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克城消息

   
 

歷盡艱辛移民路 要做金龍騰空飛

      時間過的眞快,轉眼我認識ITM 集團董事長/執行總裁Mr. John J. Craciun III(約翰. J. 克勒瓊三世,又名“Jack”)已經有四年了。當初他來找我是因爲他曾經在中國創業生活整整20年,他熱愛中國文化,尤其他對中國龍有着他獨特的理解。John J. Craciun III熱情豪放,我也看到John J. Craciun III心底里對中國的熱愛。

第二排中間淺色着衣服者是Jack的爺爺

      John J. Craciun III他是一位來自羅馬尼亞出生在美國的第三代事業成功的移民。早在1896年,Jack 的爺爺約翰. J. 克勒瓊一世從羅馬尼亞移民到美國,爺爺來美國一帆風順地奮鬥創業幾十年,他爲家族在美國克里夫蘭創立了新的家園,爺爺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輩,他事業的成功更讓他回饋克里夫蘭。爺爺在克里夫蘭參與了創建人第一個羅馬尼亞正敎敎會--聖瑪利亞敎會,他是一位受大家尊敬的領袖,更是一位有眼光的商人。

        上周末8月19日,我去聖瑪利亞敎堂(St. Mary Romanian Festival)參加了第六屆羅馬尼亞文化傳統節日,傳統節隆重舉辦了三天,我在敎堂的走廊墻上看到了Jack爺爺的照片,當JACK 看到他爺爺;父親和叔叔等親人的照片多挂在墻上,Jack忽然像個小孩大哭起來,接着又有其他人走過來,指着説照片上的人説“這是我的外公這是我的爺爺……”,我被我眼前看到的一幕幕眞情感動了。這就是美國,全世界來的移民,雖然來美國的時間不同,但是是移民把它建設的這么富有。

      我和歡樂的人群一起享受傳統文化節的熱烈氣氛,我看到在克里夫蘭的羅馬尼亞社區幾乎大家都認識Jack,當日我有幸認識Jack的姑母,(照片中穿藍衣服),我們開始聊天,她吿訴我她是他們家族第六代人,她出生在美國,小時候被送回羅馬尼亞,因爲父母親不合,到讀書的年齡再回美國,我感受到所有來美國求生的移民都有相同的命運。Jack的姑母讓我想到福州人,那些在美國拼命奮鬥,因爲沒有文化,沒有法律概念,不知道如何保護自己,即使在美國奮鬥10-20年,一説被遣返就僅僅提了一個小包就被送回家,這個小包能裝進10-20年的記憶嗎?
     本報上期刋登的乾洗店小李夫婦被抓,僅僅二個星期後,小李已經被送返國回家,而太太還扣留在監獄里。8月12日Jack和我倆去了克里夫蘭電視三台,電視台的記者Dick Russ和我們坐在一起交流,我們一直希望如何爲那些已經是不合法但也來美國很久的人做點事情。Jack 首先説了他從小就看着他的爺爺父親爲來自羅馬尼亞的非法移民東奔西跑,那時來的人連飯都吃不上,也就是因爲他們的勤勞加團結,通過法律讓他們留在美國。Dick Russ表示他是美國公民,他受美國敎育還是一名記者,十多年前他母親也沒有身份,也被送回國。而移民局官員説:有身份的留下,沒有身份回家。
       那天我與Dick Russ 説:我91年隨先生來美國,先生從學生到工作到申請緑卡一步一步按照法律走。今天我們合法留在美國,我來電視台不是想説這些沒有身份人應該留在美國,這是件修改法律的大事,我只是一個小小社區報紙出版人,但任何一件事都需要有人開頭,希望能有一個聲音爲這些已經走錯一步的人,能給他們一個機會。我也舉例説了從一個偷渡人到今天成爲一個成功的企業家,他們爲中美都創造了不少財富,美國一個多元民族的國家,一個講自由人權的國家,如果對那些已經在美國10-20年的人進行敎育罰款,那么這也是一筆很大的收入,相信這也能幫助美國,因爲是那一刻看到自己的親朋好友無奈,心里眞有點暗痛。
       美國克里夫蘭是全美最多少數族裔居住的地方,我在羅馬尼亞第6屆傳統文化節上觀看着舞臺上的演員又唱又跳,我在想今天所有在現場的人都有身份嗎?我看着他們用自己的語言交流,喝着羅馬尼亞的啤酒,有一位老人走到我跟前對我説了許多我聽不懂的話,原來她是看到我手上拿的報紙,她以爲是羅馬尼亞的社區報紙,當我看到她失望離開我時,我才明白我能爲我社區提供一份屬於自己語言的報紙的重要。她我忽然想起我曾經參加過奧巴馬的競選大會,任憑人山人海歡呼聲,而我找不到那份融入的感覺,而此時此刻我雖然聽不懂他們的語言,但屬於民族的音樂和舞蹈就是世界語言,我的心和他們一樣洋溢着一份過節的喜悦。

                                             文:浦瑛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