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克城消息

   

抗日援華七十年歷史難忘 飛虎勇士九月間首聚克城

首頁圖\文:浦瑛
 

2011年2月,家住Independence OH的Mike Engle 和他的太太Nancy Engle(圖片見本期頭版) 打電話到本報社,他們請求克里夫蘭華人社區幫忙,在9月1-4日,一起舉辦飛虎隊70周年紀念活動。Mike Engle 的父親Charles R.Engle曾經也是飛虎隊戰士。
     3月13日我來到了Mike Engle的家,瞭解他們需要什么樣的幫忙。
     Mike和Nancy 首先説了飛虎隊有每年一次家族成員紀念活動,今年將首次在克里夫蘭舉辦,今年是飛虎隊成立70周年,來自全美國的飛虎隊家族成員都會聚集在克里夫蘭,他們選擇日期爲9月1-4日,巧逢克里夫蘭有飛行表演。去年周年紀念是在賭城召開,當時還有13位健在的飛虎隊員前往參加。Mike特別提到他父親Charles R .Engle先生健在的時候每年都參加周年紀念,1993年父親74歲去世後,他還繼續參與周年紀念活動,因爲這很有意義,這也是他們爲什么要承辦這次活動的原因。

 


    Mike的父親Charles R..Engle先生19歲參加第二次世界大戰,他19-22歲參加飛虎隊,在中國三年,Mike至今還記得他父親説過:我們到了中國,老百姓説這下不怕了,有人來保護了。Charles R. Engle先生的曾祖父是1754年移民到美國濱州費城的。在Charles R. Engle先生22歲隨飛虎隊回美國,Charles R. Engle沒有再回濱州費城,他選擇了克里夫蘭,他在克里夫蘭一所高中當老師。
    不到兩個小時的交談,我認識了眞誠善良的Mike和Nancy,他們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記得本報曾經在2003年頭版頭條做了題爲“和平,全人類的追求”的報道,當時,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美國空軍博物館聯合主辦的【歷史的記憶】展覽會在Dayton OH隆重開幕,當日(2003年10月19日)我和克里夫蘭僑領嚴雲泰先生等人一起前往參加了這個活動, 展覽會上,中國政府官員趙啓正先生(現任全國政協常委外事委員會主任)還特意爲伊利華報題詞:願伊利華報作中美友好的橋樑。這個展覽讓人永遠記得:美國飛虎隊戰士爲保護中國人民做出了貢獻。


    飛虎隊這個名字在中國家喩戶曉。早在1930年飛虎隊由美國退休飛官上尉陳納德所創立。因爲當時國民政府為了建構對抗日軍的戰力積極的對外尋求人才,空軍尋求義大利與美國的協助,陳納德於1937年初到中國,以其人脈及技術獲得蔣中正及宋美齡之信任並以空軍上校的待遇僱用其擔任中華民國空軍顧問,協助發展中華民國空軍及訓練飛行員,面對日軍威脅陳納德利用中國的戰略縱深建構出一套原始的預警網防衛重慶,同時他估計只要手上有100架驅逐機以及優秀的駕駛員就可抵抗日軍空中威脅。飛虎隊英語:American Volunteer Group,簡稱AVG ),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在中華民國成立,由美國飛行人員組成的空軍部隊,在中國、緬甸等地對抗日本。

     只要説陳納德就會想到陳香梅,在陳香梅19歲那年,陳納德是美國十四航空隊,同時被人們稱爲“飛虎隊”的司令,而陳香梅剛從香港嶺南大學畢業進入中央通訊社昆明分社工作,因爲英文説得好,陳香梅被分派到一項重要的工作:採訪陳納德將軍。初次見面,陳香梅就被這位少將的風採深深吸引。兩人的相愛開始在兩年後的上海,陳香梅調入中央通訊社上海分社,此時的陳納德將軍也正好來上海組織一個航空公司,當時陳香梅心里很矛盾,她才20多歲,而陳納德已50多歲。他們結婚時,陳納德將軍54歲,陳香梅23歲。他們共度了10年的幸福生活。
     全世界只有一個陳香梅,我忽然想到瞭如果陳香梅能來克里夫蘭,能來參加70周年活動,那一定會更精彩,我撥通了在加州的藝術家中國文房四寶的第三代周愛琴的電話,問她陳香梅現在在哪里,第二天我拿到了陳香梅的電話,她希望知道她如何可以幫助我們。憶歷史,風風雨雨多少遺憾事,願未來,世世代代人間永安寧,飛虎隊是中美合作的經典。

 

2011年春节,俄州中文學校舉辦中國新年庆祝活动,家住俄州的飛虎隊老战士興高采烈地来到現場,對來訪的記者説他曾經到過中國,他是飛虎隊員中國陸軍守護着的飛虎隊戰機

 

