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克城消息

   

現場採訪克城槍擊案受害人

图文:浦瑛
 

8月20日下午四點我去看望和採訪了因深夜送外賣而被歹徒無端槍殺張宏武先生的太太張冰榕。是他們的兒子張宇爲我開了門並帶我上樓去看還躺在床上的母親。
      張冰榕半躺在床上,胳膊上的槍傷處還裹着綳帶,一顆子彈還在她的手臂里。我向她表示問候並吿訴她我是伊利華報的記者,因爲聽到了有關這次槍殺案的各種各樣不同的消息,我希望能從她那里得到正確的答案。

      還沉浸在悲痛之中的張冰榕,一提到他先生的名字就禁不住眼淚奪框而出,一時激動得説不出話,一旁的兒子十分體貼媽媽,不停的爲媽媽擦眼淚和安慰媽媽,看到這一幕我的心里很是不好受,眞的不知應該怎樣去安慰他們。
      事情發生在2010年的8月11日(星期三),剛剛過了晩上11:00,有人打來這家中餐外賣店訂外賣。原來是老闆的兒子去送外賣,因爲那天他的車里沒有汽油了無法開到顧客家,所以只能請他人代勞。而張冰榕的先生張宏武是在這家飯店里當炒鍋的,這天只是幫忙送一送。張冰榕和他的先生倆人一起開車到Lakeview,通常晩上送外賣時爲安全起見不將餐送進顧客家門,是讓他們到路口來拿飯菜,他們倆人停了車,中冰榕先生只説了$12,接下的就聽到槍聲,第一槍是打在我手臂上,接下來就朝我先生開槍,我不知道中了幾槍,當時他們夫婦開始大叫救命,沒見有人出來。這時我先生説:我們不能停在這里,要快離開。他開出去不遠就説:我不行了!我不行了!他開的車無法控制,撞到了一棵大樹,車就停了下來。這時來了不少人,幫忙打電話報警,此後他倆被送到醫院。張宏武除説了二遍“我不行了”,其他的什么話都沒有留下。張冰榕邊説邊哭:我們今後怎么辦?英文不會説,什么都沒有……。
      我勸説張冰榕:一切都會好的,多爲兒子想,一個這么懂事的兒子,他可不願意看到媽媽天天都這么難受,人已經走了,再哭也不會回來了。我勸她們多朝好的方面去想:您們是合法身份,而且還年輕,先把身體養好最重要,今後的路還很長。
     張冰榕説她和他先生都成長在中國福建省的農村,他倆自由相愛,倆人感情很好,結婚後生了一個兒子,生活的十分快樂。張宏武和所有福州人想到美國來打拼,讓家人過上好日子,張宏武是2004年來美國,身份落實後就開始辦理太太兒子一起來,母子倆是2009年11月份來美國,張宏武是1970年10月14日出生,他還沒有過上他四十歲生日就離開她們母子倆。張冰榕回憶説:當她帶着兒子到美國後,張宏斌先生有説不出來的高興,他對太太張冰榕説:“等我們的兒子再大一點,我們自己開一個小店”。張冰榕流着淚説:我現在都不能接受這個事實。
     這實在是突如其來的悲慘案件,涉案中餐外賣店的老闆爲這事萬分難過,我曾經勸過老闆:這是命,不要想張宏武是爲你的兒子死的,也許你兒子送外賣,那天沒有出事都有可能。事情已經發生,無論怎樣都沒法挽回張宏武的生命,如何安排好他的喪事和他們母子倆的生活這是最重要的,我已經將全部的材料傳眞到紐約領事館,並且向領事館負責人説了張冰榕現在狀况不好,希望能申請她的姐姐妹妹來照顧她一下。
      我相信生死有命的説法,人眞的不知道生命中的下一分鐘會發生什么事。還是我的好朋友Kitty 説的對:每天我們躺在床上時都要感謝我們過了今天。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