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克城消息

   

在異國綻放

———兩位中國留美高中生的生活感悟
 

   (编者按)現在有越來越多來自中國的高中小留學生在美國學習和生活。因爲他們年輕,有闖勁,接受新文化和新事務的能力強,這使得他們在異國適應很快。他們一般有比較優越的家庭背景,不愁生計,加上在美國學校里老師對他們的關心和愛護,使得他們的學習生活很快就進入了正軌。尤其是目前很多學校都開設中文課,學中國文化,這種文化交流的氣氛對中國來的學習西方文化的學生提供了良好的學習環境,下面刋登的是倆位剛從中國上海來 Western Reserve Academy就讀高中的劉玥琳和李施奇,她們在美國過了第一個春節,以下請讀者一起分享她們的感悟。
     另外我們選登倆位美國“洋妞”熱愛中國文化的文章,她們是Hathaway Brown 女子中學的費艾美和可雅茁,她們用中文親筆寫下學習的感受,其筆迹純熟流暢,間架結構自然,文章一氣呵成,足以使我們很多土生的中國人感到汗顔!

 

    綴著絲質掛飾的獅子披著火焰般鮮豔的中國紅,踩破蘊含活力的聲聲鼓點,使得深藏的活力在每一個腳步著地的瞬間逬發出來。如同從陡坡上急轉急下的激流,獅子的身體流暢有力地不停扭轉,上下騰飛,時而伏地,時而躍起。獅子雙目炯然,像是飽含著一種能滲透心靈的力量,給予人勇氣、激情與震撼。然而,獅子的動作瞬間止住了,轉而向前踱步。從獅子的身後慢慢走出幾位舞者,站成了陣。於是,鼓點突然地停了,取而代之的是能夠煽動雙腳起舞的節奏感十足的流行樂。年輕的舞者們也就再也停不住他們舒展的雙臂與躍動的雙腿,在他們的舞臺上——即使沒有專業鎂光燈的注目——傳達出“街舞”這一年輕的元素所代表的——發自內心的愉悅與能夠牽動人心的熱情。人們歡呼,人們鼓掌,人們毫無顧慮地綻開笑容。
     我站在小會堂的一角,難掩心中興奮激動之感,心中同時也有一些難以置信的小小驚歎——這,就是我在美國度過的第一個春節。還記得就在春節前幾天還與媽媽通過電話,她說:“寶貝,新年快樂!”她的聲音中有因興奮而起的小小顫抖,我有些心疼——電話那頭傳來隱約的唏噓聲——我一時不知要說些什麼。很小的時候就背過王維的詩:“身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想來說得並非沒有道理。然而,在學校春節聯歡活動如火如荼進行的時候,心中哪有什麼鄉愁?或許這麼說會有些太過絕對,但當我的目光對上他們的——那些與我生活在同一校園上的同學們的,老師們的——再如何低沉的心也會被捂暖,變得輕鬆,愉快起來。
     學校裡會說中文的同學們都上臺一展才藝——唱歌,武術,贏得台下陣陣掌聲。我也與同學唱了一首容祖兒的“揮著翅膀的女孩”,其中也包含了我們對“展翅飛翔”的願望。雖說我們並不專業,但在舒展歌喉的時候,我們感覺到,“慶祝”的眞正含義正是將自己的快樂、美好的願望,用各種方式傳達到更多的人心中——無論年齡、膚色、語言,或是文化。
      說起來,我們留學生來美國學習從中學到最多的,莫過於各種不同文化融合的美感、靈感與新鮮感。而適應一種完全不同的學習氛圍、學習方法更是對於所有留學生來說的必經之路。
      還記得那節英語課,老師與我們在深秋的佈滿落葉的街道中讀著小詩漫步。站在落葉鋪成的小路上,聽著腳下葉子們的沙沙閒談,讀著描繪秋天如畫風景的一行行文字,感覺到身體就要融入腳下這褐色的土地中。即使是在四個月後,經過了漫漫嚴冬的今天,那種感覺,那種鮮草的氣息依然縈繞在我腦海之中。仿彿就在那一刻,一扇靑春的窗向我打開,窗戶那側明亮的光從開啟的窗縫之中透了進來,與一種獨特的花香一起,沁人心脾。
      習慣了在國內背誦、抄寫的我們,對於這種敎學方法受寵若驚。依稀記得在中國那些夏日雨前悶熱的下午,語文老師在講臺上喊著:“預備,起。”並在毫無活力的讀書聲中在黑板上寫下字、詞,而後一一在旁邊標上注解。是的,這就是語文課。我們只知道賣炭翁“心憂炭賤願天寒”,卻不知他被官僚壓迫凜冽寒風刮痛的心;只記得易安居士說過:“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卻不懂她與丈夫的“一種相思,兩處閒愁”;只背過“讀書百遍其意自見”,卻每次捧著書本,像個迷路的孩子,不知如何是好。中國文學本該具有的美,就這樣被老師的粉筆與斥責埋沒。一切在學校中學到的,都變成一種公式。
