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克城消息

   

“緣”來如此—匹兹堡紀行

文:劉居冠、曉月

  人有時候會問,我們爲什么會來到這個世界?你我爲什么會相識?如果想明白了,其實也簡單,就是一個字——緣。説來,我們和蒲瑛社長就很有緣分。這不,她答應帶我們去匹兹堡見識幾位傳奇人物。於是,我們一行便在一個風雪交加的清晨,開車上路了。一上了公路,我心里就開始打鼓,因爲雪下得實在是太大了,能見度不足兩百米,路面又很滑。越往匹兹堡走,山勢越險峻,陡坡加彎路,我越感覺沒底,嘴上卻不敢説。一度,我們還迷了路。我們心里着實有點後悔,爲什么偏偏會趕上這個鬼天氣出行。開弓沒有回頭箭,我們只有硬着頭皮往前開了。


大山深處建佛堂
  終于,七拐八拐,我們下了公路,進了小道。不知什么時候,雪停了。突然之間,我們眼前豁然開朗,山林中冒出一座規模、氣勢蠻大的中式廟宇。廟宇外,正面立着一尊頗似耶穌的全身石造像,胸前卻挂着一串碩大的佛珠。很難想象,在美國的大山里,居然會出現一座純中國式的佛敎建築。這簡直太匪夷所思,不可思議了!我們從一個側門進去,頌經之聲纏繞,一位年逾花甲、身着僧服的老尼正虔誠地跪拜。蒲瑛悄悄吿訴我們,這位老人家就是她的師傅——來自台灣的大慧法師。佛堂就是由大慧法師主持,信衆捐的。聽説佛堂里幾尊巨大的木佛造像都是從台灣運過來的。略顯得空曠的佛堂很冷,可好象絲毫沒有影響到頌經儀式。半個時辰後,大慧法師似乎先知先覺,給凍餓交加的我們一人端上了一碗熱乎乎的紅豆沙湯。這可能是我有生以來喝得最暖心的甜品了!大慧法師吿訴我們:管夠。蒲瑛每個月都要上山一次,給師傅送些生活必需品。她説,大慧法師一天只吃一餐,而且都是素的。每天卻要堅持頌經十二小時以上。師傅來美國九年,歷盡艱辛建佛堂,附近的樹都是她老人家親手栽種的。仔細看,大慧法師面色紅潤,皮膚細膩,慈眉善目。老人家平時一個人在山上,生活清苦的程度可想而知。可是她似乎比常人更樂觀、通達。

  時間過得好快,我們戀戀不捨地吿別了老人家。車子離佛堂越來越遠,可她老人家卻始終在向我們招手,直到看不見……  


老包和他的冠軍敎練們
  匹兹堡,一提起老包等人組織發起的神行太保北美功夫中心,沒有不知道的。尤其是老包手下的幾位來自中國安徽神行太保文武學校的武術冠軍敎練們,個個身懷絶技,功夫了得。神行太保北美功夫中心地處繁華地段,租金不匪。當我們一行走進武館,老包的太太陳蓉女士、匹兹堡中文學校及中國旅美科協協會的負責人早已等侯在那里。武館里面很大,很象樣,練武用的十八班兵器樣樣俱全,年輕的冠軍敎練們更是個個精神抖擻。據老包介紹,該中心于2009年10月成立,現有學員三十多名,學員們在武館學習武術、太極和散打等中國功夫。雖然時間不長,但其中不少學員已經獲得了各類武術賽事的奬項。同時,爲了更廣泛地傳播中華武術精神,武館的敎練和學員們也在節假日到各地的美國學校進行交流演出,所到之處受到熱烈歡迎。

  參觀完武館,老包請我們一行人到當地一家著名的日式餐館就餐。席間,我們瞭解到,身爲洋博士的老包,在自己的本職工作之外,幾乎把全部時間和精力都花在了武館的建設上,儘管已經初見成效,但經濟壓力依然很大。大家的話題圍繞着武館建設和中美文化交流方面而展開,新老朋友在一起暢所欲言,獻計獻策,希望能更深地發掘中華文化底藴,開拓更大的市場。有一點大家都有共識,就是我們全美各地的華人只有同心協力,在資源共享、優勢互補的前提下,才能將中華文化在美國這塊異國的土地上,最大限度地發揚光大。
  接觸時間雖然短暫,但我們還是被老包等人執着的進取精神和一片赤誠而深深打動。


