熱情的張先生不到十分鐘就談成了一年的廣吿。我下樓對Stephen説我很想吃越南面,我們一起去了一家Pho NGON飯店,飯店是在一個很大的商業中心,十分熱鬧,又是中午,車來人往我就忽視了,我的貴重包和照相機,通訊録及一些文件放在座位底下,當我吃完面出來的時候我們的車已經被砸,包也被盜,我馬上報警,來了二位越南警察,警察看到我就問我:“到飯店之前你去過那里沒有”。我説:我去過律師樓在恆豐銀行樓上。他馬上説“你很幸運你沒有受傷”警察的推測是我被人跟踪了,他繼續説這里有五家華人銀行,從去年九月開始幾乎每天都會有大小事情發生。他一邊做記録一邊吿訴我最近發生的事情:
      有一對夫婦要去香港,夫婦倆到恆豐邊上的金城銀行去拿了5萬現金,太太先上車等先生來來車,一個歹徒打碎玻璃,用碎玻璃在那位女士臉上划了一條,搶了裝滿現金的包就跑,我請警察不要講了,我説我太大意了,李蔚華先生讓Stephen馬上把我送到旅店,我堅持要賠Stephen被砸的玻璃。

損壞的車窗修好了,終于舒了一口氣

     晩上六點在松坂日本餐廳,大家都爲我丢失包在安慰我,我十分感謝大家對我的關心我記得我説瞭:如果丢了錢,人生沒有失去什麼,如果丢了健康,人生失去了一半,但如果丢了希望那就丢了一切,我到休斯頓的當天在美南新聞大樓門口李蔚華先生已經帶給我希望。而且就在那家日本餐廳我認識一位在休斯頓開中國影視的王惠平女士。
     從松坂日本餐廳到旅店,我腦海了一直想着這位從天津來美國十多年的王惠平女士,她給我第一印象就是可親革命老幹部,我到了旅店就挂了一個電話,這通電話讓我任了一位大姐.
     王惠平給我講了一個幸福女人有三人作陪:媽媽丈夫和女兒,她的三位陪伴人都對她太好,她吿訴我她的人生伴侶:她有一位十分體貼她的先生,她先生是孔老二第77代後裔孔令民,她17歲讀大學就認識他先生,結婚生孩子到先生往生四十年倆人都沒有紅過一次臉。這實在是難得,我對王女士説一個人舌頭牙齒都要打架,二個人在一起沒有一點摩擦?王女士表示這就是他先生的爲人,從來就是讓着她,如果我有情緒,我先生會説:“現在你在不高興我不説話了,等你高興的時候我們在談”,我對王女士説這就是先生有孔子血統的遺傳。
    王女士37歲就在天津印刷學校當校長,當年先生到美國後分居六年和先生在美國團聚八年,沒有想到先生往生王惠平的精神支柱沒有了,她整日在悲痛中,她的家庭醫生只能把她的女兒叫到跟前説:這樣下去你的媽媽早晩要垮掉。女兒從醫生那里回家,看着趟在床上的媽媽就撲過去抱着媽媽説:爸爸走了不只有您一個人難過,您還有我,如果您也沒有了,留下我一人,女兒的眼淚哭醒了王老師,她不能這樣一定活着,她要振作起來要重新生活。
 

休斯頓倆位姐姐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