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克城消息

   
 

書法奇趣的追求-斗方探秘

皇學藝廊 廖進財
 

     書法是我國三千多年的傳統造型藝術,也是一種極高水準的獨特抽象藝術,以毛筆書寫的特殊藝品,內涵氣質和韻致的表現,字形非具象,更具有驚奇性的技能,才能達到盡美的境界,同時在起筆、運筆中配合氣功,可兼自修及養生的益處,是最有意義的終身學習選項,至今邁入耊耄之年,仍日夜不斷地硏習,樂此不疲,學習書法能獲健康,是人生中的寶貴體驗。
     惟書道崎嶇難行,需耐心及用心去臨摹歷代書家的眞蹟,從傳統帖學的古意及碑版的尙意書風,一直到現代的創意書法,才能滿足精神上與自然的環境需求,而有探索斗方祕境的藝潮奇夢,想改變幅式的格式創作,力求突破古風制約的寫法,期能打開另類多元的風格,跨越傳統框架,在不違背基本「字義」的原則,配合藝術多變的試探,朝追求奇趣的目標邁進。
     書法的幅式,大致可概括為卷、軸、冊、片四大類約10多種。如手卷、長卷、橫披、中堂、對聯、斗方、條幅、屛條(四、六、八、十二條…等),扇面(搧扇、團扇、多角扇…等),鏡片(也叫鏡心),牌匾,冊頁,手札…等等。上述幅式,大小、豎橫都有固定的格式,我們特別提出「斗方」幅式來探索,在於配合現代的需求及重新開創多元化、藝術化、生活化的書道,讓更多人欣賞、喜歡。
要進入斗方務必瞭解書法史,古代的書法,從圖形文字、契文,楚帛書;大小篆、秦隸、正、行草書文化溝通的文字演進,是一門較深奧的書學,非短期速讀可通,需由淺入深,簡入繁,涉獵字體的演變,選擇自己的所好去勤習苦練,於學海中才不致迷航而失去學習的方向,時下光靠臨摹歷代的碑帖,而永遠走在古人的後頭,離不開前人的影子,是無法滿足現代人欣賞刺激感官的需求,因此要有驚奇的創作,就要精熟各種字體的寫法,再加技巧的變化,去求改變,達到創新斗方的作品,才是藝術潮流的新氣象。
       以熱情的養分書寫斗方,從臨摹書法、玩書法到創意斗方,這中間最大的轉折來自「興趣」與「堅持」,不斷勤練,訂定目標、展示成果,與藝友分享習書的樂趣。也因以藝會友,而啟發超越自我書法的瓶頸,走出去才會發現新大陸,嚐試各種書路才有「創新斗方」的夢想。不再迷惘,也不怕他人如何看法,而是自己如何再超越自己,勇於開創新風,自然會找到新樂園。
     其次,如何能從傳統束縛中掙脫出來,是現代書家的使命,今書道衰微的黑暗現象,反而是黎明曙光再現的良機,重新體認在當下時空的意義,在資訊化的年代,多元化已是一個必然的趨勢。在用筆、墨外在形式風格的展現上,更為寬廣而多變化,大膽獨特的新表現,同時必有古今文化做良性的融合與互動,以達到當代書法藝術的超越時空、震撼人心,刺激又富趣的藝品。
    那麼如何寫好斗方?書法作品的音樂節奏感,繪畫韻美的表現,以及如何超越形式的框框,不被古風所綁…等問題的探討,創新-就是要「變」、康有為說:「蓋天下變旣成,人心趨變,以變為主,則變者必勝,不變者必敗,而書亦其一端也。」創新需要變革,才有創意的新貌,用在今天探討問題,是非常貼切的,都是根據書風的發展規律,所進行的嚐試和探索,屬於內在機制的變化進行,選擇淘汰,抑制或助長,使它在發展過程中應變性的變異,書法藝術的困境,在於現代人審美上剎那間的感官刺激,遠勝於慢慢咀嚼和細細品味,因此必須硏究作品的形式問題,例如:低窄的現代居室,限制了高度,有必要改變幅式的尺寸,配合硏究斗方的因應,是當代創新書法的一個重要環節。
    探索斗方書藝內容的表現方式,森羅萬象不離字的範疇,皆可為創作的體材,因此隨興任意的揮灑,從古代的圖形到現今的行草,都可以為作品的內容,茲舉下列的幾個方向來說明:
     斗方幅式早有之,但非盛行,於今低窄房室空間,使它獲得了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如何寫好斗方,是我們所關注的課題。斗方的四條邊線長度基本相等,幅式均衡穩定,如寫兩個字太扁、三個字有缺角、左下角空白沒呼應、四個字田形又太獃版、寫多字一條條行距又太單調,因此要寫好斗方,必須加強空間的處理意識,注重它的形式感,是非常重要的組合變化及編排技巧,才能成為變化多端的佳作。
     觀昔書札斗方的創作,經常換行、錯落排列,使章法的變化豐富,增加可觀性。古人文豪之斗方詩稿,常用幾行小字、幾行大字、幾行疏朗或緊湊的方法來追求行間的變化視覺,讓斗方成為多變豎幅的組合,也有天地參差不齊的安排,紙上緊密,紙下留空白,任其沉浮產生虛幻自由的感覺,此為古人有意無意地注意了斗方形式感的問題。
     借鑒前人的寶貴經驗範例,將點畫的粗細長短,結體的正側大小,章法的疏密虛實,墨色的枯濕濃淡等各種對比關係注入其中,發揚光大。再如線條書寫方式的運作,甲骨文的書寫是以刀刻獸骨,表現剛強的氣勢,隸書有蠶頭燕尾的美形、草書有快劍或鐵線剛柔性的表達…等各種字型線條不同的書寫,豐富了斗方內涵。而且斗方幅式不僅適合現代居室環境、也適合現代的審美觀念,或可為今後書藝發展的風向。
    書法內在的品味,材料豐富及多樣性,不同的字體,字形有契文、金文、鳥蟲、刻符、大小篆、繆篆(摹印篆)、玉筋鐵線草篆、漢隸、八分、今草隸、草書(蒿草)、今、章、狂草、正、行書、榜、漆、瘦金書…等不勝枚舉,其風格有碑與帖體及創意書法。
     碑強調氣勢、沉雄稚拙,帖著重韻味精緻嫻雅,差別具體表現在點畫上、在結體和章法上,帖的草書文字自始自終,筆劃連綿相續的一筆書,血脈不斷氣候通其隔行,時間的流轉躍然紙上,人的感官,一觸及流動的線條,就展開順序前行,在體會長短粗細、收放開闔,輕重徐疾,提按頓挫的書寫節奏時,領略到音律的動感,書寫如舒暢音符,揮灑自在,渾然忘我的快樂心境,融入在斗方的創作,猶如加入喜悅音樂的感性之作。
     至於碑的寬博開張、正側、俯仰、疏密、虛實、墨的枯濕、濃淡互補的章法,視覺關係,是上下、左右四面發散的,屬於平面的構成,具有繪畫的特徵,錯綜交互、變幻萬千,書作中,線條有如音樂的節奏,前後連綿的展開是歷時的,如繪畫性的左右上下渾然一體章法是即時的,那麼即時的繪畫性比歷時音樂性的視覺效果更加集中、更加強烈、更加快捷。繪畫性能強化視覺效果,因此,現代書家比較重視創意作品的「畫意」,絕不是寫山像山,寫水像水,而是表現對「漢字」點、畫結構章法和墨色的處理意識,對虛實疏密、正側俯仰、輕重快慢等各種組合關心,傾心創新自我風格,越來越多新風貌出現,對現代的社會是正面多元藝術的導向。
斗方書寫字數,傾向少字發展:


