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克城消息

   

學生獲奬作文: 我的機會

湯簡
 

 “明天再説吧。”話音剛落,她躺在那里,眼睛慢慢地閉上,不知不覺地進入夢中。
  我坐在病床的另一頭,從遠處望着她,心里感到不安。我看着爸爸,想説點什么,可一看他那冷冷的表情,我想還是什么都不説的好。不管我們有多么着急,我們只能等待,只能通過親情的愛能給她力量。於是,他繼續讀着手中的報紙,而我繼續綉着我心愛的十字綉。
  窗外的日落散發出鮮紅的光芒,給空白的病房添了一層淡淡的暖色。一碗熱騰騰的湯麵放在床邊的檯子上,期待着醒後的病人。床的另一邊是----能夠時時刻刻顯示媽媽心跳的儀器。一切都很平靜,一切都很正常。我撫摸着手里綉的小錢包,想起了美好的童年。
  小時候,媽媽經常匆匆忙忙地一邊辦事,一邊照顧我。那時候,她已經發現自己得了心臟病,可她照樣體貼我,關心我。因爲小時候的脾氣很固執,我從來也沒有好好的表達對父母的愛。到上小學的時候,爸爸媽媽便送我去美國生活了,每一年,我只能和他們一起度過一個短暫的暑假。
  想到這里,我輕輕地嘆了口氣,在胸口憋着想要跟媽媽説的話。我一針又一針的綉,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過;一切都很平靜,一切都很正常。
  忽然,她坐起來開始喘氣,臉色發紫。爸爸立即跑到媽媽的身邊,拍着她的背,安慰着她。我急忙地去找護士來搶救,一秒鍾也不敢躭擱。很快,一群醫生和護士圍着媽媽瘦小的身體,想盡辦法想把她搶救回來。可媽媽的眼神——,好像睜大的眼睛什么也看不見!
  “快點,去握着媽媽的手!喊她的名字!”爸爸連忙的吩咐。我呆呆地站在那里,覺得全身失去了知覺,驚訝地看着媽媽痛苦的表情。爸爸用力地把我趕到媽媽的床頭。當發現這情景並不是幻覺時,我用雙手捧着媽媽汗流滿面的臉大吼大叫:“加油呀!你一定一定要加油啊!”眼淚在我眼里打轉,可我卻不能哭,我不能讓媽媽覺得我已放棄了希望。我也要堅強,讓她相信她能夠度過這次的難關,好好的陪我們活下去!
  檯子上的麵條已經涼了,但還是等不到病人筷子來攪動。床邊的儀器 —— 失去了節奏,只有一條線瘋狂地跳着。就這樣,媽媽的生命隨着時間一點一滴的溜走。到了最後,一切都很平靜,但一切都不正常。醫生冷靜地吿訴我和爸爸,他們辛苦地搶救了兩個小時,可是媽媽的呼吸早就停止了,心早已不跳了。
  我倒在地上,愣住了。忍了兩個小時的淚突然像洪水一樣的爆發出來,心里麻木着,世界變得寒冷而寂寞。
  我爬到床邊,臉靠着臉的在媽媽的耳邊哭喊。但是她現在聽不見我的聲音,看不到我的臉,也摸不到我的小手了。我一直沒有跟她講的悄悄話,現在只好深深的埋在心里。曾經爲家事的未來做的打算,現在只能是不能實現的夢想。以前沒有把握好的時機,現在只能一生的後悔。我抬頭望着爸爸那悲痛的眼神,猛地投入他寬大的懷抱。在那一刻,我感到了溫暖的安全感,一種代替不了的愛。我握住爸爸的手,抓住機會對他説:“爸爸,我愛你。”(作者:湯簡 16歲 美國出生 當代中文學校學生,此文獲第十屆世界華裔靑少年作文大賽一等奬。 輔導敎師:曉月)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