二戰回眸:美國“飛虎隊”狠揍日本侵略者

陳納德將軍(中)和飛虎隊隊員在一起
 

飛虎隊,正式名稱爲美籍志願大隊(英文:American Volunteer Group,簡稱AVG ),又稱中國空軍美國志願援華航空隊,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在中國成立,由美國飛行人員組成的空軍部隊,在中國、緬甸等地對抗日本。
美國飛虎隊隊員
  1941年,一批作爲志願者的美國飛行員(人稱“飛虎隊”)來到中國,與中國軍民並肩作戰,抗擊日本侵略者,體現了中美兩國人民的友誼與合作精神。値此“飛虎隊”來華參戰60周年之際,刋登此文,以表達我們對陳納德將軍及其“飛虎隊”的崇敬和懷念之情。
  1990年美國進行了一次民意測驗:誰是美國人心目中二戰期間的歐洲及亞洲英雄?結果,艾森豪威爾元帥和陳納德將軍分享了這項榮譽。
上天的安排
  克萊爾-李-陳納德于1893年9月6日出生在得克薩斯州科默斯的一個農家。課餘時間,陳納德跟着父親下田耕作,並幫助繼母照顧兩個弟弟。儘管生活艱苦,但他仍舊十分樂觀。他喜歡讀書,又熱愛釣魚、打獵等戶外活動。15歲時,陳納德中學畢業。父親將身材高大的陳納德虛報爲18歲,並以不錯的成績直接考入了一所師範大學。完成3年大學學業後,陳納德應聘到一所鄉村學校當敎師。在25歲那年,陳納德已是3個孩子的父親。此時,正値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美國已對德宣戰。經過多次申請,陳納德如願以償地當上了一名飛行員。
  有人説,陳納德天生就是一名飛行員。進入航空界後,陳納德在當時還十分薄弱的飛行戰術實踐及理論上一直走在了前面。他曾與威廉·麥克唐納和約翰·威廉森組成“三人空中飛人”特技表演隊。1935年,他出版的戰術敎材《防禦性驅逐的作用》,在國際航空界引起轟動。
  1937年年初,當時正在中國中央信託公司任咨詢顧問的羅伊·霍爾布魯斯轉來了蔣介石夫人宋美齡的一封信。在信中宋美齡向陳納德發出邀請,希望他對中國空軍進行爲期3個月的考察。此行使陳納德在中國天空找到了施展才華的舞臺。
  正如陳納德將軍的夫人、著名華裔社會活動家陳香梅女士所説:“一個美國的飛行敎官,現在決定要在亞洲對日作戰,這可以説是上天的安排。”
  “美國航空志願隊”的誕生
  1937年7月初,陳納德由日本轉道抵達中國。幾天之後,發生了震驚世界的“七七事變”。中日戰爭全面爆發。


  抗戰開始的時候,中國空軍名義上有500架飛機,但實際上眞正具備空戰能力的只有91架。爲了讓裝備本來就比日軍差得多的中國陸軍不致在完全失去空中掩護的條件下作戰,時任中國航空委員會秘書長的宋美齡向陳納德提出組建一個外籍空軍兵團的想法。
  陳納德接受了宋美齡的建議,在昆明市郊組建一所航校,並以美軍標準儘快訓練出一支全新的中國空軍。一批優秀的美國空軍預備役軍官被招募到航校任敎官。
  1939年10月,在日本飛機對重慶的轟炸最瘋狂的時候,蔣介石親自召見陳納德,提出要購買美國最新式的戰鬥機,並雇用美國飛行員來華參戰。陳納德爲此專程回國,在政界、軍界進行遊説。
  雖然美國軍方一些高官對此不屑一顧,但總統顧問勞克林·柯里等有識之士對陳納德的提議給予堅決支持。特別是科科倫律師不但建議羅斯福總統批準組織空軍志願隊赴華作戰,而且在飛機、武器等方面予以協助。羅斯福總統最終批準了這項計劃。
  1941年7月10日,第一批美軍志願人員由舊金山啓程前往中國。他們的護照上,顯示着音樂家、學生、銀行家和農民等五花八門的身份。第二批人員于同年11月來華。


名垂靑史的飛虎隊
  陳納德在緬甸對這支200多人、良莠不齊的飛行隊伍進行整訓。他把自己在中國所見日本飛機的作戰特點、性能等情况吿訴隊員們,並對他們進行有針對性的飛行、作戰訓練。他還堅決淘汰一些意志不堅強、技術不過關的隊員。
  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襲珍珠港,太平洋戰爭爆發。志願隊移師中國,並在昆明建立基地。
  12月20日,10架日軍轟炸機飛臨昆明,準備進行轟炸。陳納德一聲令下,十幾架P—40型戰鬥機直冲藍天。由於是初次實戰,隊員們有些緊張。弗里茨·沃爾夫擊落兩架日機後,大駡那些軍火製造商,以爲機關槍卡殻了。着陸後才發現是子彈打光了。其餘飛行員也忘了訓練的內容,只要一發現日機就不停地掃射。這場空戰,美軍志願隊員取得了0∶9的輝煌戰果,只有一名隊員受了輕傷。第二天,日本轟炸機改攻緬甸仰光,陳納德率隊又擊落7架。