一.如「神龍」作品兩個字,線條暢快地向前流去,李白詩句有『抽刀斷水,水更流』的意味,有「快馬入陣」,勢不可遏的藝術特色,簡潔、凌厲的筆勢明確可觀,比繪畫中局部的線條便可成為獨立的作品,少數字的作品接近畫意,表現更為簡鍊,更概括,它用最誇張的方式抒寫作者剎那間的心象情緒,極具強烈視覺的效果。


二.如「清風吹歌」作品,它也是點和線譜成的交響樂章,其中旣有「風趨電疾」的線又有「高山墜石」的點的節奏頓挫,點線散落開合的佈局打破規矩的組合,別有風味。


三.如「登天難」的斗方中,登字三曲、天字三曲,都是前筆有結,後筆有起,明續暗斷筋節分明,其關鍵是每一曲之間都是有重有輕,有實有虛,有脫卸之意,可見揮運時提按交作的過程,如寫得像登山的磴道那樣一級級地隔開或如不動的蚯蚓那樣軟弱地、單調地彎曲著,一味的「斷」或一味的「連」就表現不出神韻氣脈了。作品中第三個「難」字,雄強磅礡的氣勢,開闊視野,撼動人心,此作是三個字的巧妙組合,藝術創意之作,有意想不到的奇佳效果。


四.作品-「大器晩成」是文字的象形畫意之作,古「大」字如美女,踩於滑輪「器」字上溜冰的美姿,動感十足,吸睛特佳。「晩成」兩字以草書寫在左旁,增加流動的視效;右旁再加上隸書「寄情筆墨,找到生活樂趣」,是補空白,增內涵,使斗方畫面對稱,並有筆墨樂趣連貫的含意。
      書藝的斗方,是我探秘發現最有價値的園地,斗方字少,容易開發,兼具畫意,節奏美感的內涵,創新風格,融入生活,蔚起藝術新潮流,以發揚國粹,是當代藝術家所面臨推展的重大使命,精彩人生要用心態去創造,書藝風格同樣要用心去創新,不管推展成功與否,都是有意義有價値的。宋老時選先生語:『人眞正的價値,就是使人快樂!』,創新斗方書作是我們努力的目標,是否能讓世人喜悅,只要用心開創,也就不計收穫。誠摯地期待新世紀中,為中華書壇開闢出一個嶄新天地!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