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克城消息

   

書畫搖滾 中西合璧 東方之聲 唱響全球(1)

文圖:浦瑛
來自加州伯克萊大學的周愛琴女士爲華報讀者祝福新年
 

      一月四日,克里夫蘭下了今年第一場大雪,雪大路滑,交通癱瘓,原本只要三十分鐘的路,我卻開了二個多小時。我要去採訪的是一位來自加州伯克萊大學的書畫老師周愛琴女士。聽説她是上海人,她的曾祖父就是周虎臣筆莊的老闆,而她第二天就要離開克里夫蘭了。
     周愛琴女士這次來克里夫蘭是應ITM 集團董事長/執行總裁John J.Craciun III (約翰. J. 克勒瓊三世)先生邀請,進一步醖釀新的中西文化交流的項目。 John J. Craciun在多年前發現了一條神秘的龍,這讓他又一次想到他曾經在中國和香港生活二十年,對中國的情結加上一生的的願望,他要讓克里夫蘭搖滾樂和中國的巨龍一起唱響世紀樂章。Jack再三説,克里夫蘭是他的家鄉,也是他藝術生涯的源頭,他要將搖滾樂與中國傳統文化精髓組合,這是中西合璧向全球唱起東方之聲。
    周愛琴認識Jack是在舊金山的中國古城,當時Jack在尋找金龍,那是2008年紅五月前的一天,眞是巧合,第二天她將在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慶祝亞洲月表演書畫,Jack觀看了周愛琴畫的金龍,流連忘返,他懇請周愛琴與他配合將他的搖滾樂與中國書畫藝術結合唱響世界的巨龍。
     Jack爲了讓周愛琴更理解他對中國文化的熱愛,他手捧着像紅寶書厚的護照吿訴她,他是第一位由美方派往中國開設電視及新聞的創建人,那是在中美建交前夕,他生活在中國和香港長達20年,他也是一位拿着中國緑卡的美國人。
     周愛琴説:看到一個美國人愛中國的那份眞誠令人感動。我這是第一次到克里夫蘭,Jack帶我走訪了藝術家畫室,帶我上他朋友家做客,我還看到他的朋友珍妮女士的家用白紙製作的蝴蝶大大小小垂挂在聖誕樹上,精緻無比,她的臥室滿挂了中國的紅燈籠,它們的每一個造型都不相同,美輪美奐。還有瑪麗莎是位雕塑家,在她的畫室,我看到了成堆用稻草組合成的地球村人,不同的膚色,心連着心。
    在ITM辦公室,Jack 爲周愛琴和我特意泡了中國茶,而我倆都喜歡喝咖啡,我們繼續談的話題還是離不開中國文化。周愛琴這次到克里夫蘭帶了她剛完成的九幅九鼎畫。我問:爲什么畫9張畫? 你在畫中的文字表達些什么?她回答我:鼎:是宣傳中國的文化,鼎的故事就是寫的中國歷史,宣傳儒家思想理念,講的是天地人,在陰陽的背後講的是平衡,中國的文化給藝術灌注着精氣靈。周愛琴還説:9是指09年,玖在中國代表永久。
     周愛琴與1991年感恩節來美國留學,她在舊金山藝術大學硏究西洋畫。1997年,第一份工作就在伯克萊大學敎書法,隨後敎國畫,她也是第一位在伯克萊大學開設中國書法和國畫的老師,在她的眼里,她的學生來學習是來挑戰的,她忘記不了他的第一堂課藍眼睛的敎授學生問她的話題:“老子是那一年出生的?佛敎是那一年引進中國的?”她把學生的挑戰當做自己努力的方向,孜孜以求,她從五歲至今45年一直沒有放棄對藝術的追求。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2008年的8月,由周愛琴主辦的師生合展出現在舊金山的亞洲博物館的展覽中心,這是一個難得的成績。周愛琴也實現了她的夢想。
2009年的九鼎創作趕在歲末完成,是對09年的一個紀念。

 

      書畫創作“九鼎”,以她獨特的創意展示中華歷史文化的精髓,她在2010年新年伊始就將她的九幅九鼎作品在克里夫蘭,在Jack 曾祖父創建的第一個羅馬尼亞敎堂—聖瑪利敎堂展出,意義非同凡響。另外在周愛琴在克里夫蘭期間,Jack還陪伴她參觀了不同風格的搖滾樂隊,由原始的克里夫蘭Rock “n” Roll 到拉丁美洲的不同風格的Rock “n” Roll,那些由Jack一手捧紅的名星。Jack向周愛琴介紹第一位Rock 創始人Hank Lo Conti,現年80周歲的Hank ,1949年開始創辦Roll至今有60周年。由此讓周愛琴感嘅09年的金秋,同時慶祝中美建交30周年和中華人民共和國誕辰60周年。同樣的60之慶,而她被美國的孔子學院邀請到OR州的中國花園進行書畫表演。臨行前她的恩師William向她贈送了60朶花並贈詩歌,“文化傳意,花卉傳情。”60朶花代表祖國60大慶,其中30朶牡丹(代表中國),30朶玫瑰(代表美國)。在金色的黃昏將中國花園點綴成花的海洋,五星紅旗輝映在湖心亭中間,周愛琴很感動,她一個海外學子能以此報效自己的祖國,爲中美文化添磚加瓦,盡了自己的責任。
     當我離開ITM辦公室時,周愛琴一定要送我到停車場,外面下着大雪,她羨慕地説:加州沒有雪,好漂亮的克里夫蘭。我看着站在大雪里目送我的新朋友周愛琴,腦里想着她説的中國文化是精、氣、靈的組合,她現在要讓美國搖滾樂隊唱出對中國厚愛之心,她和Jack還有一大批關心着中西文化的人士,爲自己熱愛的國土無怨無悔、不計報酬奉獻着。我看着還站在雪地里送我的新朋友,我的眼睛模糊了。

 
 
 
 
 
 
 
 
 
 
 
 
 

 

 
 
 

 

 

返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