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克城消息

   

樂也融融-長青公寓老人們的生活寫眞

文:吳美川
 

好多人把「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只是近黃昏」解成「可惜的是已到了黃昏,餘輝難繼了」,這可眞的是委屈了咱們千古詩人李義山。我寧願把它解為「夕陽之所以無限好,就是它近了黃昏,才能夠發揮出來如此眩目的光與彩。」不信的話,咱們來看一看長靑公寓裡的老人們是怎麼快樂的生活著:
3/16/2011星期三下午,長靑公寓的老人們和來自Good rich Gannett Nighborhood center┘老人們舉行了一場聯歡會。這場聚會長靑公寓的經理 和社工服務人員給了非常大的助力和協調、策畫。


     笨鳥先飛的吳美川唱了一首「美酒加咖啡」,雖然唱出來的咖啡是苦的、美酒是酸的,聲音是嘶啞的,手足是無措的,卻誤打誤撞的達到娛賓的效果,大家是樂成一團,笑成一團。反正上了年紀的人,都有權利說話比大家慢一點、動作比別人鈍一點、點子比別人天眞一點。
     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第二位上場的張婉荷女士唱的是「濤聲依舊」,它喚起大家懷舊的情感,那種情感隨著娓娓的歌聲,迴蕩在大家心頭,不論聽不聽得懂華語的,都能感受到歌聲中眞摯無比的呼喚。
    程光儁的「牽手」,讓大會中這一群老人們都想到了另一半,有些傷感,卻勾引起老人們心田波浪,沒伴的想到了另一半,有伴的緊緊的牽住另一 半,是感性之歌。
      中場line dancing,由蔡烈映領跳,不管是來賓組的, 或是主人家的,都爭先恐後的加入。只見老人們瀟灑的進退挪移,輕盈的轉位補位, 每一個人都是神采奕奕,喜氣洋洋的,把歡樂感染到全場。沒有下場的人不是頓腳打拍,就是擊掌和拍,反正沒有人閒著就是,簡直是到了心連心、意同意的境界,好一場其樂融融的快樂世界。
    但,如果把鏡頭轉向門口,可以看到一位九十多歲的老人在門邊和著拍子,怡然自得的跳得比場內的人更起勁呢!
下半場的歌唱,可以說是好!好!好!連三好!!!
   充滿陽氣的「九月九的酒」,讓任學武唱起來,大家的心就有一種跟著一位山東大漢,挑著千斤重擔,千山萬水的要奔回老家喝酒去的感覺。
    秀氣的高周娟唱起「山茶花」來,確實有那股靑春的氣息,讓大家又想到年輕眞好。
    輕快的「玫瑰玫瑰我愛你」,學過聲樂的蔡烈映女士唱起來,不是一句「繞樑三日,餘意裊裊」的話就可以了得的:她的聲音到那兒,大家的嗓子就提到那兒,她的聲音居高不下的那一段兒,大家的嗓子也就提在那兒懸著,直到聲音完全消失了,大家的嗓子才得以回歸。
     壓軸大戲是由王樞群先生指揮,全體老人高聲合唱了一首「GOD Bless America][天佑美國」,這首歌,不管是北美式的英語、南美式的英語、越南式的英語還是離離落落的中國式美語,或者是丟三落四的台灣式的美語,大家都卯足了勁兒放聲高歌,激動處更尖著嗓子叫起來了,這時,無所謂唱者、聽者、舞者、圍睹者,大傢伙兒都下了海,下了這片歡樂之海。大伙兒都是參與者,都是融成同一片的歡樂者長靑的經理聽了以後,很感嘅的說:「這首天佑美國的歌,碰觸到我內心深處,讓我震驚、訝異,我不敢相信這是你們唱的。」
    之後,是用餐、交誼時間,不管膚色、髮色、音色,眼色,就這麼「懂不懂由你,說不說由我。」的交談起來,想不到這種「只在乎我所有的,不在乎我所沒有的」交談方式,竟然流暢無比,談啊談啊,談到交際舞,然後你邀我,我邀你的,很自然的,三三兩兩的跳起交際舞來了。
    舞酣耳熱之際,已經九十一歲的客人 上台致謝詞,他說:非常感謝長靑公寓的邀請,讓他有這種機會享受到這麼快樂的老人聚會,他參加過無數次的老人聚會,很少碰到能夠這麼融入的,可以這麼溫馨的聚會,這是他一輩子都忘不了的聚會。
這一天的地球轉得太快了,一下子就過了四點了,這場由長靑公寓的王樞群先生和Goodrich-- Gannett Neighborhood Center的miss Jennifer、Miss閻博「BO」聯合主持的聯歡會就在欲罷不能,卻又不罷不能的情況下,互道珍重再會了。
有人問我:長靑老人的歡樂細胞是怎樣培養出來的呢?
   我認為由於長靑老人有三開的關係:
早上開始晨運,任何人相遇,不是「早安」就是「早上好」,不是揮手就是揚臂,不但開口、動了身子,還開了心。
這是第一開、開心。
    中午的午餐時間是大家交心的時間,飯前、飯間、飯後,大家是無所不談,不想說話的人,那就做個聽眾吧!無意中可以得到意外的好消息、我們關心的消息,讓大家開眼、開耳、也開了竅。
這是第二開,開竅
    晩飯後是散心的時間:人家說「飯後百步走,活到九十九」。可我們這兒,不論是講北京話的、講廣東話的、講台山話的、講韓國話的,晩飯後的散心,可都不是百步走而已,至少都在三千步以上。一面走,一面享受晩風的拂面,更一面想到今兒晩上要到那一家唱卡拉O K,是要唱「把傷心留給自己」?還是唱「管她去愛誰」?這種散心,請問:幾家能夠?要散心得先開懷,懷不開,心如何散?
這是第三開,開懷。


   長靑老人的快樂生活除了上面說的三開之外,還有數不盡的舒心事兒:除了逢年過節有人送紅包之外,時不時的有一大堆善心人士會過來噓寒問暖,請個大餐,送些東西什麼的。我們都知道,老年人最在乎的就是「得」,常常有這些可以「得」的事,長靑老人不快樂,成嗎?還有:每星期有固定時間打打八段錦、打打太極拳、太極扇,更有的是不定時的有免費的山水畫課、電腦課、英語課可以上。
其他像打打小麻將,喝喝下午茶、擺擺龍門陣、串串門子、八卦八卦一下當年自已是如何如何的,而今又是如之何,如之何的。可以自醉,也可以醉人,可以自娛,也可以娛人。這種生活過久了,自然會有「乞丐做久了,神仙也不換」的驕傲。
所以說:長靑公寓的老人生活是:早也融融,晩也融融,來也融融,去也融融,融在其中,樂在其中。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