  此後,激烈的空戰在緬甸南部和泰國上空頻繁地進行。志願隊員們以5至20架可用的P—40型飛機,迎戰總數超過1000架的日本戰機。在31次空戰中,志願隊員共擊毀敵機217架,自己僅損失了14架,5名飛行員犧牲,1名被俘。
  對志願隊取得的輝煌戰績,中國軍民紛紛賦詩祝賀,讚揚他們是“飛虎隊”。
  1942年4月28日,距日本天皇的生日還有一天,飛虎隊在緬甸臘戍的上空,以0∶22令人吃驚的戰績,給天皇送上了一份“厚禮”。飛虎隊對圖謀渡過薩爾溫江的日軍進行空襲,不僅殺傷了大批的日軍,而且粉碎了日本人打算渡江進攻中國雲南的陰謀。
  美國政府出于戰略上的考慮,于1942年7月4日將飛虎隊並入美國陸軍航空隊。陳納德本人也由上尉軍銜被提陞爲臨時上校,9天後又被晉陞爲臨時準將。
開通駝峰航線
  自從1942年3月仰光淪陷直到1945年史迪威公路開通之前,中國通往外部世界的道路已基本上中斷。如何將抗戰所需的大批物資、彈藥運進中國成爲當務之急。早在1942年10月8日,陳納德在寫給美國總統特使溫德爾·威爾基的信件中,就提出開通“駝峰航線”的建議。從昆明經緬甸到印度的航線上,山峰連綿起伏,有如駝峰,因此人們稱之爲“駝峰航線”。未標明海拔高度的山峰,難以預料的雷暴以及日機的出沒,均對運輸機構成巨大的威脅。
  第一次試飛時,陳納德以昆明巫家壩機場作爲其指揮所。一架C—46運輸機在他的指揮下,越過千年積雪的山峰,繞過積雨區,安全抵達印度的利多機場。此後,陳納德又試圖從雲南經靑藏高原,直飛印度。這條航線上有海拔4500—5000米的高山,空氣稀薄,氣候惡劣,又有強烈的紫外線照射。美國王牌飛行員福克斯上校被召至中國。他曾試飛過許多新型飛機,並開闢過多條新航線。但這一次他卻沒那么幸運。起飛後一個多小時,福克斯駕駛的C—46飛機在惡劣的氣候中一頭撞到了山峰上,不幸殉難。此後,經過中美雙方的共同努力及飛行員前赴後繼的試飛,C—46飛機的缺陷被逐漸消除,駝峰航線也變得安全起來。在3年多的駝峰航線運輸中,空運指揮部共向中國運送了736374噸物資,但損失了468架運輸機,有1579名美國飛行員英勇捐軀。


  第十四航空隊還有力地配合了中國軍隊的戰鬥。在常德戰役中,中國軍隊在美機的配合下,堅守城池3個月。日軍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攻佔了常德,但在猛烈的空中打擊和中國軍隊的反攻下,日軍在常德只獃了5天便棄城而逃。在這場戰役中,日軍死傷人數達15000多人,其中許多是被飛機炸死的。
  到了戰爭的後期,第十四航空隊取得了絶對的優勢。1945年1月17日,16架“野馬”式戰鬥機出其不意地襲擊了日軍在上海的機場。當時日軍機械師正在飛機上工作,成排的戰鬥機停在機庫前,高射炮陣地上空無一人,美軍戰機立即大開殺戒,摧毀了70架敵機。當時正巧有3架日本轟炸機從台灣飛來,想在此降落,結果被打成了碎片。
  至戰爭結束,第十四航空隊以500架飛機的代價,共擊落日敵機2600架,擊沉或重創223萬噸敵商船、44艘軍艦、13000艘100噸以下的內河船只,擊斃日軍官兵66700名。
  由於陳納德與某些有權勢的政客長期存在分歧,在戰爭即將取得勝利的時候,他被迫辭職,第二次退出了軍界。他説:“在長達8年的時間里,我惟一的抱負是打敗日本,現在我被剝奪了歡慶最後勝利的權利”。但中國人民卻對這位傳奇將軍給予了隆重的禮遇。在陪都重慶,成千上萬的中國民衆把陳納德的汽車抬起來,走上層層台階,一直抬進一個廣場。觀禮台上裝飾着飛虎隊的標誌,松枝與鮮花構起一道長虹。中國政府授予陳納德最高勛章,美國軍隊授予其二級橡樹葉杰出貢獻奬章。
  由於飛虎隊員的出色表現,大多數隊員均得到了中國政府的嘉奬。有十多名飛行員獲得美、英政府頒發的飛行十字勛章。美國總統羅斯福在親筆信中這樣寫道:“美國志願隊的大智大勇連同你們驚人的業績,使整個美國爲之自豪。”
  歷史是應得到珍重的。中國人民永遠不會忘記陳納德將軍以及成千上萬的美國空軍官兵在中國軍民浴血抗日的8年中,所做出的巨大犧牲和杰出貢獻。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