      一位在中國的同年級的同學寫的一句話我依然印象深刻。她寫道:“從什麼時候起,當陽光從窗戶透進屋裡,我們看到的才能不只是反射角和入射角?”
      於是,從沒見過詩篇起舞的我們,來到了美國,被文學的美所深深震撼——原來,它們如此之近。我們發現,或許這種融入生活的學習方法是眞正適合我們這些還在成長的、十四、五歲的孩子們的。學習不再是負擔,而是生活的一部分,一種享受。
      學校的課餘活動同樣讓我們受益頗多。比起中國學校單一的補課班,美國學校的社團之多、範圍之廣令其相形見絀。我在學年之初加入了模擬聯合國社團,並得到了一次參加克裡夫蘭會議的機會。在準備過程中,我不僅對我所要代表的國家進行了更深入的瞭解,更重要的是,我學會了一種——對我來說——全新的技巧——探究。雖然第一次參加會議由於緊張並沒有非常積極地參與辯論,但那是一次十分寶貴的經歷。
       很多人說,到美國生活一定是幸福的,因為有著良好的學習氛圍、豐富的課餘生活,我們得到了一個擁有快樂的機會。但生活的本質並不只是快樂,我們在選擇來美國的同時也做好了迎接挑戰、鍛煉心靈的準備。雖然看不到未來的路,但當時的我們都是勇敢、莽撞的,我們吿訴自己“不管有任何的苦難,我們都要笑著走下去,永不放棄。”現在看來這些格言確實有些造作,但心中的每一個堅定的字都陪伴我們經歷了許多風雨,踏過了頗多坎坷。幸好,我們沒有人眞正被看不到的漆黑嚇到,每個人都在生命的某個地方摸到了一隻火柴,燃起的光足夠照亮眼前的路。
       記得剛剛離家的時候,我還是個羽翼未豐滿的小雛,不怕危險地向無垠天空張開翅膀。細弱的皮膚被刮傷,一次又一次。孤單是透明的、鋒利的,沒有人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出人意料地被刮破。在那段最艱難,同時也是最珍貴的回憶中,我用憂鬱的筆墨寫下了我心中的傷痛,“我基本上用所有的時間坐在宿舍裡,寫作業或上網,做一些我最討厭的一個人做的事,聽著門外女孩子們的開懷大笑。我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如此孤單,我不懂如何讓自己變成他們的一員,更不明白與人快樂相處的技巧。有的時候我眞的很想回到中國。我還想在週末無聊的時候到老爸的書房去坐坐,然後被他一腳“踢”出門外,或者到廚房跟切蘿蔔丁的老媽說說話。寧可看著他們工作也好……起碼我知道他們是跟我活在一個世界裡的。”
      因為孤單,我們無數次哭過,可我們從來沒想到要放棄。我相信信念是旋轉羅盤上的一根指標,支撐著我們慢慢地摸索前方的路。漸漸地,我學會了調整自己的情緒,我學會了聽自己的話,我學會了吿訴自己“失望、悲傷都只是自己想像中的一種情緒,刪除這種消極情緒,換來的就是快樂和內心的平靜 ”“看看自己得到了多少,就能夠明白失去的是多麼値得”……
       也許我們留學的經歷是不平常的,也許我們吃了很多方面的苦,但我們換來的是平靜的心態,大氣與成熟。每一次失敗,都是一次經驗,都是我們人生中寶貴的回憶。小時候看電視,經常播一段廣吿詞,看得多了也就記住了,沒想到細細回味卻變成了人生的眞諦。“人生就像一場旅行,不必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風景及看風景的心情。”
      這就是我們的生活,一段艱難卻又快速的旅途。這一路上充滿坎坷、磨難,也許我們犯了某些錯誤,也許我們迷失方向,但我們樂在其中,因為我們知道每一天都在前進,走在前往靑春綻放的路上。
(劉玥琳 李施奇,
Western Reserve Academy)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