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克城消息

   
記念辛亥革命百年專文:

孫中山革命黨的後代-吳麗嫻媽媽

 

只要您常看華報您一定不會對家住常靑公寓的吳麗嫻媽媽陌生,吳媽媽八十多歲,她是一個勤奮好學常常還寫好文章和華報讀者分享,她學習電腦繪畫,她喜歡説人要活到老學到老。
    吳媽媽是一個熱情積極的人,吳媽媽畢業南京師範大學,她在大學期間是一個十分活躍的文藝骨幹,她還常常演話劇,因爲當時他的先生是黃埔軍校高材生,畢業後分到南京74軍當軍長隨身參謀,又因爲74軍要找文藝兵,吳媽媽去考就就被選上了。她和她的先生自由戀愛,他們生了四個孩子,其中老四李柏還沒有出生,(李柏過去在克里夫蘭當律師,現在在外州)先生就被鎮壓死了,我實在不願意讓吳媽媽回憶,不願意看到她的傷感。
     吳媽媽得知我在編輯孫中山先生的故事和辛亥革命,她吿訴我她的一點回憶:光陰似箭,日月如棱,今年正逢辛亥革命一百周年,老一輩爲可革命撒熱血,抛頭顱,往事如煙,我已經這樣年紀的人,只能有一點斷斷續續的回憶:


     記得我小時候,我們家有幾條特別的“布袋”很長很長,都可以將一個人藏在里面,通常布袋是放米的,不過這個“布袋“是藏槍的,這是我媽媽悄悄對我們講:説是爸爸他們在運槍,把長槍藏在布袋里再加糧食蓋上運到城里,我家住在麒麟門,離中山門18里路,媽媽又説爸爸是革命黨,是跟着孫中山先生一起革命的,當時我父親還有二個結拜兄弟,一個是安徽人叫陳效洛,一個是和崇人叫巫秀峰,連我父親三個人分在一組,我爸爸是組長,他們三人是基督徒,他們三人都是上海猶太人哈同給受的浸(哈同給革命黨很多援助)但他們三人如何送槍送糧食送信爸爸從來沒有説過一個字,我們只知道這二位叔叔常來我家住,不是親人勝過親人,鄰居們只知道他們是結拜兄弟,看見他們打麻將玩。
     在革命成功建立民國,我爸爸一直負責國民黨黨務,是不是叫書記我不知道,我記得他先是任麒麟鎮鎮長,後來任南京第十三區區長,二位叔叔還是常來我家,我們三家的小孩也稱兄道弟,記得陳效洛叔叔的二兒子,他在蘇北打游擊,那時是1941-1944年,當時日本佔領,我們家人在南京做生意,叔叔的兒子常常來找我爸爸來那東西:紙筆墨水還有藥,我還聽別人説鄧演達被殺後,是我爸爸買的墳地。土地改造時候,我的父親被抓進監獄,爸爸從來不申辯:他曾經參加過革命,幫助新四軍,但他也埋葬北伐頭領,他對我們説:他是國民黨是區長是地主,共産黨定我有罪,我的父親子1954年因病死于監牢,我們兄弟姐妹天天背着沉重的包袱,受歧視受迫害……
   今逢盛世,能紀念辛亥革命百年祭,那些爲革命犧牲奮鬥,無私貢獻的先烈們一定會含笑安息,我們這些後人也感嘅無限.

文:浦瑛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