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關於華報

主編的話

華報電子版面閲讀下載

刋登廣吿

發行訂閲

招聘職位

聯係我們

 
 

 

克城消息

   

音樂你我他

沒有藝術這個世界就不會生動
沒有音樂這個世界就會枯草
因爲音樂是陪伴豐富人生
所以音符能讓生活感動

文:浦瑛

充滿激情和智慧的鋼琴家陳韻劼

 

11月15日,克里夫蘭First Baptist Church of Greater Cleveland 來了一位紐約朱莉婭音樂學院鋼琴表演家陳韻劼先生,他今年6月在加州榮獲了俄國音樂國際比賽一等奬(The First Prize in the 2009 International Russian music competition in San Francisco , California ),他在比賽完後,克里夫蘭Tri-C就邀請他來克里夫蘭演出,他的表演被華盛頓郵報評爲充滿激情和智慧的演出,這是他第一次來克里夫蘭,他接受了本報的採訪。
     1980年陳韻劼出生在中國浙江嘉興,他的父母都是音樂愛好者,陳韻劼回憶他學琴生涯説:在我五歲的那年,一天晩飯後,爸爸把我叫去説:“兒子,我們一起學這個東西好嗎?”他的手指着放在墻邊的一個大傢伙。我順着他的手看過去,“哦,就是幾天前從下面抬到上面的大傢伙,叫什么鋼琴的”。我心不在焉地説:“好吧”。隨着我的話音剛落,爸爸粗大的手已經把我抱到那個大傢伙前面,在琴鍵上敲了‘嘟’,我的第一堂鋼琴啓蒙課就這樣開始了。
    從此以後每天晩飯後到睡覺這段時間,我必須完成練琴這個必修課,這個大鋼琴從開始在我手下發出一個聲音到後來能連續發出一串聲音,也眞是怪好聽的。但這樣每天的練琴眞是讓我有點心煩。有幾天我不想練琴,但一看爸爸的臉色,我不敢提出來。記得有一天奶奶到我家里來,晩飯後我跟奶奶正玩得得意,就聽見爸爸響亮的叫聲:“劼,練琴了。”我拉長了臉朝奶奶看着,奶奶會意説:“今天我在這樣,休息一天吧。”“不行。”爸爸説。“那我走了。”奶奶不高興地説。我知道強不過爸爸,不情願地朝鋼琴走去,眼淚快流下來了。看到這個情景,媽媽過來輕輕地對爸爸説:“你母親今天難得來玩一天,我看停一天好了,讓孫子陪陪奶奶吧。”“今天有救了。”我心里暗暗驚喜,要知道平時媽媽總是順着爸爸的。    “好吧,那就彈10分鐘。”爸爸答應了。“不過以後每天還要照常練的,奶奶也要早睡覺的。”當時我朦朧知道,可能我這一輩子都離不開鋼琴了。
     陳韻劼繼續回憶他的學琴生涯,爲了讓他學琴,他的父母爲他特意在上海請了好老師,每個星期天他還在睡夢中就被拉起坐上火車,下了火車又坐汽車才能到上海鋼琴老師“張爺爺”家。張爺爺是他第一個正式鋼琴老師,張爺爺嚴肅又嚴格,讓他懂得了什么是彈琴,什么是音樂?還有每當張爺爺給他上完課後,用手掌拍着他的腦袋説“不錯,你是一個好男兒”的時候, 陳韻劼那天就能獲得小汽車奬品了,這是爸媽給的鼓勵,雖然一輛小汽車是陳韻劼全家人一天伙食費,但爸爸媽媽從來沒有食言過。還有每一次從上海學琴回家,媽媽總是把陳韻劼最喜歡的菜“炸排骨”放在桌前,陳韻劼吃着炸排骨,看着他的小汽車(已經有一個“車隊”),他眞開心啊!
     陳韻劼的回憶讓我想到在海外的華人,不能説百分之一百,至少也有百分之五十的家庭讓孩子學鋼琴,雖然在美國沒有像在中國父母管敎的這么嚴格,但孩子是回家練鋼琴補算術,挨駡流淚的也不少。記得去年我在採訪郞朗的時候,身邊有個也是學琴的女孩對我説:我學琴是因爲我媽媽要我學……。陳韻劼是一個出類拔萃的鋼琴家,我向他提了這樣一個問題:據説許多家長認爲讓孩子學鋼琴學音樂,目的是讓孩子不輕易學壞,陳韻劼十分坦誠地説:“沒有這回事情,如果是老師説這話,那么這老師是爲了賺錢,學琴是技能訓練,學音樂是理解音樂的神韻,在這個大千世界,神童鋼琴天才存在,但絶大多數人都是勤奮加刻苦。”
    陳韻劼説他彈琴挨過父親的打,他記得有一次他參加全國比賽,他彈的曲目是“谷粒飛舞”,這首樂曲他不知練了多少遍,就是練不好,他彈不出來農民伯伯豐收以後的喜悅心情和稻穀飛舞的那個情景,指導老師説他彈出的聲音不夠顆粒性,要練手指,每天幾十遍的練習使他的手指發疼,枯燥的練習使他眼皮不斷地打架,而爸爸不斷喊着“有力,再有力”,還用冷水不斷地給他洗臉。我知道在這個節骨眼上只有努力、堅持,不然等待的是挨打……老天不負辛苦人,陳韻劼獲得第一名,還得到評委專家老師們一致好評説“這個孩子是塊料”。站在領奬臺領奬的陳韻劼那一刻想的是完成爸爸的任務,爲老師也增光了,那一瞬間陳韻劼也立志要當一個鋼琴家。
         陳韻劼5歲開始拜師學習鋼琴,9歲考入上海音樂學院附中,先後師從國內多個著名鋼琴敎授。當他10歲時,他已經兩次摘下浙江省少兒鋼琴大賽的桂冠。1992年,12歲的他報名參加全國首屆靑少年鋼琴大賽14周歲至16周歲段比賽,戰勝了比他大4歲的對手,越組贏得第一名。有了國內大賽的經驗,陳韻劼開始嘗試在國際舞臺上歷練自己。1998年,抱着 “要成爲鋼琴家”的願望,赴美留學,師從美國朱莉婭音樂學院著名鋼琴家卡普林斯基敎授。2001年,他獲得了美國“靑年音樂會藝術家”選拔賽鋼琴組第一名,陳韻劼以其深厚的功力和過人的天賦,獲得了中外著名鋼琴大師的贊譽。
     陳韻劼在中國,正逢汶川大地震。“與希望同行”的募捐活動讓這位年輕的鋼琴家用心和愛通過琴聲籌款,爲災區的孩子送去一份愛和希望,他將募捐來的所有錢物全部捐到災區,他回國停留了二年,又回朱莉婭音樂學院修鋼琴博士學位,他希望他的未來能做老師,同時也能在舞臺上和觀衆交流。
     短短的採訪,讓我認識到陳韻劼有着與衆不同的個性,他還有一份自然坦誠的胸懷。