盲人敎育家凱文的世界
  關於凱文,讚美之詞不絶于耳,什么精通八、九種語言,先後十幾次自費去中國落後地區義務敎英語等等。可當我從扣響她“House”大門的那一刻起,就完全不由自主地進入了凱文營造的獨特世界,難以自拔。房子前面空地上並排堆着三個歪歪扭扭、大小不等的雪人。雨搭下面吊着各式風鈴,並隨着寒風自由起舞,奏出陣陣悅耳的樂聲;它又仿彿是敎堂里傳來的雄渾的鍾聲,驅趕着冬日的荒涼和寂寞。一進入凱文的家,簡直就是一個地道的世界博物館。墻上挂滿了凱文走遍世界三十多個國家,親自背回來的各種琳琅滿目的民間藝術精品,看後絶對令你難以用合適的語言去描述。奇妙極了!

  凱文很漂亮,比她的實際年齡要年輕的多。她穿了一身拉丁美洲的民間套裙,頭飾上銹着幾個顔色鮮艷的小人。凱文吿訴我們,今天她參加一個拉美朋友的葬禮去了,所以才有了這身裝束。我們還以爲她是爲了迎接我們特意打扮的呢。凱文比我想象的要沉靜的多,説話很少,而且節奏很慢。但她的漢語絶對比我標準,一流的中國通。她堅持要親自給我們燒茶,動作麻利而又熟練。
  幾位朋友,我們一塊來到一家廣東菜館共盡晩餐,店主和服務員一下就認出了凱文,因爲凱文義務敎了很多中餐館從業人員英語,所以他們從心底里都很感激凱文這位老師。服務員熟悉的聲音,讓凱文一下子就能辨認出對方,並能馬上叫出對方的名字。她的聽力和記憶也絶對是一流的。學生們表示,不會忘了這個老師,一定燒最好的菜給老師吃。大家都知道雖然凱文精神上很富有,但她生活上卻並不寬裕。可她還是把自己親手編制的瑪瑙首飾送給認識的每位朋友,最令人不解的是,她還居然能夠準確地説出不同挂件上的顔色搭配,令人稱奇。最値得我們學習的是,凱文十分熱愛生活,對什么都感興趣,見什么學什么,廣交天下朋友。她的心很年輕,所以她永遠都不會老!凱文是我們這個世界的一塊瑰麗的珍寶!我們爲擁有她這樣一位朋友而驕傲!  


人生練達皆文章
  我們一行還有幸結識了匹兹堡“幸福人生”講座的主講人陳思瑞、王麗華夫婦。陳老先生很健談,淡定中透着儒雅,根本不象是生意場上的人。他對人生有着自己獨到的見解,聽來格外新鮮而令人受益匪淺。陳老先生給我印象最深的一個觀點,就是他認爲海外華人二代存在着某種程度的身份認同的迷失。一方面,他們講英語,吃西餐,表面上迅速美國化;另一方面,他們的中國父母卻用純中國的擠壓式敎育試圖迫使孩子就範,給孩子造成極大的心理重負。上大學之前,二代們都很優秀。可一旦走上工作崗位,跟美國孩子比,二代們就逐漸顯得後勁不足,想象力缺乏,獨立工作能力偏差。過大的工作壓力往往容易導致二代心理失衡,患憂鬱症就不足爲怪了。因此,很多美國名校出來的二代,工作起來卻並不得心應手,出點成就的就更是鳳毛麟角了。當然,陳老先生也認爲自己僅僅是一家之言,但卻對華人二代的敎育問題提了個醒。

  陳老先生來自台灣,祖籍河北唐山,已經在匹兹堡生活了三十多年。但他跟我們談得最多的卻是自己已經去世的老母親,除了夸奬就是讚美,讓人好不羨慕。如今陳老先生夫婦也已年逾花甲,卻依舊是恩愛有加,夫唱夫隨,樂觀向上。我們從心底里暗暗祝福這對健康、豁達的老人,一生幸福、美滿。
  在回克里夫蘭的路上,疾駛的車里,大家都沒有説話。其實,我知道,大家心里想的很多,除了朋友之情難以割捨,那就是回味人生的美好。人生苦短,何不珍惜當下,幸福你我。“緣”來如此。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