來克里夫蘭演出

 

陳韻劼父母感言

   兒子決心步入這條專業鋼琴學習之路,隨之我們全家也走進了艱難的陪練。這許多年以來,我們品嚐到了其中的許許多多酸甜苦辣。可以這么説,這中間有辛苦,更有幸福。
     首先我們全家全力的配合,無論在學習上、生活上、時間上、經濟上都要安排好,兒子每天的作業只能在學校完成,因爲晩上只能練琴,沒有時間做作業了。這樣就要求他的時間特別緊湊,充分利用每一分鐘時間,這樣也造成了他做文化作業的速度較快,思維敏捷。彈琴對體力、精神要求較高,他媽媽在他每天的飲食上動了不少腦子,不僅要做到合理搭配、各種營養,還要儘量調換口味。爲了保證他睡眠時間的充分,眞的,除了練琴他動手外,基本其餘事情都是父母代勞的。就是睡前的洗刷和早晨起床後,洗臉、早飯及送達學校都是我們幫助的。家里的經濟由於他的學琴而變的更加拮據。節約每一分錢,不該花的絶對不花,能儘量少花的就少花,而且最難的就是要持之以恆,每天如此,不可鬆懈,總之學琴是辛苦的,但又是幸福的。爲什么這么説呢?因爲你付出了總會有收穫,而且付出越多收穫越大。兒子從5歲開始學琴至今,得到的奬項不下幾十次,每次得奬對我們全家來説是一個快樂的節日,但我們家長不僅給予鼓勵,更把它看成動力,看成新的起點。由於他在鋼琴學習上的成績,可以説給我們帶來全家的幸福感。這個幸福感也包含着有臉上的增光、心里的自豪、藝術的享受。他從小到大的國內國際奬項,不僅使他小有名氣,也使我們父母受人尊敬,更使我們自豪的是從中可以看出兒子有較高的藝術天賦。他有吃苦耐勞、堅持不懈、不斷進取的精神,要知道每個成功人士必須具備的就是這些條件。他的學琴使我們全家得到了西洋古典音樂的熏陶,我们夫妇从只是喜欢音乐到能理解、欣赏西洋歌剧、交响音乐,从而得到美的享受。我们为儿子走这条路感到由衷的高兴。
 

 
 
 
 
 
 
 
 
 
 
 
 
 
 

 

 
 
 

 

 

返回主页